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九十一章 何怒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67 2019-09-26 11:10:13

  夜色沉沉,阿音一路低着头跟着云墨往琴岳楼走,淡淡的月色下只有前面四个丫鬟提着灯笼,照着幽深的曲径。这深家大院的,不管景色如何精致,这大半夜的走在路上,还是叫人有些犯怵。

  再加上前面那人周身一直散着寒气……

  阿音自被慕无尘带回来之后便没说几句话,并不是因为她不气愤荆瑶的所作所为,而是她一睁眼就瞧见坐在床边的云墨脸色不善,便把所有话都吓了回去。

  她本能的感觉到这位阴晴不定的仙人哥哥又生气了,然而到现在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何生气。

  “阿音。”一直走在前面的云墨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唤了她一声。

  阿音脚步一顿,疑惑的看他,这人几乎没怎么叫过她的名字。

  “你们先退下。”

  少年公子一挥手,其他人便识趣的垂手退下,四周一时没有其他光亮,沉沉的夜色下,那淡薄的月光只能隐约的勾勒出少年冷峻的轮廓。

  夜风习习,耳边响起了竹叶的沙沙声,原来他们已经走到了琴岳楼外不远处的那片竹林外了。

  阿音一时心里犯怵,想想刚才云墨是如何对待荆瑶的,居然吓的有点儿腿软,不由得踉跄的退了一步。

  云墨缓缓靠近,沉声道:“你怕我。”

  “没……没有。”

  “你又说谎。”

  “我……我只是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这么生气。”阿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一直退出了小径,一脚踩在了松软的草地上。

  云墨背着月色,看不清神情,只是随着她的脚步一步步逼近,终于将她逼近了竹林,退无可退。

  “今日,究竟怎么回事。”

  阿音从未觉得此人有这么重的压迫感,阴沉沉的仿佛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胸口,要不是偶尔有夜风拂过,她恐怕都以为自己坠入什么无底黑洞了。

  “就是……就是荆瑶设计了我,想毁我清白。”

  “一个从未谋面的下人,两句话就骗了你。”云墨阴鸷的眸子看着阿音垂着的睫毛,这样深沉的夜色下,他竟然可以那么清晰看见她的样子,“我从不知道你是这样单纯无知的人。”

  “我跟慕家的仆从也不熟,他从铺子里出来的,丝雀他们也没有说有什么不对,我就信了。”阿音几乎可以嗅到他身上淡淡的清苦味,此人就算是身体好转也是四季用药,多少,不同罢了。

  就是这淡淡的清苦味,让她退避三舍了。

  “那荆瑶呢,她那种蠢货让你单独跟她走,你就真的跟了?”

  阿音发现只要云墨生气了,说话极其刻薄,不由得蹙眉道:“我以为慕大哥不想让别人打扰,或许是想跟我说我跟他之间……”

  “你跟他之间的什么?”

  阿音不知道自己又踩到他哪根尾巴了,似乎越解释越生气了。

  “说话。”低沉的声音强行的拉回了阿音的思绪。

  少女手心一紧,脱口而出道:“我不想嫁给他,他也不想娶我,我只是想这场闹剧快点儿结束,荆瑶一直缠着慕远征,我还以为慕远征想当着她的面说清楚什么,然后……然后再解决什么……”阿音越说越乱,说实话,她当时真的没细想那么多,要是有那功夫,她还不如直接回府,这些人简直太麻烦了。

  对啊,早知道就应该直接离开的!

  “你也说不清了?”云墨却不打算放过她,抬手抵住了她身后粗壮坚韧的竹子,微微俯身,将阿音娇小的身子狭在了一个小小的空间里,逃脱不得。

  阿音终于意识到了不对,愕然抬眸,清澈的眼睛即便是在这样的夜里也明亮的动人心魄。

  “你以为荆瑶要绑架你,既然是绑架就会想尽办法把你带离陵城。”少年手心一紧,阴鸷的声音带着一种压抑,顿了顿,“你想逃,是不是。”

  逃?

  有什么一下刺破了那层缠绵不去的遮云月,阿音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终于知道了他在生气什么,他以为她要逃走,所以才聪明反被聪明误,差点儿被人……

  “哥哥。”

  云墨浑身一震。

安吉拉丁

丁丁:最近几日丁丁要过后面国庆长假的稿子,所以更新会比较晚,各位客官下午两三点过来看,三章基本都会更完的~~爱你们,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