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哥的信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13 2019-10-13 08:20:00

  冬日起北风,阿音所在的商船一路往南,正好是顺风,大半日便行出去好远,远到阿音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日会离开那个舒适温暖的富阳,来到这么远的地方。

  少女撑着下巴,坐在船舱里,透过房间里小小的窗口看着外面暮色四合下沿岸的风景,之前的小雪下了许久,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倒是看出什么。

  “约莫夜里还要下雪。”阿音嘟囔了一句。

  慕六去找那个在她饭里下蒙汗药的人,下午的时候来报说是怎么也找不到一个绿衣服的小丫头,至于船上的其他女客,除了阿音之外,另一人在船离港的时候下船了。

  所以,有的人不知为何,害她害了一半便跑了?

  阿音无奈的摇摇头,不去管那人要做什么,如无意外的话,她预备天亮前就随小船就近上岸,这样雪后便没人找得到她。至于终究要去哪里……阿音想了很久,还是想去一趟南疆。

  阿音收回目光,映着烛火看着放在面前的小包袱,里面是慕远征偷来的檀木匣子。

  就算是无关自己的身世,当初听梁清描述南疆的风土人情,阿音心里是真心向往的。

  她想去看看,哪怕只是看看。

  阿音伸手打开小包袱,露出里面的陈旧的檀木匣子,这匣子有机关,是她祖父秦贺亲自做的,要是不按照方法打开,里面的火药会瞬间点燃,东西会化为灰烬。

  少小女纤细的指尖轻轻地的摩挲了一会儿,就知道云墨他们拿到这么久了,还是没能打开。

  阿音浅浅一笑,准备将包袱系好,却发现匣子下面露出一封信的一角,微微一愣:“这是什么……”

  烛火下,少女抽出压在匣子下面的一封信,信封上只有一个字:盛。

  “慕盛写的?”阿音眉心微微一动,抽出里面的信纸,缓缓展开,不知为何,心跳有些失控,好像这里藏了什么不能言说的秘密。

  她隐隐约约猜到一点,却害怕是真的。

  “婴婴亲启:冒昧唤汝小字,只此一次,见谅。”

  阿音看了开头,便想把信扔了,走都走了,还说这些做什么。可是下一句却牢牢地抓住了她的目光……

  “吾闻其身世,连夜飞书南疆,终探得一二。当年朝廷多疑狡诈,害其祖上,吾慕氏一族恐也难辞其咎……如今无颜挽留,妄共度此生。愿婴婴此后忘却前尘恩怨……”

  短短几句,阿音匆匆看完,之后慕远征话唠似的悉心叮嘱她一点儿也没看进去,目光在“朝廷多疑狡诈,害其祖上,吾慕氏一族恐也难辞其咎……”上,怎么也挪不开。

  不知为何,脑海里忽然想起当日祈寺结拜,云墨那句——妹妹当真无仇么。一股冷风无孔不入的卷进了阿音的心房,冻了她一个手足无措。

  父亲说:你祖父不想提当年的那些恩恩怨怨,所以爹也不知道其中究竟。

  父亲说:爹不想回南疆,我们离开太久了,回去了族人也不会认的。

  父亲说:京都虽然繁华,但哪里有这里自由自在的好。

  就是那个什么都说不清楚的父亲,临终却那样坚定的握着她的手,一字一句道:“阿音,答应爹此生不问朝堂,不入南疆。这木匣子你千万收好,不能交给任何人,尤其是姓云的,和姓慕的。”

  阿音那时还不满十三岁,小小的身子伏在父亲的床边,眼睁睁的看着他形容枯槁,渐渐没了气息。

  她身边唯一的亲人,也终于离开了她。

  心底,一片冰凉。

  忽然一个激灵,阿音猛然起身,朦胧间看着桌上依旧跳动的烛火,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居然睡着了,许久没有哭过的她居然被一个恍惚的梦弄哭了。

  阿音抬手胡乱的摸了摸脸上的泪水,发现自己手里还攥着慕远征写的那封信。

  少女明亮的眸子,微微一紧,忽然起身道:“六子,备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