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五十五章 非礼勿视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39 2019-10-17 09:25:00

  今冬第一场雪渐渐融化的时候,阿音拖着一身病痛随着慕无尘他们回到了泽梦山庄,一路上积雪融化,显得这冬天更加的冷了。

  这才想起,不知不觉,已经是腊月了。

  阿音躺在铺的软软的马车里,拥着火盆,揣着汤婆子,要不是还挂着一只半残不残的左手,也算是十分惬意了。

  云墨坐在一旁,微微磕着眼帘,似乎是睡着了,随着马车摇摇晃晃的,阿音默默的瞧着,真想把软榻让给他睡会儿。结果一旁的慕无尘便抬手轻轻的将云墨晃悠悠的脑袋按在了自己肩头。

  阿音:“……”非礼勿视。

  云墨靠在慕无尘的肩上,眼帘动了动,听见慕无尘将手里的汤婆子塞进他怀里,波澜不惊道:“靠一会儿。”

  白衣公子便闭了眼睛,将手里的汤婆子往怀里揣了揣。

  阿音瞥开眼不去看他们俩,慕无尘的目光却落在了她脸上,忽而问道:“这次回去,还跑么。”

  阿音眉心不悦的蹙了蹙,不吱声,假装没听见。

  “这回吃了大亏,总要学乖了。”慕无尘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着,“在我身边待着多好,跑出去受了这些罪。”说着看了看阿音放在外面的左手,目光沉了沉。

  云墨静静的听着,依旧安静的“睡着”。

  阿音咬了咬后槽牙,终于还是说道:“慕二公子这会儿想起来兴师问罪了,我跑是跑了,谁让你追了。”

  慕无尘听她伶牙俐齿的,心情忽然就好了:“你再跑,我还追。”

  “狗拿耗子。”

  “我是狗,你是什么。”慕无尘轻轻一笑,一双凤眼瞧着她气鼓鼓的侧脸,越发明媚。

  阿音觉得自己是有伤在身,所以发挥不正常,索性回眸瞪了他一眼:“慕二公子放心,我以后再也不跑了,以后即便是刀山火海,刀枪箭雨,我也留在你身边,寸步不离。所以,二公子大可省省力气了。”

  慕无尘瞧着她苍白的有些透明的小脸,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深深地瞧着自己。这句话听着就是揶揄他的气话,可是这心里却还是抑制不住的乱跳了起来。

  少年公子还是落了下风,瞥开了脸:好没出息。

  云墨听得真切,无论是阿音的话,还是慕贞的心跳。

  哪一边,都叫他,无措。

  慕无尘一行人抵达泽梦山庄的时候,慕远征已经领着人等在了门口。冬日午后阳光这样,青年公子披着灰色的狐裘站在廊下,看着马车渐渐近了,慕六一扬马鞭,快步往他跟前跑来。

  “大公子。”

  慕远征微微颔首,走下了台阶:“小姐呢。”

  “在呢。”慕六回了一句,随即便下马请罪,“小的该死。”

  慕远征抬手将他扶起来,说了句:“不怪你,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也是赶巧了。好在无尘追了去,不然……”他不敢想了。

  如今,荆瑶的尸首早已经送回了荆家,姑母虽然有心理准备,见了女儿尸骨已寒,却还是支持不住,病倒了。

  思虑间,川北川南已经驾着马车缓缓停了下来,慕无尘率先跳了帘子,瞧见慕远征,便是皮笑肉笑的:“这大冷天的,大哥怎么亲自出来了。”

  慕远征对付他那张嘴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笑道:“自然是等你们。”

  “大哥恐怕记性不好,这人是你放走的,还等来做什么。”

  “你与我秋后算账可算不着,你不顾血亲颜面将事情做绝,自是有人要跟你秋后算账的。”

  闻言,慕无尘愣了愣,一时有点儿犯怵,这一进门,恐怕母亲第一个寻上门。

  “阿音伤势未愈,还是先回屋再说吧。”云墨钻了出来,一双墨色的眸子静静的看着慕远征,不打算在门口多言。

  慕远征微微颔首,走了过去,抬脚便跨进了马车,不管身边两人看着自己,一掀帘子便瞧见了已经起身的阿音。

  短短几日,恍如隔世。

  阿音瞧见他,明媚的眸子浅浅一笑:“慕大公子,又见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