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七章:叔侄对立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2017 2019-08-27 00:10:00

  “多谢徐大夫提醒,本官知道了!”

  “那小人告退。”

  “管家送徐大夫。”

  管家上前,给徐郎中提了药箱,有礼的送了出去。

  姬良才背在身后的手,猛然的青筋暴起的紧紧攥住,控制不住的爆裂,怒气冲冲的大踏步往后院而去。

  鸳儿坐在门框上,时不时的转脸看看房间内,安静的小姐,实在是觉得奇怪。

  小姐让她点上所有的灯,这眼看着都戌时三刻了(20:45),难道还有人来?

  深深的叹了口气,努着嘴,用双手托着下巴,直愣愣的看着小院的院门。

  她知道小姐今日闹得实在是惊天动地,老夫人气晕了,三小姐也被打晕了。

  二老爷还没有回来,这要是回来。。。。

  她还没有想完,就听‘砰’

  一声巨响,让她这个人都被惊的跳了起来。

  姬良才那想要杀人的眼神,瞬间就锁定了鸳儿。

  鸳儿寒毛倒竖,心中念着,完了完了,二老爷回来。

  脚步一转便跨进了房间,用力的将房门给关上。

  冲着端坐在椅子上姬颜,紧张的喊道:“小姐,快藏起来,二老爷来了!”

  “让开吧,你挡不住的!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他那一脚要是踹上来,不死既残。”

  她话音刚落,鸳儿就麻溜的跑开了,活像下一秒就被踹死了,脸上的表情都紧张,差点就惹得姬颜笑出声来。

  又一道门被踹开的巨响。

  姬良才阴沉的脸,还有紧绷的下巴,都在怒意暴走的边缘。

  姬颜稳稳的坐在那里,收敛表情。

  只是在看到姬良才摄人的眼神睨看她的时候,嘴角微微的一勾,凉凉的说道:“原来姬二老爷这么喜欢踹门!姬家自语是长戟高门,这做叔叔的招呼都不打的直接闯入侄女的内院,我倒是想要问问,姬二老爷的礼仪教养去了哪里?”

  姬良才万万没想到,他还没有出口斥责她的所做作为,她倒是先奚落起他来了。

  怒不可遏的快走两步,眼中凶狠如饿狼捕猎一般,死死的盯住姬颜。

  在鸳儿惊恐万分想要上前阻止的时候,他猛然掀翻房间内唯一的一张桌子,上面的茶壶水杯飞起砸向了墙角,破碎的声音此起彼伏。桌子歪倒的声音显得沉闷厚重。

  姬良辰能成为一名猛将,作为他的弟弟,自然拳脚功夫不会差。

  可若是让他一个做叔叔,做长辈的,去揍一个侄女,他还是要脸面的。

  若是姬颜是个小子,此时怕已经被揍得爬不起来了吧!

  姬颜稳如泰山,丝毫不受影响。

  姬良才顶着姬颜挑衅的目光,血眸怒瞪,咬牙切齿的愤恨道:“伶牙俐齿,没想到我姬家还出了这般不得了的女儿。顶撞祖母,打伤妹妹,搅和亲事,你说这哪一条传出去,你还会有好名声?”

  因为他说话的狠厉,微微俯身靠近姬颜,眼睛阴毒的能看到里面的血丝。

  姬颜始终面带嘲讽,仰视的目光,不显得卑微,反倒有一种藐视的翩然气度。

  “那就传吧!”

  她漫不经心的扩大嘴角的弧度,两手撑在扶手上,慢慢的起身。

  姬良才只能僵硬的往后退,直到两人都站直了身体。

  姬颜便开始一步一步的逼近姬良才,只到他胸口的个头,如幼兽对上了庞然大物,却又异常的坚韧。

  姬良才被迫的往后退,因为他在姬颜的眼中看到了杀意和决绝。

  他在官场上见惯了这种,不计生死也要撕下敌人血淋淋皮肉的眼神,竟然在这个被遗忘了十几年的侄女身上看到了,她好像只有十五岁!这怎么可能?

  “如果你不怕姬苏两家暗箱操作官商勾结的事情,被扒出来,那就传。反正我光脚的不怕你们这些穿鞋的!”

  她眼中光盛的寻衅嘲讽,刺激了姬良才心底最阴冷的一面。

  他已经很难再将姬颜当做一个孩子,一个女子,一个侄女。她就像是阴暗中伸出来的一把刀,伺机而动想要狠狠的扎入他的心脏。

  一抹杀意在他脑中盘旋不去,越来越汹涌的击打他最后的理智。

  出手如电,宽厚的手掌,瞬间就掐住了姬颜纤细的脖颈,一掌足以整个掐住。

  鸳儿一直都在心惊胆战的时刻防备,可还是没有防住姬良才的暴走。

  她慌张的想要上前撕扯,救出小姐。

  姬颜余光看着她的飞扑,被紧紧箍住的喉咙根本发不出声音来制止。

  姬良才已经起了杀心,若是鸳儿上来,必死无疑,一个丫鬟作为出气筒,那是再好不过了。

  电石火光间,姬颜的眼中凶光大盛,拇指的指腹凌厉的击在姬良才手腕上的大穴。

  姬良才已经怒瞪的双眼,狠厉的咬紧后槽牙,紧绷的可以看清他的牙痕。

  骤然手腕剧痛传来,针刺般的猛然跳开,同时松开了对姬颜的攻击。

  得到自由的姬颜,大口的开始呼吸,眼如刀刃,森森的杀气,隐忍不发。

  额角上的青筋随着她起伏的呼吸都明显了,脖子上的青紫,触目惊心。

  可是她知道不能犯险,暴露功夫,不然会遭到姬良才毫无下限的报复。

  鸳儿阖张这嘴,痛哭流涕,不知该如何保护姬颜,便站到了姬颜的身前,张开双臂,牢牢的将人护在身后。

  小小的包子脸闪过视死如归的坚强。

  姬良才被姬颜刚才那一手给惊住了,他木楞的看着自己的手腕,紧皱的眉头,豁然的出手,像是要印证什么。

  姬颜怎么可能不防备他,眼看着那一掌就要击在鸳儿的身上。

  她快如闪电的一把拉住鸳儿的腰带,将人给往后带,同时大喝一声:“我手上有证据!”

  姬良才已经甩开对鸳儿的掌风,奔向了姬颜,在听到她的这一声吼。

  近在咫尺的攻击,硬生生的僵住。

  “与其说是证据,不如说是我写的一封信。若是我两日不出现,那封信便会传满庆元。”

  姬颜算是领教了姬良才的毒辣,刚才他是真的想要杀了她们,根本不顾自己是她的亲侄女。这种人,最是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