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二百五十八章 将相之才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429 2019-11-18 14:34:26

  小殷将军死在北漠暴乱中的消息一夜之间便被刮遍了整个京都,一时之间传的沸沸扬扬。宫里也收到了军报,以及殷武轼的陈情书,想要带着大儿子的尸骨回京安葬。

  次日一早,云安皇帝便将准许了的谕旨,快马送往了北漠。

  如此一来,暴乱虽然安抚住了,北漠一时却没了主心骨,雪灾的事情还未安定,需要尽快再派钦差前往。

  这个钦差的人选,一时又叫云安皇帝头疼起来。

  大楚安定了五百年,说实话,朝中的武将除了镇守四方的势力,留在京都的只有护城军和禁卫军,这些高阶的将领是不能动,其他的都是镇不住场面的。

  没有武将可用,便只能挑文武双全还有些威望的文臣了。

  思来想去,首当其冲的就是傅国舅家的长子,傅煊了。

  此刻,云安皇帝心中的头号人选,一大早便来琼园,替父探望坠马受伤的外甥。

  “外面传言你摔的有多严重,我瞧着不尽然呀。”傅煊站在说房里,随手翻着云墨案上的书,却意外的发现,几乎每一本里都夹着小抄,一时觉得颇有意思,“这字不错,女孩子的手笔吧。”

  云墨只是一些皮外伤,一早就能随意走动了,闻言浅浅一笑:“她的。”

  “哦?”傅煊指尖随意的捻起一张,看了看,“都说字如其人,这个小姑娘是个认真缜密的人,不过一些疯马草便想到了云鹤的用心。”

  “傅大人眼光还是一贯的毒。”

  傅煊笑笑,将那小抄放下,看了看窗外阳光明媚:“能让咱们大殿护的跟眼珠似的人,我倒想瞧瞧。”

  “总有机会的。”云墨丝毫没有否认前半句,“表哥一早来不是为了专程见她的吧。”

  傅煊抬眸看见他泡好了茶,便走了过来,一撩袍子坐下了:“陛下的心思你一早就猜到了,也不同我说一声,便把我卖了。”说着端起还有些烫的杯子,“北漠现在可是个烫手的山芋,我这一介书生,跑去那兵荒马乱的地方可怎么得了。”

  “表哥过谦了,傅家能与江山齐寿,靠的可不仅仅是嘴皮子和笔杆子。”云墨笑的十分真诚,“哪个不是文武双全呢。”

  傅煊闻言,一时探究的看他:“你如今真的不大一样了,真想见一面那姑娘再走。”心中有些欣慰,也有些担忧。

  像云墨这样思虑甚重,又难以齐寿的人,多一份牵挂就多一份危险,现在眼瞧着,这女子恐怕是要成为大殿的生命之危了。

  这可不大好。

  云墨却未察觉傅煊的思虑,只是垂眸轻轻的摩挲着温润的杯沿,听见傅煊敏锐道:“你还有何事?”

  “是无尘。”云墨抬眸道,“这次机会难得,我想表哥带着他一道去。”

  “你这偏心的,我可是你亲表哥,拿我在前面冲锋陷阵也就罢了,还让你的蓝颜知己在后面捡功劳。”

  “表哥说笑了,功劳自然都是你的,他……”云墨抬眸,浅浅一笑,“总要历练的。”

  “你啊,但愿他真是个将相之才,才不枉费你在他身上花如此多的心思。”

  “他自然是,本朝能连中三元,位及殿试三甲的,除了表哥,可就只有他了。”

  傅煊一下就想了起来,不由得笑笑:“那让他收拾一下,过两日便随我启程吧。”

  “有劳表哥了。”云墨说着,忽而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二表哥的孩子……”

  “一早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明日都满月酒了。”傅煊喝了一口茶,有一股花香,甚是不错,“父亲说顾及太子的面子,不大肆操办,反正也是第三子了,旁人也不新鲜。”

  说起舒家的三位小姐,还真是叫人一言难尽。

  当初舒敏就是因为自己年事已高,幼子年幼,想着靠女儿巩固舒家日后的位置,谁料他忽然撒手人寰,倒是将舒家陷入了这样无比尴尬的境地。

  舒晓晚……云墨目光微微一敛,终究也不是无尘的良配。

  “明日你去么,父亲母亲都挂念你,你这样走走也不碍事吧。连儿也有许久没见你了,都长高了不少。”傅煊想起了父亲的嘱托,末了又补了一句,“反正都是家里人。”

  云墨想了一瞬,点了点头。

安吉拉丁

丁丁:今日两更,明日上架,十更哦~~喜欢的尽情订阅吧,爱你们,么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