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五十八章 食之略甜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24 2019-09-15 08:10:00

  白衣少年抬眸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清晰的映出了他的倒影,听见自己的声音问道:“何处。”

  阿音似乎也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灿灿道:“自然是京都了。”我说放我回富阳,你也不答应啊。

  “为何要去。”

  “……”你们不是真的打算把我嫁给慕家大哥吧,“千机说在京都等我。”他都这么说了,难道不是要带她去么。

  千机?

  玻璃碗上凝成的水珠顺着碗壁滑落,一颗颗落在桌上,很快便湿了一片。

  白衣公子手中的勺子没有再去舀第二口:“你与千机约好了。”

  “他是个疯子,我不理他。”阿音敏锐的察觉到云墨不喜欢千机,也难怪,是对头的手下嘛。可是……

  “眼看着慕家大哥的弱冠礼快到了,慕夫人恐怕是想在未来小儿媳进门之前把大儿媳给定下。”阿音晓之以理,“可我是个冒牌的呀,怎么配得上慕盛呢。”

  “如果配得上呢。”

  云墨说完自己也是一怔,配得上配不上他自然是清楚的很,以她的身份,便是天子也是可配的。

  可是,他又为什么要过问呢?或许,只因为她是自己翻身的唯一筹码了。

  阿音惊了惊,探究的看着少年的侧脸,想了想回道:“配不上配不上,就算是配的上我也不喜欢那个毒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答案云墨还算满意,抬手吃了两口冰沙,才淡淡道:“放心,你还小,他娶不了。”

  阿音看着他,没有说话,一脸并不放心的样子。云墨抬眸,西斜的阳光落在少女的肩头,温柔缱绻,连他也不禁柔声道:“至于京都,暂时是回不去的。”

  “为何?”

  阿音一时难以接受这个答案,她眼下改变主意了,不想玉石俱焚了,那些爹爹一直隐晦的过去,就像爹爹一样被一层层黄土掩埋,覆盖,也成了一座小小的坟头,可是有一日慕无尘找到了她,逼着她不得不亲手刨开了这座坟……

  在她挖出檀木匣子的那一刻忽然想去触碰一下,想知道自己飘零了十四年,究竟是从何处来,究竟为何他们一家要受这么多苦。

  她忽然想,瞧一瞧自己的过去了。

  “我的病,还需养一养。”

  她是这世间最锋利的利刃,是他最后的希望,他要她已出鞘便定胜局,所以眼下,还不是时候。

  原来是病还没好……少女叹了一口气,原以为他看上去好多了,还以为好了呢。

  “既然如此,打扰了。”阿音抬手要将他面前才吃了几口就已经化的差不多的冰沙拿走,却被少年轻轻按住了手腕,疑惑的看他。

  “这个不用。”

  “哦。”阿音心说他原来喜欢吃啊,便又换了笑脸,“哥哥喜欢我明日再做来。”

  “嗯。”云墨没有看她,也没有起身送她,只是微微垂着眸子,直到少女消失在他的房里。

  良久,那晚冰沙已经彻底化成了冰水,一点儿西瓜飘在上面,有些狼狈。夕阳落在上面,映出晶莹的水珠。

  “太甜了。”少年轻轻一句,不知是说给谁听。

  杜柳进来的时候,云墨一只手撑着额头坐在窗前,一双眸子轻轻的阖着,似乎睡着了,面前还放着一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公子。”

  云墨闻言,应了一声:“如何了。”

  “千机回京了,恐怕暂时不会有什么动作。”

  白衣公子闻言,微微睁开了眼睛,天色已然不早了:“他们恐怕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

  “怎么会?”杜柳一惊。

  云墨不语。

  杜柳一时有些着急:“那阿音姑娘……还要留着么。”说着便感觉一道凌厉的目光要将他穿透一般,连忙解释道,“属下的意思是,送她离开。”

  “没用了。”云墨忽然凉凉一笑,“无尘不让我放,老三也不会让我放。”说着目光落在对门,微微一黯,“只要她离了我,便不知道会被谁抢去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