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二百零三 重逢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439 2019-11-01 09:10:00

    阿音抵达京都的这日,是四月十五的黄昏,少女的车架披着金灿灿的夕阳就进了城。如今京都已经戒严了,今日一早开始只进不出。

  慕无尘今日十分低调的穿了件青色的湘竹袍,连春日里不离手的乌骨扇子都不曾拿,一人一骑早早的等在了城门口,远远的瞧见川北川南,便笑得宛如一团喜庆的牡丹花。

  阿音听见外面川南说了声“到了”,便撩了帘子瞧了一眼外面,下一刻忽然感觉到有些反胃,赶紧捂了嘴,用尽力气才没吐出来。

  一旁的丝雀见状,一脸的焦急:“这可怎么是好,吐了两天了,人都瘦了。”

  “没事……”阿音弓着身子,摆摆手,有气无力道,“水土不服而已,过几日就习惯了。”

  “都是二公子不好,害得小姐多走好些冤枉路,吃睡都不安生。”

  “……”阿音觉得心头一暖,抬眸冲着丝雀很有诚意的笑道,“这话说得对,都是他不好。”

  “……”

  马车在阿音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之后慢慢的停了下来,听见川南川北喊了声“二公子”。阿音心头一跳,差点儿又吐了,显然是慕二来了。

  “一路可好。”慕无尘那声音含着不可抑制的笑意,阿音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瞧见他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眸子。

  川南似乎犹豫了一下:“小姐她……”水土不服。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慕无尘打断道:“阿音,小爷我来接你了。”说着就大步跨上了马车。

  阿音大惊,连忙推了一把丝雀,让她出去阻止他进来。丝雀一个踉跄还没来得及去掀帘子,便瞧见慕无尘率先掀了帘子钻了进来,带着春日里淡淡的花香。

  阿音一手拿着帕子还捂着嘴,一瞧见那月余不见的少年公子就这样闯进了她这狭促的空间,那双含笑的眉眼一下便抓住了她无处闪躲的目光。

  只一瞬,胸口那份惴惴的不安终于安耐不住了……

  “阿音。”慕无尘带着十二分的欣喜唤了一声。

  “哇~~”少女毫无意外的吐了他一身。

  “……”慕无尘一脸懵的瞧着自己一身狼狈,脸色比袍子还要精彩,听见阿音十分不满的抱怨道:“谁让你进来的!”又羞又怒。

  “我……”慕无尘愣愣的看着她一脸菜色,张了张嘴,“你这是怎么了?”

  阿音十分羞怒的瞪了他一眼,背过身去,拼命的捂着嘴,生怕再吐了。

  慕无尘见状,终究没有再追问什么,只是伸手麻利的脱了外袍往外一丢,然后气鼓鼓的喊了声:“去南城巷。”

  外面川北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慕无尘的外袍,一脸的惊讶,听见川南很是识趣的应了一声,面不改色的抽了一下马车。

  马车里阿音背对着慕无尘,心中的欣喜早就被冲得烟消云散,她不仅吐了慕无尘一身,自己身上也不太妥帖,此刻坐在那里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十分尴尬。

  慕无尘耷拉着脸瞧她跟吃了死耗子一样,不由得问道:“你不会是还想吐吧。”

  “……”

  丝雀终于是看不下去了,没好气道:“小姐水土不服,都吐了两天了,二公子一句关心的也没有,还脱了外袍往车里一杵……”

  “水土不服?”慕无尘一愣,瞧着阿音,丝毫没有听进去后半句,“你还有这毛病。”

  “……”我忍你。

  少年公子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住些日子就好了,我这样子,总不能在外面丢人吧。”

  “……”我再忍。

  “您坐这儿,小姐这衣服怎么办。”丝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慕无尘这才瞧见阿音身上的狼狈,不由得眉头一蹙:“快脱了啊,什么怎么办。”

  “……”阿音忍无可忍,抬手就将帕子往他脸上一扔,吼道,“出去!”

  下一刻,驾车的川南就瞧见自家二公子灰溜溜的“滚”了出来,正要问呢,又见里面扔了一件披风出来,正拽在慕二公子那张绝色无双的脸上。

  慕无尘拿着披风,哭笑不得,听见里面阿音愤愤道:“简直……简直岂有此理!”

  夕阳下,慕二公子灿灿一笑:“真是近墨者黑,如今是越来越像朝玉了。”

  “……”马车里正在宽衣的阿音听了个正着,一时闭了嘴,改在心里腹诽。

安吉拉丁

丁丁:今天丁丁要整理后面的稿子,所以还有两章下午晚点更新,追更的客官可以下午五点过后过来哦~~爱你们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