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七十七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163 2019-09-21 09:10:00

  舒晓晚默默的看着云墨,见他摇了摇头:“只是沾了袍子。”一只手却始终握着阿音的手腕,眉心轻蹙。

  慕无尘已然上前没好气道:“你说你怎么连碗都端不好。”

  “……”阿音默默的瞪了他一眼,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舒晓婉似乎这才放了心,端起面前的一杯酒走了过去:“二公子别说了,先用凉酒泡一泡吧。”说着小心翼翼的从云墨的手中抽出了阿音的手,垂眸道,“我来吧,云公子去更衣可好。”

  云墨的手心一空,却是问道:“疼么。”

  阿音摇摇头,只觉得有些丢人。

  舒晓晚举着酒杯站在他们跟前,不禁多看了一眼云墨,在她的记忆里,这位少年从未这样温柔的对谁说过话。

  梁清一双鹰眸瞧过来,正瞧见舒晓晚那剪不断理还乱的视线,一时又担心了起来。

  云墨这才转身道:“我去去就来。”

  阿音点点头,一手被舒晓晚握着轻轻的放在凉酒里,舒服多了,抬眸瞧着舒晓晚,感激道:“多谢姐姐。”

  “我瞧着没有起泡,一会儿擦点儿烫伤膏就行了。”舒晓晚这才找回了自己,一席话知礼温柔。

  慕无尘站在一旁,目光一直落在酒杯里的手指上,此刻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川南匆匆进来才转身回了座位。

  “水来了。”川南端着水盆匆匆进来,竟然一滴水都没撒。

  迅速引起了梁清的注意力:内功不错呀。

  “烫伤膏来了。”丝雀心急火燎的找了半天才找了出来。

  舒晓晚将阿音的手挪到水盆里,才看清她的指尖红了,却没有起泡,悄悄松了手。

  “看来没事了,”慕无尘松了一口气,“不然大哥要说死我了。”

  “……”阿音垂着脑袋,很想把水盆兜头浇他一脑袋。

  云墨已然换了一身浅青色长袍,一步步走来,还是那派卓然仙姿:“我瞧瞧。”

  阿音见他径直从水里捞出了她的手,也不管井水微凉沾湿了他才换好的衣袖,看了一瞬才说道:“药膏。”

  丝雀闻言连忙将手里的药膏打开递了过来,瞧见云墨修长的手指轻轻的蘸了一点,小心翼翼的涂在阿音的指尖上,垂眸轻轻的吹了吹。

  少女一瞬间只觉得指尖一阵清凉,不知是为了这烫伤膏里的薄荷,还是为了这仙人哥哥的一口仙气,心尖也跟着触动了一下。

  这待遇,又得折了她多少福分啊。

  舒晓晚本已经坐下了,眼瞧着如玉般的公子这样小心护着那一点儿不算什么的伤,心中一时感慨了起来。

  “云公子与令妹感情真好。”

  阿音闻言,下意识的想要收回手,可是没有得逞,便听见慕无尘冷不丁的说道:“是啊,我都不知道你们感情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少女心中一惊,朝着慕无尘看去,正撞上那双丹凤眼含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瞧着她。

  “……”明明你是非要喝汤才会这样的,怎么好像我做错事一样。

  云墨却不以为意的松了手,淡淡道:“都吃饭吧,菜要凉了。”全然不管他们方才在说什么。

  “是啊,大家吃饭吧,都饿了。”阿音灿灿一笑,“别浪费了我一桌的心意”。

  “无事就好。”舒晓晚抿了抿唇,却正好对上梁清询问的目光,心中不由得一顿。

  梁清收回目光,远远地看了一眼云墨,有的心思不是藏就藏得住的。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