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六十八章 相煎何太急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85 2019-09-18 11:07:32

  舒晓晚也是一愣,没想到会闹出这么一出,可是她就坐在阿音身侧,却也看不出她时什么神情。

  慕子枫半晌才回过味儿来,连忙说:“唐突了云姑娘。”

  “谢慕公子高抬贵手,放过小女名节,小女感激不尽,再敬公子一杯。”阿音婉转的澄清了慕无尘的话,大方的将杯子的桂花酿一饮而尽,一瞬间居然就觉得这花酒有些呛人。

  心中的火焰也被这酒瞬间燎的三丈高:老子再也不喝桂花酿了!

  慕子枫见她如此出了一瞬神,连忙给自己满上,跟着喝了一杯匆匆坐下。

  慕无尘看着少女仰头饮下一杯酒,心中不知什么滋味,悻悻的打算就此翻篇,谁料自己的寿星大哥正巧转到了这桌敬酒,上来就又燎了一地的火星子。

  “这桌好生热闹。”寿星公今日穿了一件红色卷云纹的雪浪袍,整个人生动了许多,映着那双含着醉意的桃花眼也妩媚了许多,见他站在阿音身侧显得高大稳重,微微垂眸温言道,“菜还不错吧。”

  “……”阿音真想一把掀了桌子啊!

  少女垂眸不语,用尽力气不要当众出丑,可是刚才好不用意才平息下去的话头,一下子又被今日的主人公亲自点燃了,好家伙,比刚才还热闹。

  纵使今晚慕远征喝了不少酒,此刻一察觉到了不对劲,难得的压低了嗓子不耻下问道:“我说错什么了么?”

  阿音抬头冲他扯了扯唇角,笑的比哭还难看:“你没错。”慕无尘也没错,都是她的错,她应该躲在琴岳楼不出来现眼的。

  慕远征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只是问阿音今晚的菜是不是她原本嘱咐的样子,毕竟当厨娘告诉他今晚的菜有一半都是阿音新出的菜谱时,他是想真心谢一谢她的。

  眼下,谢错了?

  “哥哥这么快就护着未来嫂嫂了呀。”慕无尘似乎铁了心要气死阿音。

  云墨坐在他身旁,沉默了许久,似乎有什么终于想通,先一步起身道:“无尘不要拿我妹妹开玩笑了,她还小,要是羞愤投湖了……”说着抬眸冲着慕无尘浅浅一笑,明月无光,“我可饶不了你。”

  “……”

  阿音一时意外的看着云墨,一口气堵在胸口,终究没有冲出来。

  慕远征听见自己二弟说话就知道他们在闹什么了,不满的看了一眼慕无尘,有复看着一言不发的阿音,心想他娘还真是给他出了个难题。

  眼下,他哄也不是,不哄也不是。

  所幸云墨知书达理,送佛送到西,接着温言道:“我乏了,妹妹随我回去吧。”说完便朝着阿音这边走来。

  少女如释重负的轻轻一叹,温和的应了一声,朝众人微微一褔,跟着哥哥离开了宴席。

  慕无尘无趣的撇撇嘴,听见慕远征不负众望的举杯道:“哥哥还没给二哥和未来弟媳妇敬一杯酒呢。”说着那双像极了慕夫人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盯着慕无尘笑。

  少年公子心中一沉,快速的看了一眼含羞的舒晓晚,抬眸不悦的瞪着慕远征,举杯道:“大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听着驴唇不对马嘴,慕远征却是开心的笑了,仰头一饮而尽。

  今晚过后,恐怕流言不止,热闹不休了。

  回去的路上,阿音跟在云墨身后一直心神不宁,快走到竹林的时候终于一个趔趄摔了一跤。

  “小姐。”丝雀惊了一下,连忙上去扶她起来。

  阿音狼狈的站起身,一抬头就看见了一袭白衣的云墨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

  “哥哥。”

  “一句玩笑话,何必当真。”云墨破天荒的安慰了一句。

  是啊,都是玩笑话,她何必当真,又有什么资格当真。她不是云墨的妹妹,自然也入不了慕夫人的眼,何谈嫁给慕远征。又何谈……去在意慕无尘的玩笑话。

  本来一切都是玩笑,那她真的生气了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云墨见她不说话,不知在想什么,两人皆是沉默了一会儿。白衣公子终究只是转身道:“走吧。”

  阿音轻轻一叹,举步跟上:还是专心致志的做人质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