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六章:老子剁了他的手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2056 2019-08-26 00:10:00

  “呵。。”姬颜不见丝毫的慌张,冷笑一声,眼角的冷意明显又嚣张:“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亲祖母怀疑自己的孙女是妖孽的!老夫人,您就不怕被人当做笑话讲的沸沸扬扬?”

  老夫人早就失去了平日里的稳重,手中的佛珠转的飞快,就如她狂跳的心,好像这样就能压下她颤抖不已的害怕。

  她脑中已经凌乱的一片空白,想要快速搜索语言来阻止姬颜的话,可是完全无力。

  “母亲入棺的当晚,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府中的主子,下人没有一人守在母亲的棺椁前,那我便亲自去守灵。小小年纪的我便知道,人死如灯灭,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姬府的人,能够心狠到如此的地步。我只是被雨淋湿染了风寒而已,在你们的口中就变成了傻子!”

  “一把大锁,将我锁在了小院中,这十一年来,我无欲无求,变着法子跟你们装傻。你们是不是就真的以为我傻了?”

  她眼中冷森的剑芒豁然穿透家丁,直接钉向了老夫人。

  老夫人被姬颜这一眼的冷凝给冻住了全身,手中的佛珠因为用力。

  ‘哗。。’

  ‘叮。。’

  绳结断开,颗颗珍贵的玉珠崩盘散落,在地上跳起,滚得到处都是。

  而老夫人的一根神经也随之崩断,在仰倒的一瞬间,凄声道:“孽障。。”

  “老夫人,老夫人”

  “老夫人。。”

  老夫人身边的几名贴身嬷嬷丫鬟,齐齐的奔去了上去,看着昏迷的老夫人,惊恐的开口命人去找郎中。

  而方氏始终抱着怀中被拍晕的姬苒,哪里还有往日温婉贤和,满是赤红的眼神,恶毒的看向姬颜。

  在下人的簇拥下,抬起姬苒快速离开,在门口遇到了急急而来的二夫人姚氏。

  方氏怨恨的目光剜在姚氏的身上,不发一言的擦身而过。

  姚氏本就是听闻下人的禀报才知道苏家拂袖而去,这才慌乱的赶来。

  刚才大嫂那吃人的神情,为何看她如仇人一般?

  正厅中鸡飞狗跳,下人们手忙脚乱的抬起老夫人往后面的偏门去了。

  而正中心,被家丁围住的小小身影,让她蓦然的心慌。

  姬颜!

  那个小时候会经常喊着婶娘的小丫头,她太久没有见到了,久到她已经遗忘了这个印象中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二夫人,二夫人,老太太晕过去。。”

  姚氏身边的一等大丫鬟春桃看她站在门口发愣,赶紧出声提醒。

  姚氏眼神微闪,在姬颜转过身看过来的凉凉目光中,匆匆的低头穿过,往偏门的方向追了过去。

  宋嬷嬷早就在方氏出去的时候,放开对鸳儿的控制,随着大房的人,极快的离开。

  鸳儿满脸的泪痕,爬起身便冲了进来。

  家丁并没有阻拦,她想要用帕子给姬颜擦去脸上的血红,又怕弄疼她。一心疼,眼泪就止不住的流,那样子好不凄惨。

  “都是奴婢没有用,让小姐受伤了,呜。。。小姐。。”

  姬颜无力的执起袖子,对着她的脸一擦:“哭什么?我又不是死了。。”

  鸳儿正再哭泣的双眼,猛然一怔,看着姬颜一脸的无奈,这下哭的更大声了。

  “小姐,你嫌弃奴婢。。。呜。。。”

  姬颜瞠目结舌,这怎么比她还会胡扯,她那是嫌弃的意思吗?

  家丁中的小头目,看着这主仆二人,冷着脸说道:“大小姐,对不住了!”

  一挥手,同时上来四人,就想要抓住姬颜和鸳儿。

  鸳儿跳到姬颜的身前,想要替她掩护,粗狂的汉子瞬间就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的一扯。

  鸳儿痛呼大喊。

  姬颜眼中杀虐四溢,豁然出手,小小的手掌瞬间蓄力,猛然的击上汉子的手腕。

  在外人看来,那就是姬颜拍了一下汉子,可这其中的力量,只有汉子自己清楚,如针扎般的刺痛,让他骤然的松开钳制鸳儿的手。

  惊涛骇浪的看着冷森的姬颜,将鸳儿拉到自己的身后,不敢妄动。

  头目不明所以,看了他两眼,并没有说话。

  “若是谁在动手动脚,老子剁了他的手!”

  此时的姬颜,已经完全和姬府撕破脸皮,成为敌对的局面。斯文,那是个什么东西?

  家丁们在听到她说老子的时候,脸色变了又变,最终还是没有太过分。

  姬颜也懒得跟这些人计较,带着鸳儿被他们围着回了小院。

  之后这些人也没有回去,而是将整个小院牢牢的看管起来,那样子是打算一只苍蝇都不会放出去的意思。

  内宅中兵荒马乱的主子下人们,连续请来了两位京中有名的郎中,这可让人心中好奇。

  将军府出了何事,这般慌张的请大夫?难道是府上的老太太重病了?

  姚氏心知今日之事非同小可,不是她一个妇人能控制的,赶紧遣了管家去春风楼找二老爷,今日有人设宴将他请走了,不然苏家上门提亲,他也不能不在府上。

  管家马不停蹄的亲自去了。

  姬良才一脸阴郁的回到府中的时候,正巧赶上了郎中给老夫人诊治完。

  他在官位多年,身上的官威很是浓重,平日都是不苟言笑,一脸的严肃,这个时候更是冷的能滴下水来。

  徐郎中是京城有名的大夫,自然见惯了这些官吏的脸色,倒也不至于就胆怯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徐大夫,老夫人如何?”·

  姬良才一手放于腹部,一手背于身后,轻声的问道。

  徐郎**手一礼,“老夫人,气血攻心,痰吐不爽,郁结与内。小人开几副活血散瘀的补方,给老夫人调养几日,以后也可以时长的药膳调养身体。”

  众人一听,全都放下心来,徐郎中如此说,那就说明老夫人的身体没有大碍。

  只是姬良才却看到了徐郎中的暗示性的眼神。

  做了请的动作。

  徐郎中连忙拱手,跟着出去了。

  站到了院子中,姬良才轻声的问道:“徐郎中可是还有什么话没说?”

  “不瞒姬大人,小人确实还没有说完!小人诊脉,老夫人已有了中风的征兆,今日大怒之下,怕是身体不比从前那般康健,切莫在让她发怒,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