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二百二十章 春雷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08 2019-11-06 10:59:45

    朝春阁里,舒晓晚夹着杯子的手微微一松,青釉素瓷的杯子瞬间滑落,掉在桌上,沉重一声,溅起了微烫的水花,灼了她一下。

  “妹妹在想什么呢,杯子都掉了。”

  舒晓晚回过神,一眼便瞧见了她骨瘦嶙峋的二姐姐,连忙起身道:“外面要下雨了,姐姐怎么来了。”说着便扶着她坐了下来。

  舒晓岚含着浅笑看着那倒着的杯子,抬手放好,杯身微烫:“最近时气好,我身子也好些了,想着父亲刚走,回来瞧瞧你。”

  “我还好。”舒晓晚转身坐下,垂眸将面前的茶杯收拾好,抬手准备煮茶,“姐姐怎么不去看看母亲,她如今……”

  “母亲不用我。”舒晓岚蓦然打断她,“她有对父亲的思念就够了。”

  “……”舒晓晚一时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姐姐还在怪父亲么。”

  舒晓岚淡淡道:“我每一日想想自己过的日子,就会恨父亲一分,你说呢。”

  “既然如此,为何父亲下葬,你还是来了。”舒晓晚还记得那一日风雪,舒敏下葬,舒晓岚裹着漆黑的狐裘站在风雪里,脸色十分惨白,神情如此悲痛。

  她还以为,终究是父女血亲,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我只是想亲眼看见他死了。”舒晓岚退去身上的披风,整个人显得更加瘦了,“可是我却发现,即便是他死了,对我来说也已经毫无意义了。”

  “姐姐……”舒晓晚一时心疼异常,这不是她所熟悉的二姐,那个知书达理,温柔娴静的二姐。

  “晓晓,我恨父亲,每次看见云鹤,我都会恨父亲一分。”

  “可是毕竟,如今你是东宫的女主人,太子殿下他……虽然不太体贴,却也没有别的女人了。”

  “呵呵……”舒晓岚冷冷一笑,“东宫的主人?你真以为他没有别的女人了?”

  “……”

  窗外阴沉的天空下骤然一声闷响,惊了舒晓晚的心:打雷了,今年的第一声春雷。

  轰隆一声,差点儿惊了舒三小姐手里的热水。

  “妹妹不用害怕。”舒晓岚收敛了之前的怨气,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怨恨归怨恨,我也不会真的报复自己的娘家,共何况你跟四弟并没有对不起我。”

  真的没有么……舒晓晚不敢多想,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抬手倒茶:“姐姐刚才说太子殿下并非只有姐姐,难不成……”

  “外面那些他可看不上。”舒晓岚垂着眸子坐在氤氲的水汽里,让人恍惚间还以为是那个未出阁的温柔少女,“我进门三年一直无所出,难不成他还会守着我一辈子么。”

  “谁说姐姐无所出,当初还不是因为姐姐小产才会坏了身子。”舒晓晚一瞬间有些情急。

  “以后,都不会有了。”女子的声音带着淡淡的酸涩,却又好像事不关己一般,“我知道,母后已经让他物色太子妃了。”

  “什么……”

  “我终究只是个妾室,以后他总会将他的妻子八抬大轿的迎进门的。”舒晓岚垂着眸子,看不清情绪,嘴角却忽而扬起一丝笑意,抬眸瞧着妹妹,不知是为何道,“不过也没什么,他那颗心是冷血的,不管是谁都得不到,妻和妾都一样。”

  “姐姐……”舒晓晚看着这样的姐姐忽而很难过,她真的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生活让一个自小无忧无虑,大方识礼的尚书千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恍惚间舒晓岚还是她那个姐姐,那个她从前最向往的样子。可是又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叫她十分害怕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