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五章:一掌拍飞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2005 2019-08-25 00:10:00

  那么苏家呢?便想着全力支持出来一位朝中权臣,以便自己的便利,简直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盘。

  早在前几年,她就对苒儿嫁给一个商户心存不甘,多次暗示老夫人,都被她给挡了回去。

  今日听了一个傻子的话,她才如当头喝棒的惊醒过来,她的苒儿被当做他姬良才爬升官场的筹码。

  这么多年了,自己竟然活的还不如一个傻子!

  她眼中的愤恨,不甘,屈辱,还有心疼,慢慢的席卷她全身的力气,袖管中涂抹蔻丹的双手死死的掐住,全身因为用力而颤抖不止。

  苏氏母子的脸色更加的难堪,红的都能滴下血来。

  “够了,姬颜,我本还觉得刚才的你,很有大家小姐的气度,定是知书明理。不曾想,你牙尖嘴利,粗俗卑劣,竟然跟自己的长辈顶嘴,简直是有失德行!你这样的女子,幸好我苏某早早退亲,不然,真是家门不幸!”

  苏纪衡一派深恶痛绝的厌弃模样,厉声的斥责。

  实在是姬颜跟他刚才初见时的懵动有着很大的出入,让他一时无法接受。

  姬颜墨瞳里,翻涌的暗潮,汹涌澎湃,“若是真的嫁给你,我姬颜才是一生不幸。没有担当的男人,你以为我会看得上?”

  被羞辱的苏纪衡只觉得羞愤难挡,可若是与她一女子争论一时口舌之快,被传出去,他情何以堪,便忿忿的闭了嘴。

  苏夫人心神烦乱,当年的亲事是老爷亲自寻得老夫人交涉的,包括姬家二老爷也在。

  本应该是退亲的决定,最后变成了,只要是姬将军的继妻生了女儿,便是苏纪衡的正妻。

  老爷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答应了。

  她当初是极力反对的,毕竟当时的姬家只能算是京城世家的末尾,姬良辰也才刚刚有了战功。

  姬良才那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七品小吏。

  这样的家庭,其实她是看不上的,虽然他们家是商户,可架不住他们家什么都不缺,尤其是钱。

  若不是因为她与杜瑾是从小交心的好友,就连姬颜她都看不上。

  这亲没退变成了换亲,这不是变相的说他们家继衡娶不到媳妇,非他姬家女儿不可了?

  更重要的是,这换亲,在她看来就是耻辱,若不是老爷一直压制,说姬良才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她真的会跑来退亲。

  也算老爷有眼光,姬良才有了他们家的扶持,爬的很快。同等的是,他们家的商行越做越大,眼看着这些年花在姬家的银子就要收回来了。

  她这才忍气吞声的带着继衡上门下定,谁能想到,竟被姬颜毫不掩饰的解开了内幕。

  官员受贿,那可是死罪,她竟然就这般明晃晃的宣出于口,是将姬家和苏家同时架在了火上来烤。

  越想她心中越是狂躁害怕,僵硬的身体,不自然的对着老夫人行了一礼,因为气愤,而抖动的唇,好半天才稍稍的好上一点:“老夫人,看来我苏家高攀不上府上的三小姐,两家的亲事就此作罢,他日在上门亲自退亲,告辞!”

  说罢,不容置疑的转身,拉着同样想通这里面不能宣之于众的龌龊,而冷森的苏纪衡,大步的离开。

  没有得到主子命令的下人,那个敢拦。

  方氏已经陷入了自己的翻天怒火中。

  老夫人气喘的说不出话来,跌坐在椅子上,眼睁睁的看着苏家母子离开,无力回天。

  堂堂姬家难道要腆下脸来拦住一个商户,上杆子让人家娶了姬苒不成?

  姬颜镇定自若的站直身体,心中暗暗撇嘴,老夫人的身体真不是盖的,这么气都没有晕过去,厉害。

  “你。。”

  老夫人委顿的想要开口斥责姬颜,便听到门外一声娇喝:“姬颜,你这个贱人。。”

  粉色的衣裙,荡然翩飞,人声刚刚落下,人影已经到了身前。

  姬颜回头的瞬间,尖锐的指甲没有一丝的迟疑,直接刮在她的脸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也来不及去阻止。

  姬颜一时不查,感受到左脸颊火辣辣的疼,眼中爆射出杀神的威压,一扬手,快很准的耳光,直接扇飞了来人。

  噼里啪啦家具被砸翻的声音,夹杂这女子尖细痛苦,戛然而止的声音,直接冲破了这落针可闻的局面。

  方氏惊恐的奔了过去,发现女儿昏死过去,心疼的呼喊声,紧跟而来。

  大方的下人,惊慌失措的围了上去,场面一度胡乱。

  老夫人被这个变故惊得豁然站起身,看向那一团乱的场面,慢慢的移向,泰山之稳的姬颜。

  她用指腹沾了伤口的血珠,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中,缓慢的放到了唇上,嘴角更是挂着嗜血的鹰冽。

  脸上那道血线,让她看起来充满了野性。

  老夫人全身不寒而栗,渐渐的眼中爬上了恐惧,颤抖着声音,戾声的呵斥问道:“你到底是谁?”

  像她这个年纪,对于怪力乱神来说,十分的相信。更重要的是一个刚刚及笄的孩子,还是一个被大夫确诊为傻子的孩子,竟然一眼就看透了姬苏两家这些年的暗中的官场操作,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她的转变实在是太大了,刚才拍飞姬苒的那一掌可不是一个孩子能做到的。

  因为老夫人一句话,让杂乱的空间,一度又失去了声响。

  所有人无不是毛骨悚然的悄然后撤身体,心有余悸的看向那傲骨不折的身姿,沉稳淡定的立于厅中。

  鸳儿早就被宋嬷嬷给按住,根本无法动弹,看着姬颜被打伤,心急如焚,眼泪婆娑而下,呜咽的叫着小姐。

  “老夫人这话问的有意思,我不是姬颜,难道是鬼不成?”

  一句话,全场色变,刚才隐晦的躲避,变成了明显的戒备。

  就连老夫人苍白的脸,也是瞬间冷汗连连,胆颤的厉声喊道:“来人,给我将这个妖孽拿下!”

  一声令下,厅外冲进十几个家丁,均是孔武有力,虎视眈眈的将姬颜团团围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