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局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38 2019-10-05 12:42:18

  云墨在陵城收到慕无尘飞鸽传书的那一日是十月十四,而舒敏去世的那一日是在十月初五,那天上午慕无尘还在房里很是认真的写了一封信给云墨,祝他生辰快乐。为了不让他多心,所以刻意没有提阿音,也没有提舒敏自半月前便开始断断续续的昏迷了。

  可是,慕无尘当天上午发放飞了信鸽,刚到中午,舒敏养病的朴香苑那里就热闹了起来,老大人忽然没有呼吸了。

  慕无尘连午膳都没来得及用,便匆匆的赶到了朴香苑,还没进门便撞见了才从里面跑出来的舒晓晚。

  女子满脸泪痕,一抬眼泪眼朦胧的瞧见他,不知为何,眼泪掉的更凶了。

  慕无尘沉下的心又顿了一下,上前问道:“真的已经……”死了?

  舒晓晚胡乱的点点头,泪眼婆娑的说着:“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慕无尘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时心思复杂,不知道她是在问她爹死了她怎么办,还是再问他们之间还未解除的婚约应该怎么办。

  “你先别哭,相信我,总有办法的。”

  “可是……”舒晓晚此刻心乱如麻,她没有兄长可以依靠,从此舒府便没了顶梁柱,大姐二姐均已嫁人了还好,而自己呢?

  她是要解除婚约的啊,如今父亲去了,这婚约……可怎么办。她今年已经十六了,这年纪,耗不起,等不起。

  “你且在这里坐一会儿,我进去瞧瞧。”慕无尘小心的将她扶坐在廊下,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才转身大步进屋。

  扑面而来的是一如既往的清苦味。

  舒敏床前站了三四个御医,原本半月前便是每日有御医轮守在床前,大约是昨日清晨,这里才变得如此热闹,三四个御医都来了,那个时候慕无尘就隐约感觉到不妙了。

  “夫人,老大人已经去了,请节哀。”刘太医是太医院的副院判,此刻将舒敏额上的银针拔下,起身一脸哀思的做了最后通牒。

  舒夫人这月余一下子瘦了好些,闻言身形一晃,终究还是勉强撑住了,只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哽咽道:“有劳各位了。”

  “夫人节哀,我等要将大人的病史整理一下,派人进宫禀报陛下。”

  “好,好……”舒夫人无力的应着,吩咐身边的丫头送几位御医出去,自己却一步步走到舒敏床前,缓缓地跪了下去,喊了一声“老爷”之后,便一直握着他渐凉的手,一言不发。

  慕无尘站在门口,太医一个个鱼贯而出,垂首跟他微微颔首,便片刻不停的走了。

  偌大的屋子里,一时只剩下舒夫人和慕无尘了。

  “夫人节哀。”不知过了多久,慕无尘才算是接受了这个事实,沉痛道。

  舒夫人没有回头,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沉稳苍白的声音却还有着一丝清明:“这些日子,二公子有心了。”

  “夫人言重了,晚辈应该的。”

  “原本想老爷还在,能将你和晓晓的婚事做主,可是却不像他身体急转直下,生生的误了你们。”

  慕无尘隐约知道她要说什么,站在那里,没有接话。

  “这下老爷走了,晓晓没有了父亲的依仗,以后就只能依靠二公子了。”

  “夫人,我……”无论如何,现在不是拒绝的好时机。

  “我知道,你胸有大志,老爷在世时也说过,以后舒氏一门还要多多依仗泽梦山庄。”

  慕无尘一双丹凤眼微微一顿,手心紧了紧,刚要说什么,便听见一个阴骘的声音传来,戴着一丝玩味。

  “岳父当真这么说了?”云鹤大步走来,漆黑的眸子掠过慕无尘,“那还真是伤本宫的心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