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一章:重生姬家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2074 2019-08-21 14:32:45

  残破的夕阳,火红的晚霞,像是天边割裂的口子,染红了半边天。红晕下的京城,被披上了一层缥缈的红霞,错落有致的屋脊,反折五彩斑斓的辉耀。

  正直初春,暖风一送,缱绻的花瓣,随着落下,装点了京城繁华。

  将军府的内院中。

  身着桃粉色高腰襦裙的小丫鬟,着急忙慌的往后院,西南角一处不显眼的小院落跑。

  一脸的愤然,再过二道门的时候差点被绊倒,身体往前踉跄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

  惊出一身的冷汗,捂着胸口连说:“好险!”

  待心安定之后,一跺脚又快速的移动莲步,裙角都能翻出花来,层层叠叠甚是好看。

  转过一道回廊过了月洞门,紧闭院门的院子里寂静无声。

  小丫鬟实在是憋不住了,门还没有推开就压着声音喊道:“小姐。。。小姐。。”

  吱一声,陈旧的木门发出年代的沧桑感。

  小丫鬟着急,三步并两步直接奔着东偏房去了。

  这间屋子是小姐专门腾出来,做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用的,一般情况下她都会在。

  果不其然,看着坐在桌案后面认真自定的自家小姐,真的是恨铁不成钢!

  小丫鬟愁苦着脸扫了一圈地上的狼藉,这都无从下脚了。

  刚想要用脚扫开一处空地来,就听空灵悦耳的女声懒懒的传来,“你若是敢乱动地上的东西,我就让你尝尝新发明的小弩厉害。”

  小丫鬟心头一紧,连忙收回伸出去的脚。

  小姐的新武器谁敢试?她可是很惜命的。

  幽怨的站在门口前进不得,“小姐,那苏家的二公子从淮南赶来下定了!”

  担忧又气愤噘着嘴,直勾勾的盯着放下手中物件抬起头的妙龄女子。

  小小的身姿,虽说有点单薄,可是眼中洞悉一切的敏锐,自信的撑起她全身的气场。

  怎可一个美字形容,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美艳中带着高冷,让人看之一眼再也难忘。

  姬颜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瞧着唯一对她好的丫头,“鸢儿,说了多少次了,我与他早就没了关系,双方都是自由之身。他跟谁提亲都与我无关,你这样倒显得我放不下他。”

  鸢儿一激动点着脚尖蹭蹭的就到了桌案前,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怎么没关系?这苏家可是夫人在世的时候亲自为您定的亲事!”

  “要身份地位,要容貌才情,这苏二公子可是名冠庆元的绝佳公子。要不是您非得装个痴傻的样子,那苏家能退亲吗?”

  “苏家不退亲,就临不到那眼高于顶的三小姐,奴婢最恨的就是这个!您等着瞧吧,这亲要定下了,三小姐定是第一个跑到您的面前耀武扬威。”

  鸢儿愤愤不平的努了努嘴

  姬颜毫不在意的淡淡一笑,纤细白皙的指尖捻起方帕上,十几粒弹珠大小的黑色铁丸,放入绣着繁花暗纹的荷包中,“你这傻丫头,只听到了这苏二公子在世人嘴里如何的好。我却看到了他背信弃义,没有担当。”

  说着停下手,似是回忆,“母亲亡故那年,我才四岁。晚上守灵,又正巧那夜惊雷急雨。灵堂除了我在没一人,那满堂的烛火被狂风吹的摇摆不定,鬼影绰绰,祭灵白番。”

  “火盆里的纸钱灰带着火星到处乱飞,我受了惊吓淋了雨,高烧五日才清醒,脑子却不灵光了。府上都说母亲舍不得我,带走了我的一道魂魄。我也懒得解释,随他们说吧!”

  说道这里,她似是怀念的陷入了沉思,她重生到姬家已经十一年了。

  夏王的野心,让他断送了大夏一千两百年的权利统治,这是他的咎由自取,更是为他人做了踏脚石。

  早就腐朽的夏氏王朝,还有目关短浅的夏王,哪里能经得住有些人的蓄意挑拨。

  被取而代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是他们不应该断送大夏千万大军,来作为他们博弈皇权的牺牲品。

  想到这里,十一年前那场杀戮之战,历历在目,永不会忘。手掌渐渐的握紧,眸中戾光划过。

  哪怕她重生的是新秀受宠的将军府,她也不想在展露自己的才华。

  作为她现在身份的父亲,姬良辰已经十一年没有回家了,终年防守在边疆,为国固守山河。

  记忆中那个站在原配夫人棺木前,暗自落泪的汉子,她已经快要模糊了。

  现在的姬府,是姬二老爷,姬良才在掌管。

  他身居朝堂正三品的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有弹劾官员的权利。所以在京城中,姬家的地位扶摇直上,成为皇帝面前的红人。

  将军府的后院却不是姬二夫人持家,而是姬良辰的继妻,方氏在掌管。

  当年她突然重生在姬家,自然是震惊的无法相信,这种怪力论神的事情。

  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处理跟姬家人的相处模式,自然就装作一副被吓傻的模样。

  她似是无奈深吸一口气,瞥了一眼心疼的鸢儿,接着说道:“母亲一年孝期都没过,这苏家就来退亲,他苏家可有想过我的处境?”

  嘲讽的站起身,收紧手中的荷包,粉润的指尖在腰上一翻,荷包低垂下来,“让我意外的是,当年老太太没有阻拦苏家的退亲,而现在也没有拒绝苏家的提亲,嗤..”

  姬颜心下冷笑,这些已经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她也不想在烦心。可是这个苏家做法有点让人瞧不上,又不是全天下的女人都死绝了,只剩下姬家的姑娘。

  “小姐这样一说,还真是的,这苏家忒不是东西了,幸好小姐没嫁过去!”鸳儿没什么心思,所有的情绪都表达在脸上,气鼓鼓的插着腰。

  “去找件能见客的衣服来,本小姐傻了十一年了,也该出去见人了。”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带着冷嘲。

  不是她不想早点好,而是不喜及笄就定亲的年岁。

  她大好的青春可不想围着一个男人,斗他的三妻四妾,然后生一串的孩子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她姬颜可是前世的战神,怎么可能格局在后院这一方小天地中呢?

  即便是她不喜欢在接触杀戮,可也不会温柔娴淑的等着一顶小轿将人给娶回家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