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二百零九章 视而不见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44 2019-11-03 10:00:00

    宁沁殿里,依旧燃着瑞脑消香,淡淡的却无孔不入。

  云墨站在床边,瞧着有些疲惫的云安皇帝,静默不语。身后,有小太监迟迟的引了千机匆匆而来。

  云安皇帝微微逼着眼睛,听见余忠小声道:“陛下,千机大人来了。”

  “让他在外面等一等。”

  “是。”

  云墨见余忠出去,偌大的寝殿里只剩下他们父子二人,便知道云安皇帝有话要跟他说。

  “玉儿,今日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吧。”

  “父皇明鉴。”云墨不承认也不否认。

  云安皇帝抬眸看着长子,无奈一叹:“朕知道你要发作,却不想明月这样疏漏,为了一己私欲闯了这样大的祸。”

  “所以父皇还是当庭发作了。”

  “你这个醒,提的好。”云安皇帝的脸色虽然看上去十分疲惫,但是精神却还明朗,“明月想要君临天下,就要学会顾全大局,不能像这样总为了别人嚼的舌根活着,太小家子气了。”

  “……”云墨一时气结,沉默不语。

  那祥云仙鹤的屏风外,别人恐怕听不见这父子俩在私语什么,但是阿音却听得清楚。一时很是同情她这个哥哥,明明是想让皇帝认清云鹤真面目,却不想皇帝却当成是他的历练了。

  托付江山,是云墨最大的心结了吧。阿音垂着脑袋默了默,右手提着的盒子实在是沉,想要换成左手,又想起来自己是个半废的,不由得又将小脑袋沉了沉,心情更重了。

  站在她身前的千机似乎察觉了什么,垂着眼角静静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便有转了过去,什么也没做。

  阿音被他瞧的一激灵,忽然想问,他不是太子的人么,为什么不将她送到云鹤手里,而是拉着她进宫看戏呢。

  千机此人,她一直都是满腹疑惑。

  屏风内,云安皇帝见长子不语,便摆了摆手:“雪灾这件事,你回去也查一查,三日后给朕个结果。这是云氏的江山,要好好守着。”

  云墨心中一动,一时静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是。”

  “要是这事儿你做的比明月好,朕便答应你一件事。”

  “废太子呢。”云墨冷不丁说道。

  “不行。”云安皇帝拒绝的行云流水,“你这身子骨是不堪重负了,难不成让你六弟做么。”

  云墨微微挑眉,没有再说什么。

  阿音一时默默地张大嘴巴,怎么说呢,这父子两还真是亲的,云安皇帝也跟阿音想象的相差甚远,那少根筋的感觉……仿佛跟某个人有点儿像,谁呢?

  正在阿音神游的时候,里面冷不丁的传来余忠的声音:“千机大人,请进吧。”

  阿音一个激灵,回过神,差点儿掉了手里的盒子,男子脚步一顿,垂眸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绕过了屏风。

  开弓没有回头箭,阿音只能硬着头皮跟进去,心里想着殿内昏暗,云墨此人又向来不把众生放在眼里,应该不会注意她。

  再说了,哥哥又不是阎王爷,不怕不怕……阿音不断在心里自我安慰。

  “微臣给皇上请安。”千机已然到了云安皇帝跟前,屈膝请了一安。

  阿音垂着脑袋,在远处学者那些太监的样子请了一安,没有人注意到她。

  “起来吧。”云安皇帝又垂下了眸子,淡淡道,“朕不过是有些累了,有劳爱卿了。”

  “臣的本分。”千机起身,上前给皇帝请脉。

  阿音默默地起身,默默的退到了一旁,眼皮抬也不敢抬,生怕云墨以演将她揪住。

  “小晴子,过来。”千机忽然唤了一声。

  阿音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是在叫她,不禁一哆嗦,恨不能将手里的盒子砸到千机的后脑勺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