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三章:好一幅美人图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2024 2019-08-23 08:27:20

  实在是这位大小姐,已经十一年没有出过院门了。而府上的人,也很少去看她。

  若不是过年的时候,她有去小院,怕是都认不出这位嫡出的大小姐,长得是何模样。

  方氏皱眉,宋嬷嬷竟然在客人面前大呼小叫,真是失了体统。

  歉意的对着,对面的一男一女笑了笑。

  姬颜冷然的斜视一眼错愕的宋嬷嬷,打算绕过她进入正厅。

  宋嬷嬷心中惊愕,一个傻子,会有这样的眼神?

  心思翻飞,可不能让她进去坏了大事,一着急翻身就拦下了姬颜。

  虚伪的老脸,假笑的说道:“大小姐,这不是好玩的地方,不如老奴带您去别的地方玩?”

  坐在方氏对面,一身华丽的堇色交襟长裙,外罩同色的对襟长衫,绾起的发髻上插着上好的羊脂玉。

  浅笑盈盈的脸上,一丝年轮的岁月都看不见,紧绷的肌肤,焕发着莹润的光彩,一点都不像已经四十的年纪。

  她身边坐着的少年郎,更是出类拔萃。

  宝蓝色的长衫,衣襟处,雪白的中衣交领,规整的漏出半截。血红色的玉带扣,系在健硕的腰间,白色的透明蝉衣,罩在身上,更加衬托他的玉树临风。

  这便是苏氏母子。

  他们用喝茶的动作来掩盖听到宋嬷嬷的那一身惊呼的不妥。

  心中替方氏管理治家的手段稍稍的有了微词。

  只是眉眼间待人亲和的笑意,却是一直没有变,即便是听到了来人是十一年前被退亲的姬颜。

  一直坐在上首的姬家老夫人,面色柔和,淡淡的看了一眼下方的方氏:“去看看是不是颜丫头跑出来了?”

  她语气中透着温和,在外人听来,带着对姬颜的关切。

  实际上,她看向方氏的那一眼,还有方氏察觉到她手中的佛珠被紧紧的捏住,便心中明了,老夫人这是生气了。

  她赶紧站起身,对着姬老夫人施缓的行了一礼,“媳妇这就去看看,定是大小姐有事。。”

  “我确实有事!”

  铿锵的声音,漫不经心的从正门传来。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转身,便看到宋嬷嬷整个人被姬颜给用力推开。

  谁也没有在意,瘦弱的孩子,是如何推得动富态高健的宋嬷嬷。

  因为他们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她清澈明亮的眼中,看到了正常人的讽刺。

  正门梁柱上挂着两盏红色的灯笼,里面氤氲的烛晕,正巧就打在她的发顶。

  整个人沐在光晕中,明艳飞扬的五官,让人觉得自信,透着一股子韧劲。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又有种懒散的冲突感。

  不合身的浅绿色衣衫,手腕处的雪莹,差点就幌花苏纪衡的眼。

  他惊讶的差点失了态,放在圈椅扶手上的手,不自觉的收紧,指尖泛起了白。

  这就是自小与自己有着娃娃亲的姬颜?这就是四岁被吓傻了的姬颜?这就是在她五岁的时候退亲的姬颜?怎么可能?

  她干净水润的杏眼,碧眼盈波,能柔化人心的诱惑。

  反倒是好一幅美人图,在月影之下春动。

  夜风微动,撩动她脊背上的发梢,初上的月色,落了一地的清霜。

  她没有看苏家人,而是目光直视,不慌不乱,正对大厅。

  姬颜脊背挺直,嘴角的笑意并没有直达眼底,而是双眸冷凝,直接对上方氏目愣的眼神。

  一丝嘲讽,慢慢的溢上了上来,不甚在意的说道:“继夫人,这么紧张做什么?今日是三妹下定的日子,我这个做姐姐的自然是要来恭贺一声,你说对吗?”

  被她一句‘继夫人’羞辱的脸色微红,她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做了姬良辰的继室,而不是正室。

  她刚要张嘴,便被姬颜的动作给打断。

  她一转身,冲着坐在上位的姬老夫人,优雅标准的行了一礼,端的是千金小姐的礼仪,让人寻不到任何的错处。

  “孙女见过祖母!”

  姬老夫人一身酱红色绣着福寿纹的褙子,以是初春,额头却还带着同色的抹额,也是绣了福禄寿的暗纹。

  保养适宜的面上,很是慈眉善目,这可能跟她常年礼佛有很大的关系。

  对人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假象,实际上她比任何人都心狠。

  不然一个丧夫的女人,如何在这吃人的京城中,带着两个幼子闯出了一片天。

  姬颜可不会小瞧了这位老太太。

  几人具是神色各异,但又统一的惊讶。

  苏家母子皆有种被姬家欺骗的感觉,这哪里是痴傻过后懵懂的模样?

  她侧身对着苏纪衡使了个安抚的眼神。

  母子俩就那样收敛心中的疑问或者说是愤怒,暂时的静观其变。

  “颜丫头,快过来,让祖母好好的看看,这是全好了?”

  看,这老太太心里跟明镜似的,一句话就想要安抚苏家人,毕竟苏家人能想到的,她自然也能想到。

  老夫人微微暗黄的眼睛,透出了不悦,对姬颜的这番作为,升起了怒意。可是为了在苏家人面前,保持一个世家气派,她忍着和颜悦色的对着姬颜说话。

  可是苏纪衡在看到明艳的姬颜之后,那股不甘的情绪,怎么都压不下来了。

  姬家三小姐,他还没有见过。可是这姬颜排除自身不可多得的容貌,最让人一眼便记住的是她身上有种沉稳大气,傲骨不折的气度。

  他还从未在任何女子身上看到过这种契合的刚柔。

  心痒难耐,更觉得后悔,当初为何要退亲!

  他眼中的不甘,慢慢的隐匿起来。

  姬颜并没有走向姬老夫人,而是很平淡的说道:“祖母不必担心,本想着承欢祖母膝下,可孙女怕不知何时又发病,伤了祖母,那可就是孙女的不孝了。”

  姬老夫人闻言,脸上的笑容微微僵硬,她是听出来姬颜疏离拒绝的语气,更是看出了她眼中那股子决绝。

  活了一辈子的人了,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她现在病好了,姬家对她的所作所为,如何能不怨恨?

  不然也不会选在苏家人上门这个档口过来,毕竟是与她退亲的人家,这般前来,难道还想着不怀好意不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