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二百章 慕府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63 2019-10-31 09:05:00

    云墨进宫的那日下午,京都春色未浓,慕无尘先一步带人回了云墨的琼园。可是东西收拾了一半,就收到了川北的飞鸽传书。

  “这丫头……真是会找事儿做。”慕无尘看完信,只蹙眉说了这一句,就匆匆走了,临出门给管家留下一句:“家里有事。”

  京都皇城脚下,有一条南北贯通的青石板大街,这条大街身后映着端庄肃穆的皇城,红墙金瓦显得格外的——生人勿进。

  这条街名曰——东华巷。

  慕无尘他家在京都的宅邸,就坐落在这么个跟他气质品行格外不符的地方——原丞相府邸。

  这相府几十年前就不是相府了,虽然院子还是原来的大小,可是后院那一大片园林却在慕相辞官之后被内务府的人围了一道矮墙收回公有了,现在是皇家的地方了。

  慕无尘一骑红尘回府的时候,门口的小厮正在洒扫台阶,门口两尊威武的石狮子正好刚被浇了个湿透,眉眼都显得柔和了不少。

  “二公子?”小厮一手还提溜着木桶,迎着西面直直落下的夕阳看着那翻身下马的绯衣公子,眼睛一亮,“是二公子,二公子回来了!”

  慕无尘一时笑得比这春日夕阳还要耀眼,将手里的马鞭扔给了那小厮:“任伯在么。”

  “大总管知道公子进京了,一早就在后院忙活呢。”

  “我的行李都在后面,不多,一会儿到了给我送进去。”说完便大步进了院子。

  听见那小厮在后面跟人嘀咕了一句:“二公子这回回来,绿绦要高兴坏了吧。”

  “没瞧见这几日都乐开花了么。”

  绯衣公子负手而行,乍然听见两句,想也没想的回头说了句:“别浑说,干活去。”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留着那两个下人面面相觑。

  慕无尘一贯很受欢迎,但凡丫鬟娘子的往前凑他也从不以为意,这些打趣的话也从来都是入耳不入心。如今,倒是在意起自己的风评了。

  慕府是从前一品大员的府邸闺,如今,这京都的慕府,慕家的两位长辈是常年不回来住的,用慕夫人的话说——我踏进京都一步都觉得闹心,皱纹也要多长。

  慕年自然是唯夫人命是从的。

  慕远征也就每年年初的时候来京都理账,其余时间大多是全国奔走的。倒是慕无尘,自从跟了朝玉,这两年反倒在京都常住了。

  慕无尘一袭红衣似火,披着金灿灿的夕阳,顷刻间便到了沐芳园,瞧见管家任伯正在院子里指使下人洒扫,欢快的喊了声:“任伯。”

  任伯闻言,回首瞧见他大步而来,一时笑得无比慈祥:“二公子。”说着看了一眼他身后空荡荡,不免问道,“大殿没来?”

  “朝玉进宫去了,这会儿大约也回府了。”慕无尘笑道,“他长途奔波,总是要早点休息的。”

  “那公子怎么一人回来了,川北川南他们呢。”

  “我急忙回来,就是要跟您说这事儿呢。”慕无尘说着,一手挽着任伯往院外拉了拉,神神秘秘道,“我有个重要的朋友,大约还有几日就要到京都了,您帮我安排个舒适又不显眼的住处,安置我那朋友。”

  任伯原本是从小伺候慕年的,比慕年还要年长些,今年怎么也有五十好几了,原名就是任伯,可是慕无尘他们叫惯了,倒更像是在叫以为自家长辈。

  “住处可以安排,只是……”老人家一双略显浑浊,却十分透亮的眸子打量了一下慕无尘,“既然如此重要,何不住在府上呢,厢房可有的是。”

  “不行不行,不大方便……”慕无尘一想到云墨要是知道他把阿音藏在自己府里,就不由得直掉鸡皮疙瘩,况且藏在府里太容易暴露了。

  任伯倒是看出了端倪:“莫不是位姑娘吧。”

  “……”

  “二公子,夫人要是知道你敢金屋藏娇,可是要打断你的腿的。”

  “……”如今这人,真是年纪越大越不好糊弄了。

  慕无尘刚要解释什么,便听见一声娇滴滴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二公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