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零九章 琉璃目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70 2019-10-02 09:05:00

  随着江南最后一场秋雨的落幕,云墨的病终于在冬日来临之际好转了。倒是阿音之前只吃饭不干活的,养出的一点婴儿肥全都不见了,活生生的从一个圆润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俏丽的小姑娘。

  而那个跟她说冬月会回来的少年,至今也没有一点儿音信。

  这日,十月初,立冬,早晨起来就感觉到一股透凉的寒意,阿音抱着胳膊站在小厨房里,不禁打了个寒颤。

  “小姐还是回屋吧,这火女婢看着。”丝雀瞧她有些冷的样子,劝道,“现在奴婢看个火还是能的。”

  阿音笑笑,一双琉璃色的眸子映着淡淡的晨光,熠熠生辉,叫人一时看了有些入神。

  丝雀发觉不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听门口杜柳喊道:“小姐,公子找你。”

  “哦,就来。”

  阿音应了一声,抬手将锅盖小小的掀开一个缝隙,随即又盖好,嘱咐道:“快好了,一会儿你盛了,和小菜包子一道送来。”

  “……”丝雀不知在想什么,愣了一下才应了:“是。”

  阿音含笑点了她额头一下,笑的越发明媚无双:“想什么呢,我一早起来熬的粥,糊了我可饶不了你。”说完便大步出去了。

  丝雀见她一溜烟的没影了,才渐渐缓过神来,嘟囔道:“小姐是不是……变好看了。”

  东厢,南屋。

  阿音进来的时候,看见云墨披着她做给他的披肩,坐在窗下看书,面前还煞有介事的放着文房四宝。不知为何,欢快的脚步微微一顿。

  “哥……哥哥。”

  云墨眼皮也没抬,应了声:“过来坐。”

  阿音小步的挪过去,心里有些犯怵。云墨此人无趣的很,不是下棋,就是看书,现在还有个可怕的爱好,就是教导她这个不学无术的妹妹。

  “这本小词不错。”云墨说着将手里的书放在她面前,看见少女垂眸看了一眼便露出“要跑”的神色,不禁莞尔不语。

  “还行吧,哥哥文采,自当比这写的好多了。”

  “我知道。”

  “……”

  “就是这字不好,你抄一遍给我。”

  “……”

  阿音心里一惊,她平生最烦抄书,觉得但凡有价值一抄的书,皆是跟她有仇。不禁抬眸惊讶的看着云墨,那双琉璃色的眸子闪着琥珀般透亮晶莹的光,一下子便撞进了那双墨色的眸子里,一时撞了个惊心动魄,猝不及防。

  然后,便有什么将那眼中的笑意渐渐凝固了。

  少女坐在那里,根本没来得及反抗,便感觉到一只微凉的手抚上了她的眼角,心不由得一颤,一双大眼睛睁得更大了。

  “你的眼睛……怎么了?”

  “……”阿音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什么,心里一惊,慌忙起身去找屋子里的铜镜。

  少女站在铜镜前,看着自己原本黑色的眸子不知何时变成了琥珀色,仿若阳光下的静谧的湖水,却泛着粼粼的波光。

  心跳似乎停了一瞬,阿音有些喘不过气的往后踉跄了一步:“怎么会……”

  云墨不知何时起身走来,伸手抓住了阿音的胳膊,稍稍用力。阿音回过神来,有些惊恐的看着他,想要挣脱。

  “琉璃目。”少年的声音竟然有一丝颤抖,“竟然是真的。”

  “不不不不不……不是!”

  “那这是什么。”云墨抬手抚上她的眼角,带着一丝颤抖,一丝惊喜。

  “啪”的一声,阿音猛然打掉了他的手,随后便觉得眼角有一丝疼痛。

  “你做什么!”云墨看着她眼角被划伤的伤口,怒道。

  阿音一手捂着脸,一手挡住了自己的目光,匆匆逃离:“我不舒服,今日不陪哥哥了。”说完就要跑。

  可是才跨出去一步,便被一股力量给拉了回来,猝不及防的撞进了那带着清苦味的胸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