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十三章:梁上君子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3017 2019-09-02 00:10:00

  李公公低眼看着脸色急剧变化的赵子卓,轻声道:“看来赵统领是想明白了,那么杂家就预祝赵统领尽早找到六皇子!杂家在提醒一句,六皇子可是未来的储君,赵统领该怎么做,就不需要杂家多嘴了!可是那些想要六皇子性命的人,无处不在,若是六皇子出了什么差错,可就别怪皇上翻脸无情。”

  赵子卓在心里微微叹息一声,拱手:“小人遵旨!”

  已经被革职的赵子卓没有任何的官身,自称小人,不容错处。

  李公公微笑点点头,从袖袋中拿出一块令牌,递给他。

  “这个在六皇子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调动任何大军,赵统领切记收好!”

  赵子卓双手接过,也不看,小心的揣在了怀中。

  李公公心中满意,不愧是皇上信任的人,一甩拂尘,转身离去。

  赵子卓也随之起身,往深宫内苑深深的凝视了一眼,满怀心事的离开。

  京城一处不起眼的小院,风华出章的男子,慵懒的斜靠在软塌上。

  乌青的黑发搭在床头的柱子上,柔顺的低垂,如上好的墨缎。

  棱角分明的五官,入鬓的长眉,深邃而又冰冷的眼神,邪瑟的令人不敢对视,毫无温度。

  挺直的鼻梁,薄薄的朱唇紧紧的抿着,看上去甚是冷情。

  此人就是大闹皇宫,安全脱身的六皇子,黎元折。

  “老大,你太不够意思了,我们为了你可是差点就死在皇宫里了。你倒好,自己先跑回来了!”

  长相端正的少年,一张娃娃脸,很难让人以为,他已经成年。

  明亮的大眼睛,深叠的双眼皮,还有那殷红的唇瓣,十足像个明艳的小姑娘。

  这就是他们的老幺,小五,一脸忿忿的叉腰站在小榻的前面,控诉的说道。

  端坐在圆桌的五个人,没有出声,可是眼角盈上了笑意。

  他们镇定自若的喝着杯中茶,并不像小五那般的莽撞,直接找老大的错处,还不如他们在心里暗戳戳来的爽。

  果不其然,本来还算平静的某人,在被他无限碎碎念的魔音中,豁然的睁眼,掌下一震,身体腾空。

  转眼就到了少年的头顶,凌厉的指尖,他还没来得及躲闪,后背处一麻,整个身体都被定住,就连嘴巴也无法发声了。

  他委屈的直接用乱转的眼神示意自家的老大,给他解穴。

  可是黎元折熟视无睹的从他的身侧走了过去。

  围坐的五人,一副你看,倒霉了吧的眼神,摇头替他可怜。

  黎元折坐到凳子上,执起桌子上的杯子,离他最近的一男子,很是自然的拎起桌上的茶壶,给他沏了一杯。

  “今夜的皇城怕是要封锁搜查,老大可要连夜出城?”

  黎元折流转的漆眸闪过嘲讽,押了一口茶,冷冷的说道:“赵子卓失职,统领的职务肯定是保不住了。只要他不在,京城内的搜查都不是问题。”

  “那老大可想好了,要去哪里?皇上能信了咋们只是去偷了血珠,而主子是趁乱逃脱的?”

  另外一人也开口说道。

  “那老头鬼的很,这点小伎俩骗不了他,怕是找我的人已经在暗处了!”

  他把玩手中的玉茶盏,微微眯起眼眸,冷光幽暗,

  “那主子还是在这里躲一阵子吧?若是真的被皇上抓回去,怕是真的就要成亲了!”

  说罢,几人胆大的对视一眼,都有种幸灾乐祸的笑意。

  谁让他们的主子,已经十八了,连个通房都没有,很容易让人乱想。

  “你们都回军营吧,别让人发现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

  站起身,不顾几人的挤眉弄眼,趁着夜色消失在暗夜中。

  他一路隐在暗处,即便是天黑了,可是周围农家小院,隐隐灯豆照出来的光晕,还是迷了他的眼。

  孩子们在院子中嬉笑哭喊声,还有妇人围在一起家长里短的唏嘘声,在平静的夜晚传来。

  让黎元折烦躁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小的时候,这种小巷子,他不知道钻过多少。

  儿时的童趣,在父亲起兵造反,杀入皇城的那一刻,便烟消云散了。再也没有那种与朋友高声呼喊,痛快游戏的欢乐了。

  这些远离自己的经历已经成为永远珍贵的回忆。

  幸好他们都还在,没有因为他成为皇子就趋炎附势,还是那般随意的跟他称兄道弟。

  只是他们身为军中人,与他的关系,无人一人知晓。

  自己本就是那些皇子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再让他们知道自己军中有人,怕是小命天天都要受到威胁,这就是自己为何要伪装成草包的形象的原因。

  小五几人也默认了这种隐藏的关系,他们私下见面,他都会以另外一种样子前去赴约。

  想着为了给自己打掩护,私闯皇宫的六人,阴郁的嘴角微微的勾起。

  谁不知庆元帝的六儿子,就是他的心头宝,那些攀龙附凤之人,寻了机会便狗皮膏药一般的贴了上来,甩都甩不掉,让他烦不胜烦。

  老头说他刚刚登基,对这些阀门贵族,还是要多忍着。

  他听了之后,是怎么做的?想到这里,嘴角的弧度瞬间加大。

  他当时直接在早朝上,一拳击爆一名咄咄逼人的大臣的鼻梁骨,迫使他一个月不能上朝。

  渐渐的他嚣张跋扈,纨绔不羁的性格就被传了出来。

  既然如此,那他就坐实这些传言,每日混迹在京城各大场所,专门找那些不顺眼的狂揍。

  这样一来,他的身边就跟了那些不学无术的世家子弟,整日的斗鸡遛狗,好不热闹。

  可是现在呢?老头让他娶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作为他未来的助力,他突然就累了,烦了。

  他的命运为何要按照别人的安排来走?他自己的人生当然要活出自己的想法!

  所以,对不起了,老头,又让你失望了!

  他缓缓侧身定定的往皇城的方向望去,黯然凝视。

  眉心微微的隆起,深吸一口气,释然的放松身上的暗淡,转身毫不留恋的隐入了小巷子中。

  月偏西中,四更天的棒子声,在京城中角落响起。

  寂静无声的京城街道,只有寥寥的几家店铺或是大户人家挂在门口的灯笼,发出橘黄色的微光,今夜无风,微丝不动。

  皇城内的骚乱并没有追出宫外,黎渊下令彻查宫内,以便遮人耳目。

  而六皇子惹怒皇上,被关入庆和殿,永不得踏出的旨意,在宫中宣读。

  人人心中奇怪,什么样的大事能让皇上生气到如此地步,将自己的心头肉给关了起来?

  可是无人敢打听其中的隐秘,一个字都不敢提,敢提的那都是不要命的主。

  而此时京城某位富豪的奢侈府邸外墙。

  一道娇小虚晃的人影,猛然跳跃,一个飞身蹲在了墙头上,静观其变的暗中观察,巨阔的府院,灯笼悬挂的光晕,能够看清层层叠叠的房屋庭阁,还有树影硕硕的花园暗影。

  五息间,虫鸣声丝毫没有被打扰。

  露在面巾外的碧眼,微微一弯,一个后空翻,稳稳的落在地上,悄然无息。

  轻盈跳跃的一个猛然纵身,直接窜入了一个窗户底下,这个时间竟然还亮着灯,却无人说话。

  她沾了口水,轻轻地沾湿窗户纸,微一用力,一个窟窿便开了。闭着一只眼睛往里面看,是间普通的卧房,像是大连铺,应该是下人休息的寝室。

  这个时候,两名打着哈欠的丫鬟,只穿着白色的中衣,披着外衫从门口进入,一边走一边小声的窃窃私语,她不打算在这里待着。

  悄然目测周围的环境,选择左面的游廊,径直奔了过去。

  游廊上的风灯,昏暗的来回摇曳,照的地面并不真切,也只是有个影罢了。

  她刚刚用手搭在围栏上跳进回廊,便看到拐角处有轻微的脚步声和忽隐忽现的灯晕,往这边走来。

  一个纵身,手抓着游廊上方的木梁,腰身发力,双腿瞬间便甩了上去。双腿一盘,一个翻身,稳稳的趴在了横梁上。

  原来是两名护院的小厮,在守夜。两人精神稍稍的委顿,无精打采的走着,毕竟这个时间是人最困乏的时候。

  摸摸索索的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她悄然跃下,蹲伏在地,没有任何声音,脚下生风,瞬间不见踪影。

  她就像灵猫一样跳跃穿梭在府院中,寻找她的目标。

  庆元的皇商,最是有钱的杜家。奇珍异宝,古玉宝珠,听说堆满了好几间房子,就连那整个屏风大的珊瑚树,国库也只有一株,而杜家的库房也放了一株。

  而让她心动的却是杜家刚刚收入进来的一颗夜明珠,听说只有半颗鸡蛋的大小,晚上却能照亮一间房子的光亮,这可是凤毛麟角的稀世珍宝,此物若是到手了,总能派上用场。

  想到这里,面巾下红润的嘴角微微一勾,隐在暗处的身影,极度风驰。

  按照府院内的方位来看,越往后走,守夜的下人越多,而且都换上了手握刀剑的侍卫。

  她便心知,库房的位置应该就在这个院子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