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八十一章 看不破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21 2019-10-24 11:35:00

  回去的路上,昨日一场小雨将来时的积雪全部融化了,阿音坐在马车里,小心翼翼的吊着她那只受伤的爪子,看了一眼坐在面前的绯衣公子。

  “二公子怎么不去骑马,这马车里多挤呀。”

  “这大冷天的还叫我骑马,真是黑心的丫头。”慕无尘眯了眯眼,瞧了瞧一旁慕远征,“是不是嫌着我碍事了。”

  阿音咬了咬后槽牙,听见慕远征瞌着眼皮,有些疲惫道:“我说碍事,你就乖乖出去了?”

  “……”慕无尘悄摸的的白了他一眼,“我就不出去,就在这儿膈应你们。”

  泼皮无懒。阿音心里骂了一句,抬手掀了帘子,放进一阵冷风,瞧着路程再有一个多时辰就该到陵城了,这雪化路干之后,就是好走些。

  “哥哥这几日好些了么。”

  “也就那样,大过年的窝在屋里,半步都不肯出院子,可是闷死我了。”慕无尘瞧着她的侧颜,“我原本想着你出来一趟心情能好些,这回全让人给搅和了,这要是让朝玉瞧见了,不利于养病啊。”

  “二公子放心好了,瞧不出来。”阿音说着,忽然回头看着他,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认真,“哥哥还是不想带上我么。”

  慕无尘一愣:“他有他的想法,不过你放心,有小爷在,绝不让你离开咱们半步。”

  “大公子是赚银子天下第一,我瞧着二公子是吹牛天下第一。”阿音笑得毫不留情,“你对哥哥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的,我瞧着到时候他说通你了还差不多。”

  “怎么说话呢。”慕无尘不满道,“说的我跟个小媳妇儿一样。”

  可不就是么。少女腹诽。

  “你放心,这回我占理。”慕无尘大手一挥,这话题就此尘埃落定。

  下午的时候,阿音他们趁着天光大亮便到了泽梦山庄,阿音一进门,就瞧见了云墨披着灰色的狐裘捧着汤婆子站在廊下,见她和慕无尘一道进来,弯了弯唇角:“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约莫你们还要玩两日的。”

  “别提了……”慕无尘一下就准备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阿音赶紧道:“这不是惦记哥哥的身体么,哪里好自己在外面游玩,乐不思蜀的。”说着便招了招手。

  云墨瞧她笑得开心,心中不由得微微一顿,随即瞧见丝雀拎着食盒到了他们跟前。

  “这是我一早叫川南去买的,是清水镇最好吃的糕点。”

  “是么。”阿音站在廊下,小小的模样甚是可爱,云墨心中有什么蠢蠢欲动,终究被他压了下去,只是温和一笑:“多谢妹妹惦记我。”

  “也不算惦记。”阿音一时笑得有些尴尬,垂着睫毛看了看自己又吊回去的爪子,“这不是闯祸了,怕哥哥生气么。”

  云墨莞尔一笑:“外面人多,你碰着伤口也可以料到,是我不好,没有叮嘱你小心。”

  “……”阿音闻言,不由得一愣,抬眸瞧他:今日这般好说话?

  “进屋洗把脸吧,外面冷,晚上一到用膳。”

  “哦……哦。”阿音回过神来,匆匆进了屋。

  慕无尘皮笑肉不笑的走过来,听见云墨冷不丁的就问了句:“出什么事了。”

  “没……没有啊,就她前两日逛庙会的时候,不慎摔倒,伤了手。”

  “你撒谎的技艺,还不如她呢。”

  “……”慕无尘摊了摊双手,“我就说你能瞧出来,是她不信。”

  云墨转身回屋,没有说话。听见慕无尘跟在身后道:“荆瑶那个被休了的娘,我那个姑母,不知怎的追到了清水镇去,刺杀了阿音,我大哥也为此受伤了。”

  云墨脚步微微一顿,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人呢。”

  慕无尘一惊,瞧了阿音房门一眼,压低了声音道:“你可手下留情,那姑母虽然不是嫡亲的,但是我爹当她是亲姐姐,要是有什么……我可是不孝。”

  云墨想了想,终究是一言不发的进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