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一百九十二章 雌兔眼迷离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06 2019-10-28 10:30:00

  过了戴舍村往官道上去,走了不过大半日便是一个小镇,名曰戴家镇。镇上南来北往,也甚是热闹。

  阿音为着一个叫花子,特意进了镇子,找了一家不算起眼的客栈落脚,打算在这里住一晚。

  房间里,阿音卸了钗环,听见丝雀不厌其烦的确认道:“小姐,一个来历不明的叫花子,您真的打算收留他么?”还特意为着他走了官道。

  阿音瞧着那模糊的铜镜里照出自己的影子,一时有些出神:慕家不愧是富埒王侯啊,只从这铜镜上就能瞧出云泥之别。

  这镜子里的是个什么玩意儿呀……

  “也不全是为了他,我们这一路就差风餐露宿了,住一日好点的怎么了。”阿音摆摆手,“你叫小二打了热水给他沐浴,去了么?”

  “已经去了,郎中也去请了。”丝雀见她起身要出去,连忙拿了一件斗篷给她披上,下一刻便听见门外的川南道:“小姐,郎中来了。”

  阿音开了门,瞧见一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微微垂首:“是小姐身子不适?”

  “不是我。”阿音瞧着他那样子不像多心眼的,便举步往隔壁屋子去,“跟我来。”

  阿音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的水声,知道那叫花子还没洗好,便回眸对川南说道:“你进去瞧瞧,说一声郎中来了。”

  “是。”川南刚要推门,便听见自家大哥忽而道:“小姐,您要的干净衣裳。”

  “正好,你送进去吧。”

  “是。”川北拿着一套干净的衣服,那颜色一瞧多半就是他自己的,抬手便推了门进去。

  “你好了么,我们小姐给你请了郎中来。”

  “……”

  下一刻,空气安静的诡异。阿音听见里面忽然一阵水声,那叫花子吃痛了一声,像是摔倒在浴桶里了。

  阿音蹙了蹙眉,正要开口,就见川北沉着脸匆匆出来了。川南到底是亲兄弟,拦住就问:“这是怎么了。”

  川北黑着脸一言不发,丝雀一时好奇,伸长了脖子冲着门里看了一眼,随即惊叫道:“我的老天爷呀,是个女的!”

  “……”阿音那双水灵灵的眸子一时无比复杂的瞧着川北,对方正好也看了过来,戴着一丝难以掩饰的阴骘。

  “瞪我做什么,我又不知道她是女的。”阿音拍了拍噗通乱跳的小心脏,用尽力气才没有在川北面前笑出来,赶紧拉着丝雀进屋道,“你们都先等在外面。”说完一转身就将们给关上了。

  一室安静。

  阿音瞧着耷拉着长发缩在水桶里的叫花子,一时觉得新鲜极了:“你真是个姑娘。”

  那叫花子见是她来了,点了点头,缩在水里没有说话。阿音上前几步,仔细的瞧了瞧她,才发现她浑身是伤,都是一些细小的伤口,有陈年的旧伤,也有新伤。不过最为明显的是她的左边的头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疤。

  看着已经有些时间了,恐怖的伤疤盘结在头发下,叫她看着特别惊心。阿音一时都怀疑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伤口……”

  叫花子见她伸手,不由得往后躲了躲,一言不发。

  “看着像是什么兵器伤的。”丝雀小声的说了一句,有些担忧道,“看来她来头有些复杂,小姐,要不然咱们还是……”

  “丝雀,你回屋拿套你的衣服来给她。”阿音打断她的话,径直说道。

  丝雀知道现在劝不了,便应了一声,看了眼那瘦成骨头的女子,转身匆匆出去了。

  阿音听见她将房门关上了,才上前,微微趴在浴桶边,小声问道:“你是南疆人?”

安吉拉丁

丁丁:欢迎各位新老客官,谢谢每一位支持《权谋》的客官,有兴趣的可以加Q群哦,811834447,爱你们,么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