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尘埃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59 2019-10-24 09:05:00

  荆家姑母……不对,是荆家休弃了的姑母,慕氏,被川北川南捆了个结实,跪在大雄宝殿外面,那些看热闹的贤达亲眷们站的老远,指指点点的,却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阿音伏在大雄宝殿的砖地上,瞧着手帕止不住血的样子,边用双手紧紧地捂着,心乱非常。

  “贱人,贱人,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我瑶儿花朵一般的年纪啊……竟然被你们害死……”

  “菩萨都瞧着呢……你会有报应的…………一定……呜呜呜……”

  慕无尘随手找了捆香的纸,塞住了她的嘴,瞧着她肝胆欲裂的瞪着自己,眉心蹙了蹙,有些嫌恶道:“叫你一声姑母,我都嫌脏了口。当初你是女儿逃婚,半途遇见阿音便雇了杀手一路追杀,我追在后头,亲眼瞧见她拿着匕首冲着阿音的胸前去的,是她自己不小心扑进了河里淹死了,能怪谁!”说着看了一眼端坐在那里的慈悲菩萨,“当着菩萨的面,也只能说她是自作孽不可活。”

  “呜呜……呜呜……”荆家弃妇挣扎了两下,便晕死过去了。

  慕无尘瞧了一眼,回眸看着手上的慕远征:“大哥,怎么办。”

  “派人护送她回娘家,小心看护,不要再出事了。”慕瞧着跪在自己面前阿音,叹了口气,“我才知道,你那次如此凶险。”

  “多亏了慕二……不然奈何桥上我也是要与荆瑶打一架的。”

  慕无尘听她如此说,一时心疼,转身让川北川南抬着荆瑶她娘出了大雄宝殿,回眸说了句:“我去备马车,咱们去医馆。”

  “嗯。”慕远征点了点头,瞧着慕无尘匆匆出去了。

  “她……”阿音捂着慕远征胳膊上的伤口,“她既然这么恨我……要害我,为什么现在才来。”

  “或许是真的疯了。”

  阿音瞧了他一瞬,摇了摇头:“要是真的疯了,怎么会一路跟着我们,蛰伏到现在才动手。”想想昨日在庙会推她的一定也是这位。

  “这我可不知道……”

  阿音瞧着他,认真道:“是你对不对,慕无尘一扬手就不管不顾的将荆瑶的尸首和那些贼人一并送去了荆家,荆夫人那性子怎么可能忍得了,定然是会一并爆发的。”说着一脸肯定道,“你去过荆家。”

  “……”慕远征含笑看着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无尘那没心没肺的小子,会围着她打转。

  这几日朝夕相处,他发现她明媚,活泼,贪财,好吃,嘴巴不饶人,却从来不出口伤人。善良,聪慧,温柔,细致,果决……天呐,原来天下竟然有这么多美好的词都能形容她。

  慕远征有些狼狈的坐在地上,看着跪在一旁坚定而焦心的阿音,忽然伸手拂去她散在额角的碎发,温柔一笑:“为什么,不是我。”

  阿音一愣:“你说什么?”

  慕远征收回手:“我也只是不想姑母因为无尘与父亲翻脸,便许诺了他家后十年所有农产品的销量。”

  果真是财大气粗。阿音见他要起身,便连忙扶住了他的胳膊:“可是荆老爷忽然休妻,她也确实是越想越气,这才一路跟来,找上了我。”

  “嗯,所以我不大同女人谈生意,反复无常。”

  “……”一竿子打翻所有女人,活该你娶不到媳妇。

  阿音扶着他往外走,听见慕远征凉凉道:“回头还要写封信去荆家,要不是他家忽然休妻,姑母也不至于如此。既然休了,以后他家与我家便再无瓜葛了。这单生意也就算了。”

  阿音垂眸想了想:算的真清,不管是人情,还是事故。

  大雄宝殿里,菩萨依旧慈眉善目的垂着眼帘,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