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二十章 阴谋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97 2019-10-05 17:11:35

  舒夫人跪在床前,听见云鹤的声音时,身子猛然一震,几乎摇摇欲坠。

  云鹤却不以为意,大步上前道:“本宫一心记挂岳丈,还特意带了千大人来,却不想……听到这番肺腑之言。”

  “殿下误会了。”舒夫人缓过一口气来,抬眸看他,凄切道,“老爷忽然走了,老身一时糊涂,口不择言,还请殿下恕罪。”

  “是么。”云鹤瞧了她一眼,目光落在了舒敏身上,叹了一句,“真是可惜了。”

  舒夫人不知道他意欲何为,不再言语。

  慕无尘瞧见站在自己身边的千机,依旧一袭紫衣,想起往日种种,不由得蹙了蹙眉,却被千机正好瞧见。

  男子狐狸似的眸子微微一眯,似乎不计前嫌的样子:“好久不见,慕二公子。”尖细的声音在这样沉重的地方显得格外刺耳。

  慕无尘轻哼一声,听见千机压低了声音道:“那个小丫头还好么。”

  “……与你何干。”

  “在下与她可是有约的,二公子可不能让人跑了哦。”

  “不劳你操心,千机大人还是做好本分的事情才是,别学了你主子。”慕无尘毫不留情的揶揄,心情很是不好。

  千机笑笑,不以为意:“本来我是随殿下来瞧瞧大人的病情的,怎么会忽然急转直下,只是可惜了,还是来晚了。”

  “你这么好心?”

  “在下怎么说也是殿前御医,听皇命的。”

  “……”他的意思是,云鹤已经是正统了?

  呸!阴险狡诈的东西。

  千机瞧他生气了,才心满意足的转身往里走:“舒夫人,下官是奉陛下命令来瞧舒大人的,如今……”语气微微一沉,“虽然是来晚了,但是在下还是要瞧一瞧老大人的尸身,好回去复命。”

  不知道是不是“尸身”二字刺痛了舒夫人,只见她身体剧烈的摇晃了一下才缓缓站起身,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在床上,两个相伴走过了大半生的人,一时面面相觑。

  那情形,他们夫妻二人看着是那么的近,却已经是阴阳相隔了。

  慕无尘站在门口,始终没有走近,心情却是十分的沉重。瞧见千机一本正经的坐在床边,片刻似乎到抽了一口凉气。

  慕无尘听的真切,眉心不由得轻轻一蹙,上前两步以便看的真切。只见千机匆匆的从袖中取出一根针包,小心翼翼的在舒敏的喉咙还有腹部都扎了一针。片刻取出……

  慕无尘看见那两根银针的一瞬间,心思急转,可是还没等他有个什么结论出来,就听见千机略带讥讽的声音凉凉道:“怎么,方才要回去复命的几位大人,没有跟舒夫人说,舒大人是中毒而亡的么。”

  “……”舒夫人闻言犹如五雷轰顶,再也支持不住,一个踉跄便栽倒在地,生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不可能!”舒晓晚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一下就听见了,一时惊讶无比,“谁会下毒谋害我爹!”

  “这个……在下可就不知道了。”千机缓缓起身,事不关己道,“为求公允,小姐还是先把那几位大人先请回来,复验一遍才是。”

  云鹤沉吟了片刻冷冷道:“千大人说的对,舒大人是国之重臣,居然有人下毒谋害,简直居心叵测。”说着声音沉了又沉,隐隐地带着一股飓风席卷而来,“给本宫查,大人究竟中的什么毒,何人下的手,本宫绝不轻饶。”

  舒晓晚一时悲愤交加,抬眸去瞧母亲,终于听见舒夫人冷声说道:“快去请。”

  慕无尘始终站在原地,看着原本寂静下暗流翻滚的方寸之地又变得热闹了起来,之前走了的人又匆匆回来,因为千机的一个结论而人仰马翻。

  不知过了多久,慕无尘陪着舒晓晚坐在院中,女子断断续续的哭了大半日,眼睛都哭肿了。

  慕无尘能劝的都劝了,可纵使他平日里舌灿如花,真到了见真章的时候却并无什么用处,索性寻了借口写了一封信给云墨,粗略的说了下经过。可是谁曾想,当他回来的时候,却见云鹤一袭深蓝海浪袍站在夕阳之下,对着他阴恻恻道:

  “给本宫拿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