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二百二十一章 真凶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49 2019-11-06 18:21:07

    沉闷的天空下接连的响了两声闷雷,天空也跟着愈发的深沉了,感觉再低一点就能压倒着帝都皇城一般。

  朝春阁里点着淡淡的檀香,原本是想去一去湿气的,可是此刻却叫舒晓晚觉得沉闷,心慌。

  “太子殿下的正妃,有人选了?”

  舒晓岚似乎想了一瞬,不太在意道:“听说有兵部简家的女儿,还有一位中书省沈家的女儿。”说完恍惚想起来,“对了,殷将军家的那位武曲星也是正当妙龄,不过常年在边疆,不曾见过。”

  简家的应该是简蝶了,沈家的难不成是沈嫣然?舒晓晚一时觉得,还真是好女百家求,要么坐拥天下财富,好么坐拥江山,还真是哪一个都让人趋之若鹜。

  可是,这繁华盛世的皇城京都,欲望就那么无孔不入么。

  舒晓晚一个未出阁的女儿,一点也不能理解这种事情,只是觉得姐姐可怜,默默的将才煮好的茶递到了舒晓岚跟前。

  “不过我知道,这些他都瞧不上眼。”舒晓岚抬手握着那杯温热的茶,感觉到了一丝暖意,窗外终于噼噼啪啪的落下了雨点,将这繁华的京都拢在了烟雨朦胧之中。

  “太子殿下想娶谁?”

  “自然是能帮着他打倒大殿,坐稳天下的。”舒晓岚抬眸看着妹妹,“反之,若是帮不上忙的,他便弃之如敝履了。”

  舒晓晚不知为何,心中“咯噔”一沉。

  “妹妹聪慧,你当知道,如今你我都没有父兄撑腰,所幸你的婚事是一早定下的。而我呢,哪一日他正妻进门,我就只能默默的死了。”

  “姐姐不要胡说。”

  “妹妹,不要连你都不让我活着,好么?”

  “……”舒晓晚看着舒晓岚那双黯淡却温柔的杏目,一时心乱如麻。

  “慕二公子不会有事的,你帮不帮他,你们之间的婚事都是无碍的。”

  “姐姐……”

  “再这样下去,舒家跟我都会被他一同抛弃的。”

  舒晓晚颓然坐在那里,终究,她于云墨而言,也是无用的么。

  “二姐,父亲究竟是不是千机杀的。”舒晓晚骤然问道。

  舒晓岚微微一愣,随即道:“是也不是,药是千机的,动手的却是别人。”

  “……”舒晓晚想了一瞬,云鹤那些日子经常去伺候汤药的场景一闪而过,手心,骤然一紧,“是他!”

  舒晓岚静默不语。

  “可是当初要不是父亲帮他,他怎么会这么快坐上储君的位子。”

  “妹妹,你太单纯了,父亲缠绵病榻两年之久,户部的窟窿迟迟无力填补,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了。”舒晓岚说话间像是在说一个陌生老人的死,“要是能扯断了你跟泽梦山庄的婚约,自然是值的。”

  “可是……”我们本来就是想退婚的啊。

  “云鹤此人……”舒晓岚嘴角的冷意轻轻拂过,“心狠手辣。”

  “姐姐,你可知慕家二公子于我而言,就如当年太子殿下于你而言呀。”舒晓晚终于含泪看她,轻声道,“我想帮的,从来都不是慕无尘。”

  “……”舒侠岚一惊,走在手中的茶杯滑落,终于跌在了地上,粉身碎骨。

  舒晓晚泪眼朦胧的看着她,有的事,有的人,她只想默默的守在心里一辈子,唯一的一次妄想也随着父亲的突然离世戛然而止。

  原本,她只是想,这个人放在心里,再过几年,十几年,哪怕几十年都可以,她回家给别人,心甘情愿的过一辈子。

  “妹妹,你心里的是……”舒晓岚欲言又止,看见妹妹面如死灰,深深一怔。

  窗外豆大的雨珠终于落了下来,砸在窗前瓦上噼噼啪啪的作响,叫人一时心乱如麻。

  舒晓晚垂眸不语,几欲落泪。良久才听见自家二姐恍然说道:“妹妹,你这是诛心啊。”带着一丝极痛的无奈。

  “二姐,我若是选了你,那么,你也会选择我么。”舒晓晚抬眸看着她,眼角一颗滚烫的泪水划过。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淹没了房中久别重逢的姐妹谈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