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六十二章 祸不单行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13 2019-10-19 09:40:00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一回,阿音是真真切切的领教到了。

  北屋里哭红眼的人,还未缓过来,南屋里的便一病不起了。

  云墨倒下没几日,各地府衙便真的下来文书,昭告天下,皇帝那空悬了十余年的后位,终于有主儿了,毫无意外,正是受宠多年的太子母妃,吕贵妃。这太子非嫡非长的出身也终于有了出处,以后便是名正言顺的嫡出皇子了。

  怎么说呢,续弦也是弦,继后也是后。

  如今走在大街上一派喜气洋洋,但凡是个姓吕的身价都跟着水涨船高。跟琴岳楼里死气沉沉的气氛,简直是天壤之别。

  泽梦山庄,琴岳楼。

  没几日便是除夕了,慕远征该忙的都忙的差不多了,好容易有时间跑来看一眼,却不想这里愁云惨雾的,不由得低声说了一句:

  “不晓得的,还以为国丧了……”

  阿音耳朵尖,听了个正着,抬眸看了他一眼,面不改色道:“大公子好。”

  慕远征抬手退了狐裘递给一旁的丝雀,笑得格外温和:“你这样客气做什么。”

  “哥哥说了,礼数不能废。”

  慕远征瞧着她,皮笑肉不笑:“你何时这么听你哥哥的话了。”

  “苍天可鉴,我一直很听的。”只是不照做罢了。

  阿音思及此,抬眸看了一眼对门,那屋里点着两个火盆,还熏着药,所以半敞着走走味儿,以至于她这屋里也是清苦难散。

  “我方才在门口看了一眼,云墨昏睡着,无尘守着。”慕远征自顾自的坐在她对面,看了一眼她搁在桌边的手,垂眸给自己到了一杯茶:“你如今不方便了,也不去他屋里守着了。”

  “方便是真的不方便,不过孙先生说我的伤不适宜待在那么暖和的房间里,所以我清晨给他们送了些吃的,就回来了。”阿音一手写着字,慕远征瞧了一眼,是首小令。

  “还有三日便是除夕了,你们这儿都是病患,还没布置,下午我叫慕六带人过来,先把院子布置出来,屋里的摆设年货明日再送来。”慕远征抿了一口茶,“还有你年节的新衣首饰,母亲一早命人做了几套送来我瞧过了,喜庆是喜庆,但……甚是花哨。”

  阿音闻言,莞尔一笑:“你连自己母亲也损,真不怕天打雷劈么。”

  “冬日里自然不怕雷劈。”慕远征瞧她笑了,便换了个较为舒适的姿势,继续道,“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有空可以随我去铺子瞧瞧,挑两件不错的成衣。”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我的新衣要送去你院子里给你过目呢。”阿音抱怨了一句,将手里刚写好的一张放到一边去,用自己那只包的严实的爪子轻轻的压着。

  “恐怕是母亲想让我亲手拿给你,好献一献殷勤。”

  “……”如今这厮说话都这么直白的么。

  “可惜了,我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手。”

  阿音瞧他那双桃花眼笑得迷人,赶紧地了头,冷不丁道:“如今皇上要立后,外面恐怕热闹的很吧。”

  “比先前立太子还要热闹。”

  “我哥哥……”阿音想了想,还是问道,“我哥哥是嫡长子,是不是因为他的身体不好,才没有立成太子。”

  慕远征摇了摇头,缓缓道:“其实,云墨从前也是太子,只是那时他还小。”

  “皇上废了哥哥?”阿音一直不清楚朝中事情,云墨和慕无尘则是能避就避,从来不主动与她说这些。

  慕远征点点头:“那年冬天,皇上一下连得三子,大皇子便是云墨,二皇子是个六品贵人,不过次年夏天就夭折了,三皇子便是云鹤,腊月二十八夜里生的,听说那晚月亮又大又圆,比十五还要明亮,所以,三皇子字明月。”

  阿音吃惊的看着慕远征,恍惚间想起云墨似乎对“明月”两字个尤其敏感,现在才知道,原来正是他不对付的兄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