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五十一章 荆家庄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16 2019-10-16 08:05:00

  今冬的第一场雪,断断续续的下了四五日,如今晴空暖阳,将乡间小路的雪晒化了些,又复被冻上,路滑难行。原本不过一日的路程,慕远征堪堪走了将近两日。

  隔日下午日薄西山了才到了荆家庄。

  荆家原本是这庄子里的大地主,放眼看去,几乎所有的良田都是他家的。后来娶了慕远征的姑母,便也做起了生意,起先将农产品往北方卖赚了不少,可是后来又想起来倒腾古玩字画,又亏了不少。

  这两年荆夫人身体不好,无暇顾及生意,便一直住在这荆家老家的庄子里养病,身边带着荆瑶还有那个庶子。

  慕远征算了算日子,荆瑶的尸体运回来怎么还要两天日程,他在路上耽搁的时间不算什么,只是这说辞却不见得圆满,毕竟是血亲。真要撕破脸灭人满门么……自然不能。

  慕大公子看见前面不远处便到了,于是翻身下马,牵着马儿慢慢走着,倒像是来巡视庄田产业的。

  他心里清楚的很,就算无尘碍于父母不再追究,可是云墨启是好相与的。他再不济也是大楚的大皇子,唯一的嫡出皇子,铁了心要灭一个荆家,简直易如反掌。

  慕远征的靴子踩在冰冷坚硬的泥土上,偶尔发出细碎的声响,伴着耳畔柔软的微风,格外宁静。田间偶尔被风扬起的细碎的雪花,映在这夕阳下,美的宛若梦境。

  男子微微驻足,抬眸远眺,看见夕阳下被风扬起的雪花,忽而想起那日廊下,少女微微俯身含笑,说与他的名字——雪音。

  不禁莞尔,此情此景真当带着她出来走一走。

  她一定会很开心。

  思及此,慕远征那双含笑的桃花目微微沉了沉,握着缰绳的手心一紧,回首看着荆家的大门,想到阿音此刻生死难料……终究,意难平。

  “大公子?”守门的小厮正看着夕阳西下,有些打瞌睡呢,一眼便瞧见了牵着马儿走过来的慕远征,定睛一看,连忙喊道:“真的是大公子!”

  “大公子来了!”那小厮冲着门里喊了一句,然后便小跑了过来,接过了慕远征手里的缰绳:“小的来吧。”

  慕远征微微颔首,收回手拢在袖中,想找回一点儿暖意。下一刻便瞧着荆家的大门敞开了,鱼贯出来一群奴仆。

  荆家即便是不如往昔,可是姑母骄奢惯了,哪怕养病也是前呼后拥的。

  慕远征定了定心神,准备速战速决,他还是想去青窑镇,看看阿音。

  “盛儿,真的是盛儿来了。”荆夫人比慕年大两岁,可是瞧着却是要大上十岁,瘦小的骨架子撑着一件栗色绣金线团花的夹袄,滚边的毛峰丰盈光滑,也衬不出她有多富贵。

  “这天寒地冻的,你怎么一个人来了。”荆夫人冲出一群仆从,一下便握住了慕远征的手。

  慕远征浅浅一笑,随着她往里走,礼貌道:“姑母身子一直不好,侄儿应该早来探望的。”

  “你有心了,姑母不碍事的。”荆夫人一直想要将荆瑶嫁给慕远征,无奈还是高攀不起,那头慕夫人悄悄递话来,相中一位贵人,无奈荆瑶使性子得罪了人家,才被打压了要送去徽州成亲。

  好在徽州李氏一族家底丰厚,嫡子还未娶妻进门,更是无所出。她便盼着女儿进门后先生下长子,也好有所依靠。

  可是那丫头,前几日居然跑了,找了这些日子也没找到。

  荆夫人顶着冬风,小心翼翼的将慕远征迎进门,心里却有些犯怵,害怕这大冬日的慕盛忽然来此,是因为女儿逃婚一事慕家已经知道了。

安吉拉丁

丁丁:各位客官追文的时间好早,丁丁大清早收到红豆,心情美美一整天呢,爱你们,么哒~~周五开始有加更,记得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