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九十七章 离别 上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97 2019-09-28 11:08:10

  是夜,却不见明月,阿音坐在窗下看着外面有些黯然的天空,想来夜里又要下雨了。

  天色已经不早了,可是对面南屋的烛火还亮着,晚饭的时候慕无尘来了,又给阿音带了一包糖,嬉皮笑脸的说她耷拉着脸活像是人人都欠她银子,然后便跑去南屋找云墨了。

  到现在还没离开。

  “此去我会多留一阵子,京都的事情我会处理,入秋了,你要好好保重身子。”

  云墨自那日从百花厅回来之后便没有出过门,屋里清苦的药味掩盖了一切。

  “我写了一封信,你拿去交给傅大人,应该交代的都写在里面了。”

  “我知道。”慕无尘说话声音很轻,带着阿音不曾熟悉的稳重,“我听说今日京都那边来信了。”

  “眼看着入秋了,老三那边按捺不住了,就想乘着我不在京中好让那贱人扶正。”云墨隐忍的咳嗽了两声,阴鸷道,“简直放肆。”

  “皇上不会答应的。”

  ……阿音听见这句,手心微微一紧,握在手里的糖果搁着她的手心,有点儿疼:他果真是……

  “哼,父皇久病不愈,朝中势力多半站在了老三那边,恐怕不能自主了。”

  “难不成他还想逼宫么!”慕无尘陡然一怒,声音一下高了。

  “他没那么傻,他如今是名正言顺的太子殿下,父皇驾崩指日可待,再熬死我这个药罐子易如反掌,何必逼宫。”云墨的压抑的声音里带着沉沉的森寒,叫人听了毛骨悚然。

  “你也别多想,孙伯伯说你这几个月身体好多了,等这个冬天再好好养一样,明年开春回去不成问题。”

  “嗯。”

  “你也别焦心,说了不能动怒,怎么现在气性比我还大。”慕无尘碎嘴的劝慰着,两人之间全然没有什么嫌隙。

  阿音听在耳里,脑补出了一场耳语软哝的香软画面,不禁哆嗦了一下。

  “小姐,夜凉了,还是早点休息吧。”丝雀以为她冷。

  阿音摆摆手:“你去倒一杯热茶给我吧。”

  “是。”

  阿音抬眸瞧着丝雀乖巧的模样,暗自自我批评了一下:如今我这小姐做的是越来越顺溜了,使唤人也越来越驾轻就熟了,不应该呀……

  “还有……”慕无尘忽然有些踌躇,支支吾吾道,“这次去看完舒大人,我想把婚约退了。”

  “……”

  “舒小姐昨日来找过我,她也是这个意思。”

  “既然你们都无意于对方,能退了也好。”云墨终于说道。

  “只是他们家情况有些复杂,我也不知此去是个什么结果。”慕无尘无奈一叹,随即又强打了精神道,“不过我是不会娶自己不喜欢的人的。”

  云墨没有说话。

  “对了,最近那丫头老实的很,你有没有试探过这盒子里的东西。”

  “没有。”

  “我这一走就没人帮你看着她了,你自己小心她,那丫头鬼的很,回头偷了盒子再跑了就不好了。”慕无尘喋喋不休,尽是对阿音的不放心,“我这远在京都的,想追也没有那个力气。”

  “你是担心我,还是担心她。”

  “……自然是担心你了。”

  “无碍的,有川北和川南在。”

  “嗯,回头我再交代一下他们,不过我最晚冬月前也能回来了,你好好地等我,知道么。”

  “嗯。”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面又说了一些闲话。阿音听着没什么重要的了,便收了神,垂眸喝着手里的热茶。

  真的要退婚么?少女心中翻来覆去的都是这一句,良久才缓缓回过神来,把自己狠狠的鄙视了一通:秦雪音,你都要走了,还管他婚不婚的,我看是你自己昏头了吧!

  一个激灵,阿音看着一格格花里胡哨的糖果,眉头轻蹙。这些都是慕无尘送来的,五彩斑斓的香甜。

  心口像是堵了块棉花,闷闷的:这人连要走了也没有亲口告诉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