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二百零七章 北漠暴乱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00 2019-11-02 11:28:00

    时辰已经近午,阳光下,众人皆是盛装而立。此刻瞧去,阿音觉得他们身上的衣服真重。

  “我记得,北漠那些蛮夷自从二百多年前向我天朝称臣之后,上次暴乱还是五十年前。”云墨慢条斯理的说道,“怎么忽然就暴乱了呢。”

  “那自然是要先看过军报再说。”云鹤显然不大乐意了,可是当着云安皇帝的面,只能收敛的脾气,冷声道:“军报呢。”

  那禁卫军赶紧将军报递上,余忠上前将军报递给了云安皇帝。

  今日要祭天,云安皇帝一身明黄的盛装,头顶上的那颗朝珠要有鸡蛋那么大,此刻在阳光下闪着沉着而内敛的光芒。将云安素日里平易近人的模样也印出了几分威严。

  云鹤见皇帝眉心轻蹙,一时不敢言语,心中心思急转,北境究竟是为何忽然暴乱了。

  “想来殷小将军初次单独镇守边境,一时慌乱,小题大做也未可知。”云墨淡淡的瞧向了对面站着的唯一武将,“殷将军也不用焦心。”

  殷武轼是如今朝中的武将第一人,殷氏家族更是大楚四大就里赫赫有名的武将世家,如今隐隐有赶超南疆秦氏一族的势头。

  “大殿不必讥讽小儿,老夫去年从北漠回京的时候还好得很,忽而暴乱必有内情。”

  “自然是有内情的。”云墨说完便淡淡的撇开眼睛,那模样似乎根本不将他这位镇北将军放在眼里。

  “哼!”良久不语的云安皇帝似乎已经酝酿好了情绪,抬手将那军报扔在了余忠的手里,冷声道:“太子,你做的好事!”

  “父皇息怒。”云鹤犹如被人当头一棒,赶紧跪下请罪,那边余忠已经将那军报递到他面前。

  阿音瞧见云鹤将军报接过来,匆匆过目,眼中寒光毕现,不由得的一哆嗦。此人比云墨还不好相与。

  “雪灾?”云鹤一时茫然,“父皇,北漠年前确实大雪,但是年年如此……去年的雪不过比往年多下了几日,儿臣当时就已经急调了物资去了北境。”

  “是,但是为何年后牧民还会因为雪灾而暴动呢?”云安皇帝问了一句。

  “儿臣不知……”云鹤的话生生的卡在了嗓子眼。

  吕后手里还端着那皇后印宝,此时背对着儿子,只觉得手中沉重,她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这一日,终究是不会太平的。

  “你当然不知!”云安皇帝暴怒,拂袖喝道,“你整日里守在京都,你母后的册封大典明明有礼部和钦天监打理,你偏不放心,如今几月了?眼看着就要五月了!你非要等着你母后礼成才能放心国事,是么!”

  “儿臣不敢。”云鹤深深地垂着头,手心一紧,不敢再说一个字。

  殷武轼见状,赶紧跪下请罪:“皇上息怒,小儿年纪尚轻,经验不足,等臣即刻回去,以安陛下之心。”

  “哼!就是这么个经验不足的小儿,太子年前还亲自上表举荐。”云安怒火愈盛,不由得咳嗽了两声,看了云鹤一眼,“太子好眼光。”

  云鹤越发不敢抬头:“父皇息怒。”

  云墨见状,一撩袍子,淡然的跪下:“父皇息怒,保重龙体。”

  一众皇子大臣才跟着跪下:“皇上息怒。”

  云鹤听着他那不咸不淡的语气就觉得心火直冒,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就是觉得这事儿跟云墨脱不了干系!

  吕后终于也屈膝跪下,垂首道:“皇上息怒,是臣妾教导无方。”

  “不。”云安皇帝垂眸瞧着他新里的皇后,由衷的说了句,“是你教的太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