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九十九章 云中雾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439 2019-09-28 18:04:21

  转眼中秋便近在眼前了,舒晓晚离开第二日,梁清便也告辞了。接着荆家的姑母亲自从临阵的庄子上赶过来,接回了伤势未愈的荆瑶。

  阿音听说,荆家姑母没有跟慕夫人说多久话,却在出门的时候偶遇了正巧回来的慕年,拉着慕老爷哭诉了许久。

  可是此事是云墨亲自过问的,他是什么身份,慕年自然清楚,便也只能安慰了荆家姑母许多,还许诺荆瑶出嫁的时候,会多多添置嫁妆,荆瑶母女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

  偌大的山庄一下子有些安静了,慕夫人又失落了,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留下了几位千金小姐,本想着儿媳妇有望,却不想一连串的“宫斗大戏”闹得泽梦山庄鸡飞狗跳,还搭出去一位表小姐。

  慕夫人一张漂亮脸蛋几日里都没什么笑容,惹得心疼妻子的慕年心疼之余,一口气都撒在长子身上。夫妻俩光数落慕远征就数落了好几日,弄得慕远征实在是没办法了,撂下一句“不是还有个云丫头么”,便一连几日住在了外面,眼不见为净了。

  他是净了,可害苦了阿音了。

  这下慕夫人以为她的鸳鸯谱居然歪打正着了,慕大公子终于想通了,喜欢上阿音了,一时又高兴了起来,流水似的往琴岳楼送这送那的。

  还没到中秋呢,送来的冬衣就已经有五六套了。丝雀瞧着都快没地方塞了,整日的愁眉不展。

  阿音瞧着云墨摆好的棋盘,捏着一颗黑子静止了半天,才哆哆嗦嗦的往下放。刚落子就见一根修长的手指在棋盘上划了一圈:“这一片都没了。”

  “……”阿音撇撇嘴,自从慕无尘走了就没人陪着云墨下棋了,她哥哥居然突发奇想要指点她的棋艺。

  当时阿音站在门口就倒抽了一口凉气,她那点棋艺还是小时候他爹教他排兵布阵的时候顺便教的,后来他爹因为思念她娘郁郁寡欢的,便也没心思教她这些了,直到他去世,阿音的棋艺都保持在一个非常平稳的状态——一点儿进步也没有。

  “你如果落在这里……”云墨拿起那颗黑子重新落了地方,“这一片便活了。”

  又是死又是活的,阿音蹙了蹙眉,小声道:“哥哥,我还是去给你做饭吧,今日大厨房送来两只老母鸡,我去炖了给你补补。”

  “……”云墨抬起一双温润的眸子看着她,道,“好。”

  阿音如获大赦,连忙起身道:“对了,还有冬笋,说是才从北方运来的,哥哥吃么。”

  “都行。”

  “那哥哥坐一会儿,我去了。”阿音说完便飞也似的跑了,还不忘说道,“杜大哥陪哥哥下棋吧。”

  杜柳看她一下跑没影了,失笑道:“越来越没规矩了。”

  云墨却像是没有听见,看了棋盘许久,忽然道:“她最近是不是太听话了。”

  “……”杜柳看他:听话不好么。

  “我这个妹妹看着乖巧,心眼儿多着呢,你要好好看着,别跑了。”

  “是。”

  “如今慕远征虽然躲着,可是慕夫人的态度是越来越明显了。”云墨抬手收着棋盘道,“恐怕我还来不及把这个妹妹带回京都,就要被人扣下做儿媳了。”

  “实在不行便告诉慕夫人实话吧,她还能让一个野丫头做慕家以后的主母么。”

  “野丫头?”云墨抬眸斜睨了他一眼。

  “不不不,小丫头,小丫头……”

  白衣公子收回目光,忽然挑眉一笑:“实话?你敢说么。”说着将手里的黑白棋子一股脑儿的都扔进了盒子里,“恐怕说了实话,这慕家大少奶奶就非我这个妹妹不可了。”

  “……”杜柳无话可说了。

  “好在我瞧着慕远征也并非真的对她有意,不过是被逼急了。”

  “可是属下瞧着大公子对……小姐挺上心的。”杜柳忍不住说了一句,却见对方笑着摇了摇头,道:“若是真的上心,也不会丢下那么一句便将她给撇下,让她独自面对慕夫人了。”

  公子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快中秋了,你准备一下,我要出一趟门。”

  有的事情,既然发觉是错的,就应该尽快做出了断,以免日后麻烦。

  这一点,云墨和阿音出奇的相似,以至于处理的结果也出奇的相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