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五十章 公子念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199 2019-10-15 11:25:00

  午时不到的时候,孙炎一匹骏马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到了,阿音在一群“乌合之众”的努力下,终于是撑着一口气,没有过去见父母。

  而慕无尘没有想到的,是云墨居然也跟了过来,一脸寒霜。

  “朝玉,你身子不好,怎么也……”

  “无碍,她怎么样了。”白衣公子来不及退去披风,裹着一股寒气便到了床前,一眼瞧见阿音的模样,心头一紧,差点儿没站稳。

  慕无尘扶了他一把,沉声道:“你安心,不会有事的。”劝着别人,也劝着自己。

  “那个贱人呢。”云墨怒火攻心,一手紧紧地按着慕无尘的胳膊。

  慕无尘信写的急,只说阿音因为荆瑶落水受伤,命悬一线,并未细说。此刻云墨问起,他才娓娓道来,最终就是那句——已经淹死了。

  “尸首呢。”云墨不打算善罢甘休。

  “我已经命人送回荆家了,跟那些杀手一起。”慕无尘扶着他慢慢坐下,“你放心,这件事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云墨闻言,一双温润的眸子沉沉的落在阿音的脸上,没有再说什么。

  孙炎此刻已经给阿音把了脉,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一屋子的人一时大气也不敢出了。

  孙炎小心翼翼的取下阿音手上缠着的纱布,面色又是一凝。

  “这金疮药是哪位大夫的药方。”

  一屋子七八个大夫,一个老者赶紧出首道:“是老夫的。”

  “方子我瞧瞧。”孙炎仔细的检查着阿音的伤口,用清水细细的擦去周围的药膏,头也没抬的伸手道。

  老大夫赶紧将药方递过去,补充道:“这姑娘伤口太深,又泡了河水,我给她放了两次脓了,怕废了手,不敢多放。可是不见好,药也未敢用的凶猛。”

  “是不大好。”孙炎看了一眼药方,“她烧了多久了。”

  “从昨日酉时一刻,一直到现在。”慕无尘抢先道。

  孙炎摇摇头,然后抬眸看着一旁一脸心惊胆战的两人,温和道:“我尽量保住她这只手,如果明日黎明前还不退烧,只能……砍了。”

  “不行!”云墨霍然起身,一个趔趄差点儿又摔倒,“孙先生,她还小,如果残了,怎么……怎么受得了。”

  慕无尘一时抿唇不语,握紧的手心已然沁出血来。

  孙炎摇摇头:“公子,保命要紧,其他的老夫尽力。”说着转身道,“我先开个方子,熬了药凉着,我要给她放血,你们去找一支千年人参来,吊着她不要失血过多死了。”

  “……”

  “这伤口要泡着药,不能裹着,好再是冬日里,好些。”孙炎自顾自的说着,片刻就写好了两张药方,递给了身旁的童儿。

  老大夫见状连忙转身道:“随我来,我给你抓药。”

  童儿应了,随着老大夫出去了。

  孙炎挥挥手:“众位都散了吧。”

  一群大夫还没来得及品出孙炎的身份,便被一脸寒霜的川北和川南请出去了。

  偌大的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云墨坐在慕无尘身侧,看一眼阿音手上的伤口都觉得心惊,阴鸷的声音寒霜沉沉:“我要将那贱人碎尸万段。”

  慕无尘抬手轻轻的按住他的肩膀,恍惚道:“眼下,我只愿她早日醒来。”

  两人说话间,孙炎已经取了一把小刀在火上烤了,然后毫不犹豫的给阿音放了血。

  暗色的血沿着阿音已经红肿的指尖滴落,触目惊心。

  云墨忽然想起阿音总是围着他叫“哥哥”的模样,眉眼如画,神采飞扬……一时,仿佛他的心也跟着满目疮痍,遍体鳞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