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八十八章 当堂对质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10 2019-09-25 11:25:38

  夜幕下的泽梦山庄,明明依旧是环山秀水的,可是今晚却显得有些庄严肃穆。慕夫人披着一件轻帛,显然之前沐浴完毕准备就寝的。

  百秀园里,灯火通明。

  阿音坐在云墨的下首,小心翼翼的看里一眼灯火下面若冰霜的哥哥,然后继续垂着眸子装一个委屈的小哑巴。

  原本今日的事情她只想找慕远征说清楚,让他出来做主就完了,可是慕无尘偏偏捅到了慕夫人跟前。这四季花开的美人儿居然一下就怒了。

  乖乖,跪了一地。

  “说吧,我不喜欢用家法,也不喜欢别人糊弄我。”慕夫人身上那件雪白的披风映得她整个人也冷了几分,一双桃花眼里带着一丝凌厉看了一眼跪在下面的荆瑶。

  荆瑶瑟缩了一下,连忙道:“姑母息怒,瑶儿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这不满的看着阿音道:“这丫头居心叵测,一定是想陷害我,好让姑母厌烦我。”

  慕夫人蹙眉看了她一眼,一直站在一旁的慕无尘忽然大步上前,一脚就踹倒了跪在荆瑶身后的胡三,怒气冲冲道:“狗奴才,还不从实招来!”

  胡三被他踹得眼冒金星,头昏脑胀的,半天才找到方向,重新跪着头如捣蒜:“奴才该死,奴才……奴才什么也不知掉,是……是表小姐叫我去请云小姐去的香铺,云小姐进了香铺之后奴才就从小巷回茶铺了。”

  闻言,阿音的眉头轻轻一蹙:这人不好对付。

  “是阿,我不过是叫个奴才请她都不行么,我也是好心好意想与云妹妹修好的。”荆瑶说这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谁知道她瞧见我调头就走了,后来跟谁在一处,关我什么事。”

  “……”阿音整个人都不好了,继续垂着脑袋,听他们瞎编乱造。

  “表小姐,明明是你叫人说是大公子去了香铺,我家小姐才去的。”丝雀这丫头却先忍不住了,跪在那里,小脸憋的通红,“还有我家小姐在香铺的时候明明就是你硬要拉着她去了后厅,还不许奴婢跟着,怎么就成了我家小姐扭头走了呢。”

  乖乖,兔子急了也咬人呀。阿音听着她一口一个“我家小姐”心里无比舒坦。

  荆瑶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嗔怒道:“你个奴才胡说什么,你是她的丫头,自然是帮她的。”说着看了一眼身边还被绑着的红豆道,“我还说红豆是因为察觉云音跟子枫有私,不放心才跟着的呢。”

  “是阿,奴婢也是害怕小少爷一时行差踏错,辱了云小姐。”红豆被绑来的时候应该是被谁教训过了,两边的脸颊都是红肿的,此刻落了泪,狼狈极了。

  “你……你们怎么能如此污我清白。”一直被那熏香熏得迷迷糊糊的慕子枫听到此处,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荆瑶主仆俩一副有辱斯文,痛心疾首的模样,“要不是红豆来找我,我怎么会捡到云家小姐,我大半日都在家里看书,家中长姐可以作证,又怎么可能事先跟云小姐一起走在街上。”说着看了一眼坐在对面一直不语的陈丝丝。

  陈丝丝一副气定神闲,事不关己的模样,淡淡道:“我怎么知道,况且我也只是跟大公子说云小姐跟一个少年一起走了,也没说就是慕公子你呀。”

  “你……你你……你这还不是说我此地无银三百两?”可怜的慕子枫活到这么大,每日里都是圣人曰,之乎者也,哪里见过这样的糟粕人心,恨不得一口气背过去见圣贤。

  一直沉默不语的慕远征悄悄的看了一眼陈丝丝,然后目光落在阿音身上,不知所想。

  “好好好。”慕无尘也是气的不轻,“今日要不是川北及时去找我,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你们倒是推的干净。”

  “无尘。”一直没有说话的云墨忽然淡淡开口,打断了慕无尘的话。

安吉拉丁

丁丁:喜欢《权谋》的客官,一定要收藏留言哦~~爱你们,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