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十二章:赵子卓撤职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3013 2019-09-01 00:10:00

  他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若是有人能够闯进皇城,杀了他,那他早就死过上千遍了。

  推翻大夏皇朝,前朝的余孽到现在还存在,这些刺客的目的,他不会细细的追究,凡是刺进皇宫的,全部按照前朝余党株连九族。

  既然要大肆搜宫,那就搜吧!

  他挥挥手让内侍下去了。

  得到皇上口谕的王杰,愤恨的铆足了劲,几声令下,御林军分成了十队,划分了他们的搜索范围,开始全力搜查。

  被惊扰的各个内宫,人心惶惶,没人敢出去,若是当做刺客被抓到,那可是有嘴说不清。

  六皇子一路往皇宫最里面奔去,那里是皇宫最死寂的地方,冷宫。

  赵子卓亦趋亦步的跟随,丝毫不给他放松的机会。

  漆黑的宫殿,没有一丝的光亮。

  他俯身飞下,一闪身进入了宫殿内,敛气屏息,瞬间便与黑暗融为一体。

  赵子卓踩着荒废的地砖上,灰尘留下浅淡的脚印。

  透过微弱的月光,他低垂眼帘,心下疑惑。

  手中的剑举在身前,戒备的往里面慢慢的渡步。

  废弃的冷宫,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庆元帝从来不会心软的放过任何犯错的人。

  诛杀是他最为强硬的手段和震慑。

  即便是后宫的三千佳丽,亦是如此,犯错就要用命付出代价。

  渐渐的冷宫就成了废墟,破旧的门窗,还有院中的荒草,根本就不像一个皇城内宫该有的样子。

  他对庆元帝只有忠心,再无他想,对于庆元帝的手段,他无动于衷。

  悄然的脚步,没有一丝的声响,慢慢的靠近六皇子的隐身之地。

  六皇子丝毫不乱的气息,长眠悠远,手中一动,细如蛛丝的丝韧,豁然的出现两掌中间。

  微微的弓起身,做到一击即成的姿势。

  ‘砰’

  一声不大的物体碰撞声,惊得赵子卓猛然转身,飞身出去,脚步之快,毫无停留。

  六皇子眼尾微挑,手中丝韧瞬间不见,一转身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赵子卓发现只是一只野猫发出来的声响时,才惊觉,自己好像上当了。

  他盛怒的眼睛,凌厉的看向黑洞洞的殿内,此刻在进去搜人,已经为时已晚,怕是早就跑了。

  他不在追究这里,翻身往回奔。

  行至内宫中,正巧碰到了搜宫的王杰,两下一碰面,都是愤怒的扭曲了脸。

  不用脑子想都知道,他们都跑了,在这么多御林军的眼皮子底下跑了。

  作为皇城最装备精练,工夫都是一等一的御林军来说,第一次被人肆意的挑衅,简直是奇耻大辱。

  所有搜查的小头目,无不是冷着脸回来禀报,查无所获。

  直到一个小头目,手中抓着一件淡青色的长袍,神情紧张的跑了过来。

  “统领,你看。”

  说罢,将手中的衣服递了过来,赵子卓冷凌的看了一眼。

  眼中凶光乍现,脑中急速的运转。

  六皇子是趁乱跑了?还是七名黑衣人中的一员?

  “人员可有伤亡?”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令几人面面相赫。

  王杰眼珠一转,心中突然疑惑,拱手说道:“全部一击昏迷,醒来就无碍!统领的意思,他们志不在杀人?”

  “各个宫中可有财物缺失?”

  “奥,这个有。”一名小头目,上前两步,恭敬的说道:“刚才在查到宝聚阁的时候,里面的小太监正在寻死呢,属下问过,才知道,当初胡人敬献的血珠子不见了。”

  “血珠子?”

  赵子卓眉心凝聚,他们一行七人,不会只为了一颗血珠子吧?那为何还要行刺六皇子,偷了珠子还不快点离开,等着被围攻,也不杀人,只是将人给大晕了,这太不合常理了。

  他攥紧手中的剑柄,心潮难以平静的怒火。

  ‘唰’

  剑身入鞘,冷凌的反身往勤政殿的方向去了。

  今夜闹得人仰马翻的刺客,一个都没有抓到,他这个统领看来是做到头了。

  王杰心中也是同样的想法,跟在他的身后,带着决然,一同领罚。

  黎渊冷森的看着跪在下面的两名统领,久久的不出声。

  摩挲在御笔上的拇指,血玉板着,沁血寒凉。

  “跑了?”空寂冷冽的声音,压得两人底下了头。

  他们的皇帝没有登基前,可是最显赫的武亲王,他的功夫在当时可是名列大夏。

  即便是现在已经登基,不在征战沙场,可是他释放出来的绝对威压,也是无法抗拒的。

  “臣该死!”

  赵子卓一个伏爬,贴在地上。

  王杰亦是如此。

  黎渊缓缓的站起身,慢慢的渡步而下,帝王之气,令大殿中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心中胆颤。

  “所以说,连六皇子都不见了?死不见尸,活不见人?”

  “是。”赵子卓回答的很是清脆,没有大难临头的怯懦。

  黎渊深吸一口气,眸子中睿智的目光,撼动一切的锐利。

  “赵子卓坚守皇城安危,竟然让刺客全身而退,当该死罪。朕念在你的苦劳,废去所有的职务,贬为庶民,王杰升任正统领之位,即刻上任。”

  赵子卓爬伏的身体,稳如泰山,冷静的沉声回道:“谢皇上不杀之恩!”

  王杰心潮翻滚,猛然的跪直身体,往前跪爬了两步,眼眶发红:“皇上,臣也有错,不能有统领一人承担,是臣无能,才让那六名刺客跑了。。”

  “王杰。”

  赵子卓脸上焦急,不顾冒犯皇威,一把抓住还想要跪着行走的王杰,出声打断他为他的求情。

  看着他回头,眼中的不甘,他摇摇头。

  拱手对着脸色不愉的黎渊说道:“还望皇上恕罪!”

  王杰慢慢回正的身体,虚晃了两下。

  他出自平民家庭,家中更是老母亲,弟弟妹妹一大堆。

  统领的家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是在这满是京贵的皇城,根本不值一提。

  人人都说统领无情狠辣,不近人情,可是他对他的照顾,是在无声中的。

  是他一手提拔自己坐上了副统领的位置,而现在他被撤了职,自己却坐上了正统领。

  这让手底下的兄弟如何看待他。

  “下去吧!”

  赵子卓神情平静,没有分毫的不甘或是委屈,冷静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而王杰,整个人都是愣愣的,机械的跟随赵子卓行礼告退。

  等到出了殿门。

  赵子卓静静的看着失神的王杰,冷声的说道:“给我打起精神来,今日你我已经是死里逃生。你以为六皇子的失踪,还有刺客的随意进出,就这么简单的能揭过?这可是人头落地的死罪,皇上能够将我只是革职,已经是天大的恩典。”

  “你没有被牵连,升任正统领,这是皇上对你的看重,所以你要责无旁贷的誓死效忠皇上,明白了吗?”

  他用力的抓住王杰的臂膀,严肃的说道。

  王杰抬头,眼中的不舍,那么的明显。

  “大哥,我舍不得你!”

  赵子卓是个不轻易笑的人,为了安慰他,僵硬的勾了勾嘴角。

  “我们又不是永远见不到了,我还待在京城,你若是无事的时候,可以找我喝酒!”

  说罢,开始解下身上统领的银色铠甲,一件一件的放到了王杰的怀中。

  “这个以后,我就用不着了,你要好好的守护皇城!”

  说完,也不给王杰开口的机会,持着自己的长剑,大踏步的离开。

  他本就是不善于表达的人,对于王杰能说出这番话,以是不易。

  王杰心知肚明他的心里其实也很不好受,他是庶出,好容易熬上了皇上身边的近臣,哪知道一个皇城失窃案,就让他被革职。

  等他回到府中,那些本来还巴结他的族人,定是加倍的嘲笑他。

  赵子卓的心里却没有想这些,而是困惑皇上的态度。

  六皇子是他最心爱的儿子,眼下失踪,皇上竟然一点都不着急,这有点反常。

  他冷静沉重的独自行走在高耸的宫墙夹道中,不远处,手持拂尘的大太监,李公公一脸的平和,遥遥的冲着他行了一礼。

  他心中诧异,皇上身边的近身内侍,在这里等着他干什么?

  心中疑惑倒也没有表现出来,神情自若的靠近。

  “赵统领,杂家奉了皇上的口谕,特在此等候。赵子卓听令。”

  赵子卓闻言,撩起衣摆,双膝跪地。

  “赐赵子卓玉令,暗中查找六皇子的下落,切记不可暴露六皇子失踪的消息。若是发现六皇子,暗中保护即可。等到时机成熟,皇上自然会通知你。赵统领可听明白了?”

  赵子卓瞬间明了,为何皇上这次没有怒天之火,大开杀戒。原来他心中早就有了城府。

  看来他也怀疑六皇子的失踪跟那六名刺客有关系,丢失的血珠子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真正的目的,耐人寻味。

  他眼中的冷光爆胜,怕是所有人都被这个纨绔的六皇子给蒙蔽了。他可不是草包,就那一击的偷袭,功夫不在他之下。

  心中震惊的如翻滚的浪云,深藏不漏之人,才是蛰伏在暗处的恶兽。

  他已经十分确定当时引自己追到冷宫的就是六皇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