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何处问多情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92 2019-10-05 10:19:42

  十月十五,云墨大殿的生辰。阿音早早的起来亲自擀了一碗长寿面,其貌不扬的一碗寿面,却叫她忙了好久。

  “小姐,下个面条要这么麻烦么。”冬天的清晨挺冷,丝雀在灶膛前坐了好一会儿才暖和。

  “这可不是一碗普通的面条。”阿音看着碗里清汤白面,只烫了一颗青菜,简单的很,脸上却无比得意,“这面是用鱼肉做的,这汤是小鱼儿连肉带骨的熬碎了的,而且一碗就是一整根,我许久不做,当今世上就是皇上也吃不到我这一碗面。”

  “鱼肉?还是一整根啊……”丝雀惊了惊,心说自家小姐还真不是一般的会吃。

  说话间,阿音已经将两碗面端了起来,转身道:“还有一些你拿去跟川北川南分了,对了,还有杜大哥。这两碗我自己端过去。”

  “是。”丝雀一听有吃的,立马精神了,想想跟了阿音这么久,总算是变成一个吃货了。

  南屋。

  阿音端着面条站在门口的时候,云墨刚洗漱完毕,见她真的下了面条,不由得脸色一沉:“不是说了不用吗。”

  “我闲着也是闲着,哥哥不喜欢,吃一口也就罢了。”阿音如今对付云墨也算是颇有心得了,“不然我就站着,哥哥来吃一口,我直接端走。”

  “……成何体统。”

  “那我进来了。”阿音说着就麻溜的进了屋,然后放下手里的盘子,自然而然道:“杜大哥也去厨房吧,我给你留了,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杜柳闻言,连忙道了声谢,转身便出去了。

  云墨坐在那里,沉默的看着阿音将那碗长寿面端到了自己跟前,瞧着清汤寡水的,并无什么特别。

  “哥哥尝尝。”阿音递上筷子,坐在了对面。

  云墨本想拒绝,可是却瞧见她通红的指尖,不由得蹙眉:“手怎么了。”

  “杀了几条鱼,冬日里水冷。”

  “鱼?”他并未见到什么鱼啊。

  阿音见他好奇,故意卖关子道:“所以说哥哥尝尝就知道了。”

  “……”云墨终于抬手拿起了筷子,下意识的翻了两下,鱼是没瞧见,却意外的发现这碗里竟然只有一根面。

  “你自己做的?”

  “嗯,厉害吧。”

  “……”少年看了她一眼,低头吃了一口,随即又是一怔,抬眸瞧见她含笑的眉眼,终于知道她为何冻红了手了。

  这面条是鱼肉做的,听她刚才说的厨房里还有旁人的,那她是一大早起来杀了多少鱼啊……

  这些本不是她一个金枝玉叶该做的,可是她却做的这样好,做的这样高兴。

  “好吃吧。”

  “嗯。”少年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扇了扇,忽然道,“以后不要做了。”

  “嗯?”阿音去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顿。

  “你以后不需要做这些了。”云墨抬眸认真的看他,“这样不合身份。”

  少女闻言轻轻一笑,不大在意道:“我也是许久不做,有些怀念,哥哥不必在意。”说着不由得顿了顿,“上次做这面还是两年前,我爹生辰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做,也是我唯一一次做给他吃。”

  两年前,她才十二岁。

  云墨忽然觉得心跳漏了一下,看着她垂眸浅笑的样子,忽然想拉她一把,拉进自己怀里来……

  初冬的阳光暖暖,少年手里还有一碗热乎乎的长寿面,可是不知为何,忽然一个激灵,一层冷汗瞬间爬满了脊背。

  我这是……怎么了。

  “公子,公子。”原本出去吃面的杜柳忽然急急忙忙的跑了回来,打断了房里各怀心思的两人。

  云墨回过神,淡淡道:“何事。”

  “京都传来消息。”杜柳的脸色很不好,“舒大人,被人毒害了。”

  “……”

  “什么!”少女豁然起身,不慎打翻了跟前的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狼狈的浇了她一身。

  “阿音!”

安吉拉丁

丁丁: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