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四章:戳中人心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2038 2019-08-24 09:02:26

  她眼中的冷漠寒意,竟然不输任何人,可想而知,定是个瑕疵必报的性子,这种人最适合活在尔虞我诈的宫廷,可也最不好管教。

  若是她待在姬家,也许还会给她好好的谋划,若是她想要搅翻姬家,那便废了也不可惜。

  老夫人眼中沉沉浮浮的幽光,两辈子的姬颜,又如何会看不出来?心中冷笑,想要利用她,下辈子吧!

  “颜儿,你还记得芳姨吗?”

  苏夫人作为苏家的长媳,社交上面拿捏的自认为很是得体。

  她起身,温和的来到姬颜的身前,伸手就想要拉住姬颜的手,却被她微微侧身避开了。

  苏夫人脸上的笑意微僵,须拟就恢复了笑意盈盈的神色。

  “苏夫人,你觉得我会记得吗?”她半遮的眼帘,微微的抬起,眼中的不肖,这才令苏夫人有了丝丝难堪之意。

  苏纪衡从姬颜一进门黏在她身上的眼神就没有揭下来,满心思都是刚才姬颜进门时的那抹风景,心痒难耐的想要将定亲的人选换回来。

  见到姬颜丝毫不给母亲面子,心中有种自家媳妇顶撞母亲的气恼,便也起身,往前走了两步,靠近姬颜。

  “姬颜,母亲好歹与杜姨是手帕交,你我二人更是订过亲,你这般与她说话,实为不妥,不成体统!”

  他一副训斥自己人的虚荣模样,实在是让姬颜惊呆了。

  苏纪衡面相长得有点偏阴柔,倒也不失是个美男子,白皙的皮肤本来就衬的人好看几分。

  高阔的鼻梁,深邃的大眼,还有薄厚适中的唇,完全随了他的母亲的长相。

  可是他眼中有着算计,若是寻常无知或是没有心机的人,怕是很容易产生好感。可惜他遇到的是姬颜。

  嘲笑声,豁然响起:“哈哈哈哈。。。苏纪衡,你算哪根葱?在这里跟我提体统?杜姨?谁是你的杜姨?若是我母亲地下有知,怕是肠子都悔青了与你们有瓜葛。你们苏府唯利是图,在我最艰难的时候,解除了婚约。你们有什么资格站在我的面前,跟我提我母亲?”

  姬颜毫不留情的揭开苏家人的脸皮,赤果果的击中他们窝藏的心思。

  苏氏母子,觉得脸上火辣辣烧的厉害,他们还是第一次被人前指责,简直是奇耻大辱。

  “啪”

  老夫人怒不可遏的一掌拍在桌案上,茶盏随着跳动两下,里面的茶水溢出来,撒了一桌。

  一屋子的下人全部垂手心颤的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喘。

  “孽障,还不跪下。”

  姬颜这是想要坏了两家人的情义啊!老夫人心中窝火,顾不得在外人面前发火的难堪,必须狠狠的惩治姬颜,让苏家母子有个台阶可以下来。

  姬颜像是没有听见,嘴角始终挂着浅淡的嘲笑。

  老夫人火冒三丈,猛然的站起身,颤抖的用手指着她:“你这个逆女要反了天了?竟然连我的话都敢忤逆!”

  “祖母如此说,孙女倒是不敢认呢!我只想问问祖母,孙女可有说错的地方?不是他苏家背信弃义?毁弃婚约?十一年后,又恬不知耻的跑到姬家求娶姬家女?奥。。”

  姬颜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嘴角的讽刺骤然的加大,“难道真的如别人口中所说,当年的苏家根本不是来退亲,而是。。。换亲!”

  最后两个字,她瞬间冷下的脸,带着不耻的阴凉,死死的盯着气的颤抖的老夫人。

  消瘦的小小背脊,宛如跨不过去的高山,在这一刻压得满屋子人抬不起头来,更是瞠目结舌的不知该如何反驳她。

  如此便失去了机会,让姬颜有了压制性的先发制人。

  她将战场的攻敌先攻心的计策用在了内宅,竟如此的得心应手。

  小门小户的人家,避人耳目的换个亲倒也没什么。可若是官宦贵胄人家换亲,那真是贻笑大方。

  世家女儿尊贵,哪里容得别人换亲,这不是自打耳光,承认自家女儿的低廉吗?

  “看来我说对了!”姬颜一一扫过脸色色变的几人,晦涩难明的眸子目光如剑,“当年我母亲病逝,刚满一年,老太太你便急不可耐的给姬良辰娶了继妻,美名其曰姬良辰不能无后。可在我看来,老太太是急着苏家这门亲事吧?毕竟苏家有钱,而姬良才。。”

  “啪”

  带着茶水的茶盏直接砸在了姬颜的脚边,四分五裂,蹦出的茶水染透她陈旧的绣鞋,斑驳暗色。

  而姬颜的身体是偏的,她冷森的看向老夫人,丝毫没有一个孙女看向祖母的尊敬,更像是仇人。

  刚才的茶盏可是直接砸向她的头,这要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怕是要被砸出一个血坑。

  如此说来,她也没有做祖母该有的亲和,倒是彼此彼此了。

  她很是自然的说出自己父亲还有二叔的名讳,不点都不觉得这是大逆不道,有悖人伦的事情。

  下人哗的全部跪了下来,惶恐不安,都在猜测这大小姐怕不是傻了,是疯了。

  老夫人惨白的脸,一手捂着胸口,一手颤抖的指着姬颜,怒瞪又慌张的抠住姬颜的脸。

  方氏张目结舌的立在原地,眼神空洞,姬颜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宝贝女儿能够嫁进苏家,完全是作为筹码,为二叔铺路的吗?

  难怪自己进门之后,老夫人就跟她说过,生了孙子,那是姬家的福气,若是生了孙女,她一样当做孙子来喜爱。

  这么多年了,老夫人确实拿苒儿如眼珠子一般护着,她本来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因为老爷常年不在府上,觉得亏欠了她们母女,才会这般的恩宠苒儿。

  就连应该属于姬颜的亲事,老夫人都做主的给了苒儿,她还为此沾沾自喜了这么多年。

  当时二叔才刚刚做了七品的外侍郎,京官若是想要在三四年内,爬上一级都难。而二叔这十年来,竟然爬了四级,坐上了正三品手握权柄的重臣。

  她还以为是二叔好运,原来追其根本是在这里。

  苏家可是淮南乃至全国有名的富人,给相对支出不足的将军府一些银两,简直是九牛一毛。

奶酪豆瓣酱

从明天开始折颜也会在凌晨更文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