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九十章 一饭之恩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120 2019-10-27 11:35:00

  村舍大路的这边,蓝衣少女隔岸瞧着。明明是阳春四月的光景,她却瞧出了一身寒意。

  这些年江湖混迹,三教九流的人接触不少,富阳那样的地方,人情世故,阴暗晦涩她也明了。可是明明是这样明丽的风景里闯出这样一幕,却叫她生出些不平不愤的怜悯来。

  如果当初她就那样跑了,为了躲避云墨他们,不得不掩盖自己的一切,是不是终有一日,自己也会落到这样的光景呢……

  那么当年的,他们一家舍弃了一切,祖父祖母究竟是如何从南疆那么远的地方逃到富阳的?

  她忽而不敢想了。

  另一边,那农妇见那乞丐居然捡了饼子吃了,愈发的怒火中烧。

  “要死了,你还敢捡!我让你捡!让你捡!”那农妇打的更狠了。

  那叫花子依旧跪在地上,拼命的往嘴里塞吃的,一笤帚狠狠的打在他的背上,将嘴里的一口饼生生的给打了出来。终究身体不支,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我让你捡!”那农妇依旧不依不饶。

  阿音微怒的眸子微微一敛,略沉的声音几不可闻:“去。”

  闻言,不过顷刻间,一袭黑衣的川北便牢牢的握住了那农妇的手。

  那脏兮兮的叫花子,小小的一团缩在地上,神智似乎已经不大清楚了,一双被长发遮住的眼睛模糊的瞧着匆匆走来的人影:是个姑娘。

  阿音上前,瞧他不像晕过去了,便俯身问了一句:“你还好么。”

  叫花子蜷在地上,没有反应。

  “小姐,莫不是个聋子。”丝雀有点儿担心阿音,不由自主的靠了过来。

  阿音索性蹲了下来,听见那农妇“好心提醒”道:“这位小姐,这个叫花子是个哑巴,估计也听不见你说话,您别理他。”说着便把手腕从川北梳理挣脱了出来,一来厌恶的瞧着那叫花子,“他在外面村口徘徊了好些日子了,身上脏得很。”

  阿音却仿若未闻,伸手从丝雀怀里又拿了两块饼子递到那叫花子的跟前:“这些都给你。”

  那叫花子听见有吃的,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瞧着她,却依旧没有说话。

  阿音心说真是个哑巴,便赶紧吩咐道:“来人,将他扶起来。”

  可是这回,几人都有些迟疑了,听见丝雀说道:“小姐,他身上真的脏得很,不然咱们把吃的放在他跟前吧。”

  阿音闻言,抬眸瞧去,心中不知为何,不大是滋味。这些人,说到底毕竟是泽梦山庄里富养,自然是不愿伸手碰一碰的。

  见状,她便自己伸手一把拉住了那叫花子的胳膊,意外的很瘦:“能起来么。”

  那叫花子身子一僵,竟没有动。

  阿音一时拉不起她,听见一旁川北沉声道:“小人来吧。”说着便俯身将那叫花子拉了起来。

  “老板娘,你的肉汤呢,端一碗给他。”

  “这……这……”

  “他在这里吃,不会脏了你的地方。”

  那农妇见状,无奈一叹,只好转身去端了一碗肉汤来。阿音叫人端了马车上的脚凳给他坐下,瞧着他也不管肉汤有多烫,便低头吃了起来。

  阿音伸手将丝雀手的饼子拿了两块放在他手里,没有再说什么,便转身离开了:“大家也吃点,我们好赶路。”

  那叫花子抬头看了一眼阿音的背影,低头继续默默的吃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