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十四章:砸瘪了?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3019 2019-09-03 00:10:00

  趁着月色猛然隐入了云层中,天地皆黑。她凝聚内力,跃上了房顶,欺身趴在房顶上,手脚并用的如壁虎一般的爬动,十分的灵敏。

  随着把守的人越来越多,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测,在这片房顶稳下身形,良久才慢慢的掀开一片瓦片,想要一窥究竟。

  可是乌黑的铁皮竟然在瓦片之下,朝着她露出嘲讽的幽光。

  她暗骂一声,草,老奸巨猾。

  想要走房顶下去的想法破灭了,她只能小心的调转方向,头朝下,慢慢的往檐下爬去。

  哪知道变故突生,一声戾喝高亢而起。

  “抓贼。”

  霎时间杜府如油锅进了水滴,沸腾起来,无数的脚步声夹杂着呼喊声,还有火把映照的光亮,齐齐的往院子奔来。

  姬颜心中无数的草泥马飞过,她已经够小心了,怎么还是被发现了。

  哪里还能趴的住,瞬间起身,踩在房顶的屋脊上,脚步掠驰。

  倏地就被院中的侍卫给发现了,大喊一声:“房顶还有一个,给我追。”

  姬颜闻言脚步踉跄,差点就摔了下去,他娘的,什么意思?难道说刚才不是因为发现她?而是贼人另有其人?

  奶奶的,老子给顶包了?

  想到这里,差点咬碎一口银牙,不甘的回头看一眼近在咫尺的院子,就见一道飞速的高大身影,冲着自己奔来。

  姬颜眼中喷火,奶奶的,老子不找你,你倒自动送上门来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手腕一翻,掌心黑色的铁珠,凌厉的打上那人的面门。

  那人也没想到会在房顶遇到同行,眼中意味不明狡猾的一笑,那就你当替死鬼吧。

  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唳啸的暗器声,瞬间到了眼前,千句一发之际,他猛然的凌空翻转身体,不受控制的落了下去。

  霎时便被疯狂追击的侍卫给围了起来,众人心中疑惑,他们两人不是一伙的?

  刚才那个小个子打出的暗器,可是非常的犀利,他们都听到了那破空声带来的呼啸。

  看家护院的侍卫头领可不会管这些,大手一挥,齐齐而上。

  没有任何的话语,只需要拿下贼子,搜出被盗的宝物,他们才算是没有失职。

  贼人望着冲他摆手的小不点,眼中盛光爆冷,眼如利箭,本想着利用他给自己打掩护,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他一道暗器给打了下来。

  真是耻辱,心中憋着火气,手中的绞丝带起的血珠和痛呼声,令本来想要观战的姬颜,心中大惊。

  你娘的,这个战斗力,恐怕再有五六息的时间便能解决完。她还傻愣愣的站在这里想要看他被揍,简直找虐呢。

  冷冽的气息霎时便锁定了她,姬颜如临大敌,果断的转身逃亡,可是那道在背后追击的压迫性冷光,如影随形。

  越来越多的侍卫围上了贼人,他下手极有分寸,只是将人打伤,失去行动能力,而不会将人杀了。

  这里的动静,很快传入了杜家上房,杜家掌舵人杜庭之的耳朵里。

  可是等到他站在库房的院子中,看着一地哭嚎哀痛的侍卫,眼中冷凌暴虐的怒气蓬发而出:“报官!”

  管家胆战心惊的领命而去。

  贼人心中窝火,循着姬颜离去的方向,直接追了上去。

  姬颜避开了所有搜府的下人,快速的原路返回,一纵身便跳出了杜家的院墙。

  可是她没有掉以轻心,而是急掠飞奔,一刻不敢耽搁。

  直到离开杜府三条街的距离,她才缓和的贴着一道背光的前面,微微喘息,指尖刚想要扯下面巾。

  暴击声摩擦耳膜的凌迟,直接在她的身边炸响,她惊恐的看过去,一根入墙三分的木棍,只剩下了手掌宽的一截露在外面。

  她全身紧绷,这是她两世为人,难得一见的危机,哪怕是在战场上,那也是面对千军万马的狂野。

  而眼前这个站在对面墙头上高大男人,死寂的双眼,毫无温度的像是盯着死人一般的盯着她,如厉鬼索命的俯看。

  姬颜心中警铃大作,真是自己蠢,干嘛给自己找麻烦,刚才直接跑路岂不是更好,为何要偷袭他?

  院墙上的人没有给她太多时间,一翻手绞丝弹破月光的浮华,身体往前倾下,忽的便压在了姬颜的头顶。

  “草,老子没有武器。”

  清丽的嗓音,粗鲁的话语,让已经攻击的贼人,差点跌落下来,是个女的?

  本来还想着他好歹是个男人,揍女人这种丢人的事情怎么能发生在他的身上。

  就这一瞬间,对面的女人小巧的拳头,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击上了自己的下巴。

  好吧被她得手了,主要是自己被她是个女子而震惊了,更是因为一个女子竟然可以爆粗口,那就更不可思议了。

  闷哼一声,下巴酸疼的剧痛,可以说是这些年来,最痛的一次。

  娘的,这个小不点吃了大力丸不成,力气这么大?

  这还没完,腰上的腰带被用力的拉扯,本退后的身形,就那样被扯了回去,又是一拳想要偷袭。

  真是孰不可忍,两手一动,绞丝划着她的手臂,割向她的喉咙。

  姬颜大惊,刚才偷袭成功,还想着再接再厉,哪知道这个人反应如此灵敏。

  一个后下腰,狼狈的躲过,顷刻间就地一翻,身体正了过来,起身就往前跑。

  贼子的紧紧相逼,让她走进了死胡同,再无可退。脚尖点在墙壁,借助墙壁一个空中翻,便从贼人的头顶想要翻过去。

  那人也是反应奇快,手中的绞丝眨眼便脱手而出。

  冰凉的触感,还有刺激的痛感让姬颜惊愕,没有因为受伤停顿,在落地时顺势纵身,转瞬间便拉开两人的距离。

  黑色的夜行衣,在腰侧位置,被割开了一个口子,一条血线,渗出了浓密的血珠,幸好伤口不深,只是割破了皮。

  贼子趁机看了一眼,那腰侧的莹白,脸上一热,露在面巾外的眼睛微微躲闪。

  虽然她只是个小不点,可架不住人家是个姑娘啊。

  姬颜难以压制的暴躁脾气,在慢慢的翻涌,眼中的暗潮疯狂的旋转,她长久以来嗜血的劣根,在这一刻铺天盖地的疯长。

  冷冽的小脸,早就消失的那股子懒散,眼中剩下的只有不死不休的狠辣。

  紧握的拳头,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道,根本不在乎那削铁如泥的绞丝。

  贼子游刃有余闪躲间,死寂的眼中变化了幽光,这小不点的力气好大。

  他太久没有找到强有力的对手了,每日装作无所事事的打架斗殴,在他心里连台面都上不了。

  而整个天下都知道他是草包,自然是不能使用功夫。

  今夜,这个小不点,让他突然就来了兴致,想要好好的打一场。

  瞬间手中的绞丝消失,赤手空拳的搏击而上,不然也太欺负人了。

  姬颜可不在乎他怎么想的,一眨眼的功夫便加大了拳击的力度。

  更是快的幌花人眼,到让贼人连连反击格挡。

  一时间相互击在对方身上,发出击打在身上的‘砰砰’声,很是令人心情亢奋,只觉得血液都在燃烧沸腾。

  贼人眼中越来越深邃,实在是这个小不点的拳头又小又有力,感受着身体被捶打的滋味,竟生出了诡异的痛快。

  姬颜当然不知道他将她当做了按摩捶,心中无限骂娘,这个混蛋,拳头那么大,每次偷袭垂在她身上,就像是铁锤一般,恨不能砸断她的骨头,明日身上定是没有一块好皮。

  两人心思各异,拳拳到肉。

  一个不慎,姬颜怒瞪的双眼看着凌厉的拳头,奔着自己的胸口袭来,虽然小包子还没有长势喜人,可那也是包子啊,这一拳下去,还不砸瘪了!

  “草拟娘的,混蛋!”

  贼人也没想到会冲着她的胸口去,只怪自己打的太过激烈了,一个不注意就过去了。可是想要收回却是无力回天,果然拳下绵软的触感,霎时就灼烧了他的手。

  天地皆静,落针可闻。

  两人面巾露出的双眼,一个猩红的想要杀人,一个震惊的呆滞无措。

  就算自己在放荡形骸,玩物丧志,可从未碰过女人,今日竟然在这个小不点的身上破了戒。

  姬颜因为肺中压制的火力,直接冲到了脸上,火烧到发烫的红。

  一个单腿上击,转瞬间便顶在贼子的腰身,他从愣怔中清醒过来,一掌劈下,姬颜快速撤回。

  脚上遁地,跃起俯冲一个直拳,对着贼人的面门砸下。

  贼人两掌隔档,大手顺势一动,紧紧的包裹住姬颜的小拳,一个扭转,姬颜随着扭转的方向在空中横着反转一圈身体。

  下落的脚尖刚刚点在地上,贼人拽着她的拳头连退两步,没有支撑点的姬颜有点仓促的在地上急点两下,稳住身形,直接在两人的夹缝中,一个高抬腿,脚后跟毒辣的蹬在贼人的下巴。

  贼人骤然偏头,脚擦着他的耳朵,脚尖滑向他后脖颈的位置,姬颜寻得机会脚尖一动,贼人的面巾差点被挑开。

  贼人身上冷冽突然暴增,竟然隐隐的透着杀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