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太子云墨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33 2019-10-19 13:10:00

  慕远征抬眸看她,幽幽道:“自缢而亡,至于为何自缢,旁人就不所得知了。”

  果然啊……阿音长长的叹出一口气,眉心也不由得拧成了一股,“吕贵妃盛宠得子,却不想皇后在她后面诊出有孕,却比自己肚子里的大出两个月,想想总是不如意的吧。”

  “或许吧,再加上大皇子满月便册封了太子,一朝定了乾坤,吕贵妃恐怕始料未及吧。”

  阿音这才知道,原来云墨从前也是太子。

  “那为什么……是因为身体不好么?”

  慕远征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喝茶,那手将她压在手下的那首小词抽了出来。

  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有什么在慕远征的心里轻轻动了下,听见少女缓缓道:“哥哥总不会真的是天生体弱吧。”

  “自然不是!”还没等慕远征说话,便听见慕无尘大步走来道,语气里带着不可掩饰愤怒。

  阿音瞧着他气得不轻,想来也是因为云墨这次病的不轻,他是真的动了肝火了。

  “哥哥屋里火气旺,二公子要不要先喝杯茶去去火。”阿音说着便将慕远征刚倒好的茶递给了他。

  慕远征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的径自新拿了一旁的杯子。慕无尘想也没想的仰头一口闷了,随即忽然发作:“你现在与我大哥倒是不分彼此了。”

  阿音瞧了他一眼,心道:心火烧死你算了,白眼儿狼。

  “当年云墨生病之前我就随父亲常住陵城了,不怎么去京都,你……”慕远征想了想,“你那时还小,又知道什么。”

  “我自是知道的。”慕无尘将手里的杯子一搁,抬手将自家哥哥往旁边挤了挤,一跷二郎腿,坐了下来。

  阿音瞧他那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样子,想让丝雀去拿凳子也不必开口了。

  “当年我随母亲进宫一回,初次遇见朝玉,他和我同岁,都是四五岁的娃娃,虽然话不多,可是鬼点子比我还多,捉弄那些太监嬷嬷的,一套一套的。”慕无尘说着露出一丝怒色,“他那样子健康的很,哪里是胎中不足,天生体弱的样子。”

  “后来呢,你都说哥哥是旧疾,难以根治。”

  “后来云墨六岁那年,傅皇后自缢死了,皇上只说是身子虚,一病不起,病死的,可是朝玉那么早慧,什么都知道,也什么都没说,在先皇后灵前跪了几日便生病了。”

  “跪了几日就这样了?”

  “自然不是,听说他病了,母亲急匆匆进宫去看,说了只是寻常风寒,几日便可好。”慕无尘那双丹凤眼里一时火花四射,“谁成想,他之竟然时常生病,一开始都以为是体虚,可怎么进补都不管用,母亲的方子也不管用,拖了一年多还是如此反复,他整个人都瘦了下来。母亲无法了,花了大力气,才找到云游四方的孙伯伯。”

  后来,孙炎进宫给云墨诊脉,一下就瞧出了不对劲。云墨像是中毒了,可是怎么查也查不出试不出是什么毒。云墨虽然失去了皇后的庇护,但是傅家还在,再怎么说他都是皇帝的嫡长子,满月周岁就被立了太子,是大楚的正统。

  就算帝后感情多么不和睦,云墨毕竟是亲生的,皇帝便留了孙炎在宫中照料他,没过多久就发现了端倪。

  那日用药,云墨已经被苦的不行了,便叫宫女端来一碗糖水,可是他一咳嗽不慎打翻了糖水,原本孙炎给他放血试毒的水碗一并打翻了,谁料却现出两条很小的虫子。

  “虫子?”阿音不禁捂嘴,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慕无尘很是好心的解释道:“是血里的。”

安吉拉丁

丁丁:明天继续四更~~丁丁简直就是劳模啊,快夸我,快夸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