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八十九章 流浪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40 2019-10-27 10:30:00

  锦州北,戴舍村。这里距离京都还有十来日的路程,算是近了。

  阿音穿着寻常人家衣服,一袭浅蓝,带着白色斗笠,看不清容貌,此刻正站在路边,瞧着眼前大片大片的耕田。她身后站着一黑一白两位尊神,将偶尔路过的村民隔得老远。

  丝雀去了路对面的一间茶舍买些吃食,阿音伸手悄悄的跳开白纱的一角,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将眼前的景色瞧得真切。耳边隐隐约约能听见丝雀跟那茶舍的老板娘要了一些饼子还有几碗肉汤。

  少女抬眸瞧着远处一大片一大片的新耕出来的水田,眼下正是春忙时节,有些动作快的人家,乘着天气好,水稻已经下田了,眼下正是午后,偶尔有几头水牛刚下田犁地。

  阿音浅浅一笑,抬眸往北走了这么久,一眼瞧着,还是跟在富阳的时候差不了多少。

  “哎呀,我的祖宗唉,你这耕一会儿就歇一会儿,人家几亩田地都犁好了,您老一亩田都费劲……”

  阿音闻言,抬眸瞧去,正是面前不远处一田里,一四五十岁的农夫正拿着一根不粗不细的树枝,跟自家的牛抱怨呢。

  少女不由得弯了弯眸子,听见不远处另一家的农夫高声笑道:“怎么,你家‘老爷’又要休息啦。”

  “可不是么,不知道什么毛病,耕一会儿就停一会儿,抽了也不走,我都懒得抽了。”那人哭笑不得。

  “恐怕你家这头是哪家富贵老爷投的胎,不愿意干活儿呢。”

  “就算是,我也伺候它好几年了,也该习惯了。”农夫哼哼了两声,扬了扬手里的树枝,“你不把这一片犁完,我午饭也不用吃了。”

  阿音含笑瞧着那头牛,一动不动的,似乎是睡着了。

  川南见她似乎看着什么出神,不由得问道:“小姐瞧什么呢。”

  “没什么啊,只是觉得这风光仿佛咱们还是在江南。”

  “大楚五百年富庶,自然处处好风光。”

  阿音闻言,不由得回首看他,笑了笑:“你这马屁拍的好,叫君上听见了,一定重赏。”

  川南被她眼中的笑意瞧得不好意思,赶紧撇过脸去:“小姐还不快将面纱放下吧。”

  阿音见状,笑得更开心了,正要说什么,却瞥见路对面抱着一簸箕饼子正要过来的丝雀,忽然被人一把扯住了裙摆。

  “哎呀!”小丫头显然吓了一跳。

  阿音眉心微微一沉,是个灰头土脸的乞丐。

  还没等阿音这边的几人动作呢,那开茶舍的农妇便麻溜的拿着笤帚跑了出来。

  “杀千刀的,你怎么讨饭讨到老娘门口来了。”

  那叫花子似乎不会说话,只是紧紧地攥着丝雀的裙摆,不愿松手。见状,那农妇便扬着手里的笤帚落了下来,嘴里骂骂咧咧的:“晦气死了,死哑巴还不快滚,扰了老娘的客人!滚滚!”

  那叫花子仿佛麻木了,只是一味的攥着丝雀,眼里瞧着那些饼子,嘴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似乎真是个哑巴。

  丝雀见那农妇打的确实狠了,拿了块饼子连忙道:“别打了,我给他一块就是了。”

  “这晦气的东西,不知道哪儿来的,在这儿好些日子了,您给了还不知道要粘着您要什么呢!”那农妇说着十分厌恶的踢了那叫花子一个踉跄。

  丝雀被他拽着,被这下一带也差点儿摔倒,好容易站稳,手里的饼子却落出去两块。

  那叫花子根本来不及爬起来,看见落在眼前的吃食便扑了过去,连着地上的尘土一通往嘴里拼命的塞,好似要一口将这些全部都吃了一般。

  阿音眼中的笑意不知何时全然不见了,此刻秀眉深蹙,心里不大滋味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