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五十六章 云遮月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00 2019-10-17 11:25:00

  阿音这次跑,跑的是隐秘洒脱,回来却闹得沸沸扬扬。

  慕夫人得了消息,匆匆的就来了琴岳楼,只瞧了一眼那受伤的手,便落下了几滴美人泪,哭的两个儿子心肝乱颤,好一顿告罪安慰。

  之后,补品礼物,流水似的往琴岳楼送,饶是阿音贪财如斯,也不免觉得太过了。

  可慕无尘却笑得摇头摆尾,帮着阿音全数收下,反正是从那屋搬到这屋,没什么区别。

  阿音有伤在身,不便与他据理力争,只是回来后发现,丝雀不见了,问了慕无尘两回他都搪塞了过去,一会儿这儿一会儿那儿的,最终还是云墨给了句痛快话。

  “因为你失踪,她被慕夫人罚去洒扫庭院了。”彼时白衣公子自己才喝了药,又看着一旁的火炉,上面煨着阿音的药。

  “……”阿音一时觉得无比内疚,她不明白,跑的是她自己,干丝雀什么事。

  云墨瞧着她黯然的样子仿佛什么都知道:“她本来就是无尘派来看着你的,你在她眼皮子底下跑了,自然是她的过失。”

  阿音看了他一眼,嘟囔道:“哥哥帮我去把人要回来吧。”

  “过两日吧。”云墨说着目光从手里的书上挪开,看着她道,“你先睡一会儿,药好了我叫你。”

  阿音闻言便知道谈不出什么来了,只能应了一声,然后默默的躺好,想着回头自己去跟慕夫人求个情,这寒冬腊月的洒扫庭院,怎么受得了。

  云墨如今知道,阿音看上去乖巧,却是个十分有主意的,之前跟无尘回富阳,说跑就跑,连环计使的一套一套的。这回竟然能诓了慕盛帮她,走的决绝漂亮,毫不拖泥带水。

  要不是碰上荆瑶,恐怕就真的找不回了。

  想起荆瑶,云墨眉心不由得轻蹙,回来也有好几日了,荆家那边居然没有一点动静,是为何。

  正有些出神呢,便看见杜柳悄悄地站在了门口,眉心微微一动,看了一眼床上的阿音已经睡着了,这才轻轻的放下了手里的书。

  杜柳见状,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扶着云墨起身,伸手捞了一件狐裘给他披上,这才跟着他出了屋子。

  回眸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影,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了那日云墨慌张的神情:唉……

  慕远征一袭青灰色的长袍,披着漆黑的狐裘站在廊下,看见云墨出来,微微颔首,十分客气道:“如今大殿真的是很寸步不离啊。”

  “舍妹顽劣,这次拖累慕大哥了。”

  慕远征浑不在意的摇摇头,看了一眼阿音关着的窗棂:“她睡了?”

  “刚睡着。”

  “既然如此,我有空再来吧。”慕远征说着,微微颔首就要离开。却听见云墨蓦然说道:“我是不会将她嫁给你的。”

  “……”青衣公子抬眸看他,一双桃花眼里似乎总是含着那一丝笑意,笃定而随性,“我还以为,嫁给我,是你最好的选择。”

  一句诛心。

  云墨墨色的眸子在冬日的阳光下微微一眯,带着一丝不悦:“阿音不肯,我总不好逼迫。”

  “是她不肯,还是你不肯呢。”慕远征没有等他回答,自顾自的说道,“大殿下玲珑心思,能看出我对阿音有意,也能看出旁人的心思,那么,你自己呢。”

  “什么意思。”云墨一时警惕的看着他。

  慕远征瞧了他一瞬,转身笑道:“也不知大殿是看不清自己呢,还是不敢看清自己呢。”说着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云墨站在廊下,看着那背影,忽然问道:“阿柳,我对她究竟是何意呢。”

  杜柳愣了一下,再三斟酌的回了一句:“公子太过在意小姐了。”

  “是么。”云墨回首看着阿音的房间,转身自然而然的说了一句:“她值得我在意。”

  “……”

  “药应该好了,你去把她的糖果找出来。”

  “是。”

安吉拉丁

丁丁:QQ新群811834447(验证:安吉拉丁,或者权谋),丁丁今天新建了一个《权谋》的粉丝群,各位可以尽情的留言~~丁丁每日都会去看的。   对了明日四更呢,开不开心~~爱你们,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