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四十九章 甚得我心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89 2019-09-12 09:00:00

  “你抓了她!”

  千机闻言,眼中的笑意一瞬冰凉,皮笑肉不笑道:“在下要是能抓住那丫头,还有功夫跟公子在这儿闲聊么。”

  “那你什么意思。”慕无尘心头一松,不耐烦道。

  “她去了她那条小渔船。”

  “啊?”少年恍然大悟,忘记了阿音还有别的产业,“糟了!”东西根本不在家里。

  千机见他这就要走,闪身挡在了他面前。少年公子今年不过十七,却堪堪跟千机一样高了,微微挑眉瞪他:“让开!”

  “别急呀,小船被在下给拆了,东西没在。”千机说的轻描淡写。

  慕无尘眉梢一挑:“阿音人呢?”

  “跑了。”千机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慕二公子知道的,她入了水,我可抓不到。”

  慕无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抬脚便要绕开:“那你来找小爷作甚,前几日的账还没算呢。”

  “怎么你也这么说。”千机微微蹙眉,“我可先说好,前几日我在富阳等你们呢,什么也没做。”

  “……”

  “至于我来。”千机扫了一眼这小院子,道,“在下觉得,你我要是不联手,恐怕是抓不到那丫头了。”

  “你做梦呢吧,小爷我跟你联手?”

  “慕二公子可想清楚了。”紫衣公子凉凉道,“人已经跑了,要是再找不到,我们可就是人财两空了,你没法跟殿下交代,我也没办法跟……殿下交代。”

  “……”慕无尘想了想云墨,他的身子可等不起了。手心一紧:“可是跟你合作了,要是找到了人,不也是麻烦么。”

  “那就君子协议。”千机一双狐狸似的眸子眯了眯,笑道,“东西给你,我……要……人。”

  慕无尘瞬间炸毛:“凭什么!”

  “反正你们一开始就只要东西,可我们殿下说了,要人。”千机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不由得笑道,“正巧,此女甚得我心。”

  “……”

  慕无尘瞬间出手,毫无预兆。众人都是一懵,看见千机勉强避开一掌,连连后退:“看来慕二公子的脾气确实不大好。”

  “闭嘴!”慕无尘手中的折扇此刻仿佛一把利刃,迎面而击,招招致命。

  千机一时躲闪有些狼狈,稍有不慎便被划破了袖子,无奈只能逃离,远远道:“公子可别后悔,这富阳已经没有那丫头留恋的地方了,恐怕人已走远,再难觅得踪迹了。”

  “你给小爷滚!”慕无尘站在井口上,一只手压在腰间的佩剑上,一双丹凤眼里火光四射,“敢跟小爷抢人,我呸!”

  “……”丝雀和川南面面相觑,半晌还是丝雀鼓起勇气问道:“公子,我们还等么。”

  “自然不等了。”少年公子回首看了一眼,刚才一时怒火攻心打跑了千机,眼下可是糟了,阿音不会回来了,小船也没了,她还会去哪儿呢……

  “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么……”慕无尘微微蹙眉,沉思了片刻,忽然道:“去问问,她爹什么时候去世的。”

  “……”丝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随即应了一声便跑出去了。

  死丫头,等我找到你,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慕无尘恨得牙痒痒,一瞬便将手里的折扇捏了个粉碎。

  川南默默垂首:今日的公子格外的反复无常呢。

  孤山。

  阿音到了的时候已经太阳西斜了,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洒下斑驳的光点,正落在一座孤坟上。

  少女缓缓走去,抬手剥开墓碑前的的荒草,看见上面的字——考妣之墓。

  无名无姓。

  这座坟的后面有一座看上去时间更久的墓,上面也有同样的四个字,只不过不是阿音写的。

  阿音在这个世上没有家人了,她的家人都在这里了,唯独她一人活着,像一个孤独的守墓人。

  “爹,娘,女儿来了。”“扑通”一声,少女跪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