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零一章 兄妹断念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412 2019-09-29 10:57:17

  自从阿音猜到云墨的真实身份之后,便留意起了京都皇城的那些事儿。据说,十年前先皇后病逝,后位空悬。这些年吕贵妃独宠,其子三殿下在去年也终于成了大楚名正言顺的储君。

  她的“哥哥”,大殿下云墨,听说自幼丧母之后便身子孱弱,辗转病榻,即便是在京都,见过他的权贵也不多,是个神秘的人物。

  甚至有人说,他被人下过毒,活不过弱冠之年。

  阿音不知道其中真假,只是隐隐觉得京都暗潮汹涌了不是一两年,这潭水深得很,即便她的水性可以比肩游鱼了,但是她毕竟不是真的鱼,恐会溺死其中。

  “哥哥想报仇么。”

  阿音虽然这么问,但是她心里清楚,他有病在身还费尽心思找到她,自然是为了报仇,甚至为了更多。

  “妹妹心中清楚。”云墨回眸看她,温润的眸子含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清明,“何必在佛祖面前装糊涂。”

  阿音抿了抿唇,干涩道:“冤冤相报何时了。”

  云墨闻言一愣,似乎很吃惊她如此说,遂即又笑了笑:“想来你爹就是这样教导你的。”

  “算是吧,不过我也没有什么仇怨要报的。”阿音自然而然道,“哥哥也是,该放下的便放下吧,别的不说,于哥哥的身体也是好的。”

  云墨却已经背过了身,看着佛像道:“妹妹当真无仇么。”无端端一句,仿佛只是戏言,却又让人有一丝在意。

  可没等到阿音在意呢,少年公子便抛出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不对,放在此处应该是惊佛动神的话。

  “过来跪在我身边。”

  “……”

  “结拜。”

  阿音着实反应了好一阵,才惊叫出声:“什么结拜?”

  “做我的义妹,从今日起名正言顺的站在我身边。”云墨说的很缓,一字字都想让阿音记住一般。

  少女终于忍不住上前站在云墨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挡住了他与佛祖交流的视线:“哥哥……不是,云公子,为什么?”

  “为什么结拜?”云墨抬头看她,发现这些日子她似乎长高了些。

  “嗯,我是不是你义妹有什么区别呢,反正我也跑不掉,你又何必纡尊降贵呢。”

  “没有。”云墨看着她,温润的眸子清晰无比。

  “什么没有。”

  “没有纡尊降贵。”云墨说着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心,微微用力,“跪下,乖。”

  “……”江南的中秋也不过是刚入秋的一丝丝凉意,可是他的手心已然如此凉了。

  “我不能久跪。”

  “……”跟我有什么关系,也不是我让你跪这么久的。阿音腹诽了一句,很不情愿的跪在了他身侧,自我安慰着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

  这时,一直在一旁念经的老和尚终于有了动作,上前亲自点了香火递给了云墨和阿音。

  阿音拿着香火照着云墨的样子拜了三拜,然后起身将两人将香火并在一处,插在了佛像面前。

  少女看着那袅袅的青烟一瞬,默默道:希望他能梦见他娘。

  云墨缓缓起身,见阿音转身看着他:“放心,等回京之后,我会给你请一个封号,你便是名正言顺的金枝玉叶了。”

  阿音瞧这他云淡风轻的模样,无奈的扯了扯唇角,行礼道:“那便多谢皇兄了。”

  云墨轻轻一笑,转身往外走。

  阿音跟在身后,随口问道:“江湖上结拜不都是拜关公么,哥哥好兴致来拜佛。”

  “你我都是金枝玉叶,想拜谁拜谁。”

  “哥哥真是任性。”

  “……”

  “……哥哥晚上想吃什么。”阿音随手拔了一根路边的狗尾巴草,下意识的想叼在嘴里,顿了一下还是在指尖把玩。

  “随你。”云墨侧眸瞧见了,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吃月饼吧,慕二公子的桂花开的正好,香着呢。”

  “好。”

  山间盘绕的石板阶上,白衣公子悄悄的看了身边已然快到她肩膀的少女,一双墨色的眸子在秋色中默了默:兄妹,无尘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阿音看着山中浅浅的秋色,忽而生出一种山中方一日,世上已三秋的感觉。

  慕无尘,也不知道你走到哪儿了,够远了吧,我是不是也该走了……

安吉拉丁

丁丁:心疼我云~~嘤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