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八章:娶还是不娶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2027 2019-08-28 00:10:00

  只有抓住他的把柄,才能投鼠忌器的逃过一劫。

  不是她怕,而是带着鸳儿,若是遭到追杀,她可以全身而退,可是连跑都成问题的鸳儿,她又怎么办。

  所以这是她不暴露功夫的最终目的,在最紧要的关头,可以出其不意的给敌人杀招。

  姬良才没有收手,而是阴冷的盯着姬颜的眼睛,想要看清楚她眼中是否有慌张或是虚心。

  可是什么都没有,平静的如一潭寒泉,即便是刚才的武力镇压,都没有在她的眼中看到害怕。

  姬良才冷峻的面上不显分毫,可是内心已经是惊涛骇浪,短短的时间内,他竟然被自己这个侄女牵着鼻子走。

  他慢慢的收回手臂,阴冷的背手问道:“你竟然会功夫?”

  姬颜将鸳儿拉到了身后,轻笑一声,她就知道他会怀疑,手一扬,针芒显露,“二叔也太瞧的起侄女了,只不过是根针而已。”

  姬良才微微眯起眼睛,想着刚才手腕处确实如针扎。

  “你以为,就凭你便能威胁到我吗?”

  姬颜低头冷笑,在抬头,眼中有着自信,“那二叔试试不就知道了!”

  她不想在姬良才的面前暴露太多,想要搬到他不容易,可也不困难。

  前朝遗留下来的几位老臣,她还是有办法让他们出手的,只是这个姬良才心思九转,只要露出一点,他便能想到很多。

  姬良才背后的手握的死死的,包括心中那股子火气始终不散。

  他渐渐的恢复了理智,想通了前因后果,便明白了,她弄出这么大的事情,不过是想要跟他谈条件而已,果真是心思缜密。

  她知道姬府当家人是他,气走了苏家人,搅和了姬苒的亲事,报了当年被退亲的耻辱。

  怂怼祖母,报了当初退亲时不为她着想的气愤。打伤姬苒,也只是为了泄愤。

  然后在顺利的将他引过来,全程牵制自己的火气,激起自己动手伤了她,那脖子上明晃晃的青紫,最少十日不散。

  只要她出去转一圈,他这个亲叔叔殴打侄女的恶行便会不胫而走。

  还有她口中说的信,在自己最暴怒的时候说出来,可比他平静的时候说出来,更有力度,因为这样他会记住她戳在心尖的狠辣。

  “真真是好手段,拿捏人心恰到好处,这一箭五雕,我生平还是第一次所见。”

  “二叔过奖了,侄女也只是为了自己以后着想,谁让这姬府的人,都当我是傻子呢!”

  姬良才露出进门之后第二个表情,那就是讥笑:“说罢,你想要什么?”

  “自由。”姬颜往前迈出了一小步,蓄力的小身体,爆发着惊人的强悍,直勾勾的看向姬良才的眼底。

  “你想离开姬家?”姬良才凝眉,他本来以为她是为了在姬家的地位或是钱,没想到她竟然想要离家。

  “不错。大家都是聪明人,你不会认为我这一通大闹,姬府的人会不计前嫌的还能跟我笑脸相迎吧?”

  她意有所指的话音,姬良才心知肚明,确实,光是老夫人那一关,她怕就会麻烦不断。

  “若是我不同意呢?”

  “哈哈哈哈,姬大人,你不会这么幼稚吧?我只是想要个名正言顺出府的理由而已。若是你不同意,我有的是法子让姬府深陷流言蜚语,有口难辩的下场。”

  “姬颜,你不要太过嚣张!”

  姬良才四十年的人生,第一次被一个小辈压制的无法反抗,那种愤恨的屈辱怎么都挥之不去。

  “姬大人,你何必如此,痛快的答应了,我们两下安好,岂不是都舒心!”

  姬颜粲然一笑,她说的舒心是她自己吧!

  姬良才恨得牙痒痒,心知在待下去怕是会被气死,冷哼一声,刚要拂袖而去。

  姬颜清冷的声音,便又响起:“姬大人,记住喽,若是侄女听到一丁点关于我的流言蜚语传出去,侄女的脾气可是很急的,那后果。。”

  姬良才猛然回身,怒瞪的双眼能喷出火来,恶狠狠的看着姬颜微微仰首,白皙的手掌便抚上了脖颈上的青紫,挑衅的微微一挑眉。

  姬良才感觉自己胸腔里乱窜的气流,全部涌入了肺中,堵得难受,脸色都青紫的难看。

  可是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威胁的睨看了姬颜一眼,从新转身离去。

  姬颜眼中的狡黠猛然点亮,冲着已经到了院门处的姬良才,大声的喊道:“姬大人,别忘了,把我母亲的嫁妆田产一块整理好。。。”

  姬良才本就带着怒意的脚步,微微一踉跄,然后更加加重脚步的力量,快速的离开。

  鸳儿自从刚才被姬良才那股子杀意给吓到,被姬颜拉到身后之后,便震惊的看着小姐与二老爷斗智斗勇起来。

  果然是她的小姐,在冷酷无情的二老爷面前,大获全胜,完美收场。

  “小姐,二老爷就这样走了,这算不算他答应了?”

  她傻傻的一脸好奇。

  姬颜冷笑:“没有那么快,他这只老狐狸不会这么容易的放我走的。”

  “啊?那我们不是白忙活了?您还被他打伤了,真是老不羞,竟然出手打伤自己的侄女。”

  姬颜杏眼微眯,手抚上喉咙处,心中冷嘲,他伤我的自然要双倍补回来的!

  漫天的黑色虚空,银盘圆月穿透一切的阻碍,露出了它凄华的光芒,扑洒了已经子夜的大地,它用虚看的月影,诉说属于它的华章。

  承载了几千年的巍峨宫廷内,庆元帝黎渊当年可是名冠京城的美男子,静怡温润的气度,像一坛陈酿的老酒,醇厚惑人,柔和的嘴角,像是永远都挂着笑。

  可就是这样一个令人心生好感的男人,在闯入大夏皇宫那一刻,手起刀落,嗜血的连杀夏皇子孙百余人。

  一时间无人在认为这个没有脾气的异性王是个好相与的,他宛如毒蛇,用最完美的伪装来迷惑敌人,趁其不备释放出致命的毒液。

  此时的他依旧温和的眉眼,却是一脸的怒容,“你到底娶不娶明珠?”

  “死都不娶!”珠玉落盘的男音,斩钉截铁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