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二百一十七章 弹劾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416 2019-11-05 12:30:00

    吕后册封大典那日,太子殿下因为北漠雪灾暴乱的事情被云安皇帝怒斥了一通,可是当天太子一路保举的千机又直升了三品副院使,这皇城里的风向一时叫人捉摸不透。

  就在玉党和月党两厢观望的时候,御史台忽然一本奏折参了还在披麻戴孝的户部一本,一时间才死了人没多久的户部,愁云惨雾。

  原户部尚书舒敏,缠绵病榻两年之久,虽然一直坚定的把持大局,但是力不从心,好些事情都是下面人代为处理的,一直没没出什么大错,可是偏偏去年冬北漠一场罕见的大雪传进京都的时候,舒敏已经死了。

  他死的突然,也死的蹊跷,那一阵子京都里谣言漫天,户部里面几个有“前途”的都在忙着奔走,哪里有心思去处理赈灾一事,再加上太子殿下的心思也在旁处,没人耳提面命,这件事不就闹大了么。

  所以,御史台参户部中饱私囊,欺上瞒下,参的针针见血,叫户部一干人等牙根疼了好一阵儿。

  不日,不知是谁想来个法子,上书陈情,将尸骨已寒的舒老大人拉了出来,直说他老人家被人毒害,至今凶手逍遥法外。还将他老人家生平事迹洋洋洒洒的写了厚厚的一叠,户部一干人等热泪盈眶的哭诉自己沉痛悲伤,抑郁难平的心情,这才导致工作上的失误,还连累了太子殿下。

  好嘛,估计舒敏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死后最有孝心的居然是自己的那帮手下,真是好不讽刺。

  “听说皇上当庭就怒了,直说是不是抓不住凶手,户部就不办事了。”慕无尘坐在云墨对面,翘着二郎腿剥着瓜子,说的津津有味,完全事不关己的样子。

  云墨垂眸瞧着漠北今日来的飞鸽传书,淡淡道:“且有的闹呢,估计连你也要拖下水。”

  慕无尘一愣,随即笑道:“我怕什么,人又不是我弄死的。”

  云墨抬眸瞧了他一眼,浅浅一笑,将手里的信递给他,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他吃瓜子脏了的手。

  慕无尘连忙拿了帕子胡乱的擦了擦,才接过来。听见云墨说道:“老三是一定会拉你一把的,你要有所准备。”

  慕无尘垂眸看着信,微微挑眉:“那我就拉千机一把呗。”

  “拉是一定要拉的,就看你怎么拉这一把了。”

  慕无尘今日十分低调的穿了一件竹青色月白银线湘妃竹的长袍,整个人收敛了些狷狂桀骜,倒是像一位翩翩佳公子,给人一种温文尔雅错觉。

  “你要我如何?”

  云墨莞尔一笑,比这外面的春光更加明亮,仿佛这天地间的千万花朵儿,都是为了他这一笑而开。

  慕无尘一时不禁想,这要是叫阿音瞧见了又要流口水了。

  “你来京都有些日子了,应该去关心一下舒小姐了。”

  慕无尘瞬间回过神,心头一顿:“瞧她做什么。”

  “如今他爹死了也不安生,你这个未婚夫不是应该去安慰安慰,提一些建议么。”

  青衣公子想了一瞬,随即道:“也对,当日她也在。”

  云墨一直知道慕无尘看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但是心思通透的很,加以时日必是将相之才。

  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那一日。

  “殷武轼那个老匹夫今日已经启程回北漠了。”慕无尘扬了扬手里的信,眯了眯眸子,“可是他那宝贝儿子似乎已经顶不住了。”

  “老匹夫。”云墨淡雅的声音说的毫不留情,“当年要不是秦贺出事了,他们殷家是哪根葱,轮得到他们接管北漠边疆。”

  慕无尘听到“当年”,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当年的事情,你真的不打算告诉阿音么。”

  “一些流言蜚语,说来做什么呢。”云墨一时看着他,叮嘱的道,“关于她,你不要再自作主张了,不然会乱了大局。”

  慕无尘一双丹凤眼认真的瞧着他,随即笑道:“知道,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再说了,我本也不知道什么。”

  云墨闻言,心思又复落在了那封信上:“要是大楚五百年基业,还有少将死在边民暴乱中,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他说的漫不经心,眼中笑意未减却寒意肆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