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六十二章 冥冥禅室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93 2019-09-16 09:00:00

  雅致的禅房里,空无一人,连杜柳也不在。一进门就嗅到了淡淡的檀香,佛门常用的香此刻却不大有禅意,总是一个劲儿的往阿音的鼻子里钻,终于……

  “阿嚏!”

  阿音赶紧揉了揉鼻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云墨,有些局促的站在那里。

  “擦一擦。”云墨放下雨伞,递了手帕过来。

  阿音一眼就看出了是他贴身的手帕,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接,抬眸正对上少年那波澜不惊的眸子,缩了缩脖子,乖乖的接了过来,擦了擦额前的雨水。

  “慕二公子不在?”

  “他有事走开了。”云墨看见她耷拉在额前的长发,想也没想便抬手拂去,少女似乎一愣,灿灿一笑,转身躲开道:“我自己来。”

  云墨也不在意,理了理广袖,转身自顾自的坐下道:“估计大雨,他也被困住了。”抬手给她倒了一杯茶,“坐。”

  阿音回眸看他,乖巧的坐了过去,顺手把他的手帕塞进了袖兜子:“我洗干净了再还给哥哥。”

  “不用。”

  “……”少女抽了抽唇角,端起杯子“哦”了一声,她从来不跟云墨较劲,她总觉得云墨此人孤僻的很,除了慕无尘他似乎谁也不放在眼里。还阴晴不定,动辄肝火旺盛,她怕殃及池鱼。

  窗外的雨下得噼噼啪啪的,好不热闹,落在屋顶上,窗棂上,争先恐后的,一时衬得屋里格外的安静。

  阿音坐在那里,看见云墨已然撑着额角,手里捧着一本佛经在看了,目光无聊的四下转了装,发现这不大的禅房里,似乎只有檀香的香气是活动的。

  ……忽然就困了。

  阿音一早就被拉着爬山,此刻又累又饿,翩翩对面坐着的是云墨,大雨天的也不好喊饿,这檀香熏得她昏昏沉沉的,居然没一会儿就趴在案上睡着了。

  云墨微微抬眸,就看见了她恬静的睡颜,目光一下就挪不动了。

  在他的眼里,阿音总是活泼的,好动的,不大老实的。从未见过这样……安静的。

  安静仿佛一只雏鸟。

  云墨忽然想起无尘的话,他说让她站在他们身边。这是云墨从来没有想过的,尽管他想过将她留在身边,也只是当做一枚棋子,一个筹码而已。

  可如果,不是棋子呢……

  外面雨声嘈杂,而这一小方时间却如此的宁静。

  少年公子的脑海中渐渐纷繁出许多的念头,可是这些念头都未能成型便随着佛前袅袅的檀香散去了,无影无踪。

  那一日,阿音睡了多久,云墨就看了她多久,直到雨渐渐的停了,少女才从睡梦中饿醒。而他,也终究未能看出什么结果来。

  “雨停了?”少女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抬手揉了揉眼睛。

  白衣公子不露痕迹的搁下手里的《心经》,起身道:“应该是。”

  “慕……二公子怎么还不回来。”阿音起身,腿有点儿麻,一个趔趄差点儿栽倒,好在及时扶住了案角。

  云墨回首看她冲着自己灿灿一笑,生生的收回了伸了一半的手。

  雨渐渐的歇了,白衣公子站在廊下,抬头甚至能看见天际隐隐的露出了阳光。普照大地山林,将刚刚润泽过得树海照得碧波粼粼。

  空气里也夹杂着泥土的气息,沁人心脾。云墨深深地吸了一口一气,一扫方才禅房里的沉闷,心头也跟着松了松。

  “看来是停了。”阿音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云墨没有理她,远远地看见两人撑着伞缓缓走来,刚刚看清来人,就听见慕无尘远远道:“朝玉,等久了吧。”

  然后,便忽然安静了。

  云墨微微回首,阿音已然站在了他的身后,如此之近。而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吃惊和黯然,恰巧落入了他的眼中,一览无遗。

  他知道,无尘看见了她,而她看见无尘身边的人。

  舒晓晚,慕无尘的未婚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