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口是心非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71 2019-10-17 08:20:00

  夜里,起了北风,将白日里有些融化了冰雪动了个结实。

  阿音一整夜昏昏沉沉的,不过醒着就能将汤药喝了,慕无尘和云墨都一夜未眠的守着,总算熬到了黎明,她的烧退了。

  孙炎坐在床边仔细的将阿音的伤口包上,舒了一口气:“姑娘这次确实凶险。”

  阿音白着小脸,有些歉意的看着他,听见慕无尘问道:“那这手……”他没敢说下去,怕吓着阿音。

  孙炎摇摇头:“命是保住了,这手……且再看看。”

  “孙先生。”云墨欲言又止,“多谢了。”

  孙炎浅浅一笑,依旧是那温和如春风的做派,起身道:“公子也是个病人,还是速速去休息才是。”

  云墨微微颔首,目送他离开。

  “你感觉怎么样,饿不饿。”慕无尘见缝插针的坐在床边,一脸关切,“我叫人去给买些吃的。”

  阿音两三日没怎么吃东西,自然是饿的,点了点头:“好。”

  慕无尘一喜,连忙起身道:“川南,快去买些吃的,要最好的。”

  守在门外的川南连忙应了一声。

  “朝玉,你也吃些再去睡吧。”

  “你呢。”云墨看着他,一双墨色的眸子里情绪不明。

  “我没事,我守着她。”

  “你也几日没合眼了。”

  慕无尘无所谓的笑笑:“昨夜不是睡了一会么,你身子弱,这天寒地冻的要是病了,可不是要了我的命么。”

  此话说的真切,云墨不由得一笑,嗔道:“胡言乱语。”

  阿音躺在床上,见他们“如胶似漆”的模样,不由得红了脸,微微撇过脸去,嘟囔道:“你们注意点,我还活着呢。”

  “……”

  “……”慕无尘回首朝着她明媚一笑,映着窗外冉冉升起的晨光,温暖无双。

  阿音愣了一下,小脸更红了,连忙垂下眼帘,却无端端想起了慕远征的那封信:慕家当年真的害了我祖父么。

  这两人对于当年的事情,又知道多少呢。

  别的不说,或许云墨知道的更多些。

  思及此,阿音一时收敛的笑意,忽然说道:“这次的事情是我诓骗了慕大哥帮我的,你们不要怪他。”

  慕远征……云墨的笑容不由得一凝。

  慕无尘本来就有很多话要问她,可是她眼下刚刚脱险,他便把那些话压了又压,只是逗她:“我大哥帮了你?我们都不知道。”

  “……”阿音一愣,随即对上他狡黠的眸子,便知道他诓她:“你不知道,会从水路追来?”

  “胡乱猜的。”

  “……那便当我没说,是你自己猜的吧。”阿音蒙着头不理他,“反正你也不敢拿你大哥怎么样。”

  “……”这丫头。

  川南很快买了早点回来,有粥,有包子,有豆浆还有油条什么的,很多。仿佛要将阿音几日没吃的都一次补回来。

  慕无尘小心翼翼的扶着阿音坐起身,一旁的云墨学着阿音从前的样子,那枕头给她靠着。

  少女心中一动,抬眸看他,展颜一笑:“还是哥哥好。”

  云墨抬手拂去她额前的碎发,没有说话。

  听见慕无尘一边端了粥碗一边抱怨道:“我不好么?”

  阿音白了他一眼,口是心非道:“不好。”

  谁料,慕无尘忽然转身,将手里的粥碗搁在了她旁边:“朝玉好,就连我大哥也是好的,偏偏就我不好么?”

  “……”阿音抬眸瞧他,不知道他又抽的什么风,好赖话都听不懂么,“做什么又提你大哥。”关他什么事。

  慕无尘看着她,有的话几乎脱口而出,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只是将怀里的东西放在了碗旁边:“他连当家的令牌都给你了,我怎么就不能提了。”

  骤然看见那金晃晃的令牌,阿音才想起来这一茬,一时没有注意云墨看到那金牌时的表情。

  慕远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