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从今以后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80 2019-10-16 11:30:00

  青窑镇,医馆。

  阿音转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窗前的烛台被夜风撩的摇摇晃晃,恍惚间映出屋子里昏昏欲睡的几个人影。

  我没死?

  阿音睁了睁干涩的眸子,沉沉的脑袋勉强回想起之前的光景,慕无尘救了她,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这里还是青窑镇?

  阿音想动一动,却发现浑身僵硬,乏力的很,手臂微微挪了一下,便觉得沉沉的,下一刻伏在床边的人便惊醒了。

  “阿音。”少年公子焦急的声音打断了宁静的夜晚,抬眸间满是疲惫,无助。

  阿音侧首看清那晃动的人影,心中狠狠一沉,不敢确定的喊了一声:“哥哥?”他怎么在这里。

  “是我。”云墨这才从梦魇中回过神来,一时欣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喝水么?对了,还有药……我去叫大夫来。”

  阿音一时无言的看着他,心中纷繁复杂,鼻子一酸,眼泪都要出来了。从来都是她对云墨点头哈腰,无微不至,哪里见过云墨给她端茶递水。

  这不是折她的寿么。

  阿音见他要起身,连忙摇摇头:“哥哥身子弱,怎么在这里。”声音有些沙哑。

  “……”云墨瞧着她,沉默不语。

  阿音以为他又生气了,毕竟这次她逃跑,不但未遂,还连累了慕远征。云墨聪明如此,一定也想到了慕远征答应帮着她逃跑,一定是知道什么了。

  她泄密了,为了离开他们。

  “哥哥……哥哥去休息吧,我不碍事。”阿音心思匆匆的转了一圈,才艰难的开口。想起那次在竹林,云墨只是怀疑她要逃跑就那么生气,这次……可是抓了现行啊。

  “怎么能说不碍事。”云墨声音有些干涩,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烫的,之前的欣喜一扫而空,“都是我不好,害你如此。”

  “……”阿音只觉得自己昏昏沉沉的小脑瓜一时不太够用,不明所以的看着云墨,明明是自己跑了,撇下他们,怎么他忽然跟自己道歉了。

  这……这不对啊。

  “我不该冷落你,叫你伤心了。”少年公子忽然柔声道,带着一丝歉疚,一丝叫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阿音隔着朦胧的烛火,看着他落寞的神色,心里不大舒服。想想之前云墨忽然冷落了她月余,她是有些难过的,但是想想自己既然已经打算离开了,便觉得这样也好。

  如今,骄傲尊贵如他,居然深夜还守在自己床畔,眼下竟然还纡尊降贵的跟自己道歉……她胸口里的那颗小心脏忽而痛的有些厉害,厉害的叫她无措。

  眼泪终于不争气的落了下来,是委屈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太丢人了,她怎么可以在云墨面前落泪呢,那是她唯一的倔强和自尊了呀。

  云墨没想到她竟敢哭了,只一滴都能灼伤他的心,何况那如珠玉般的一串。少年一时也无措了起来,一只手伸在半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阿音赶紧用袖子胡乱的低头擦了擦,哑声道:“不用,哥哥,真的不用。”他的哥哥不应该给任何人低头,哪怕是她。

  “……”云墨一时难过的看着她。

  “是我不好,不辞而别。”阿音看着他,暗自下定了决心。

  有的事情既然逃不掉,那便迎上去,看看这老天究竟要做什么,看看那晦暗的过去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吧。

  白衣少年那双墨色的眸子映着朦胧的烛火,瞧着她,眼中的情绪翻覆,终究还是抬手,细细的拭去她眼角的泪痕,柔声道:“是我不好,居然让你受伤了。”她还在发烧。

  “不是哥哥……是我自己不应该跑。”阿音感觉到他指尖微凉轻柔,有些不自在的撇开脸,目光正落在她受伤的爪子上,不知为何,她竟完全感觉不到疼痛,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还有一只手。

  一颗心沉了沉,终究只是道:“哥哥放心,我随你去京都,以后不会乱跑了。”

  少年的指尖微微一顿,垂眸看着她烛光下柔和的容颜:从今以后么?还是因为发烧,胡乱的哄哄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