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十五章:老子跟你姓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3014 2019-09-04 00:10:00

  姬颜暗叫不好,一条腿还搭在他的肩上,一个拳头也被他抓在掌中。

  姬颜眉尾一挑,借着被他钳制的手掌,做了支点的巧劲,被架起的腿猛然的发力,人刹那就跨上了他的肩头,整个人呈现了半趴在他背上的姿势。

  自由的左手,敏捷的死死勒住他的脖子。

  贼人心头火大,想他堂堂一个男人,竟然被一个女子骑在了头上,这说出去,简直是无脸见人。

  双臂一反,轻易的便去掰脖子上有力的胳膊。

  姬颜咬牙坚持,贼人眼看着捍卫不动越收越紧的胳膊,手中的绞丝豁然而现。

  “看老子的独门绝招。”

  话音一落,被放开的右手,拳变成了掌,冲着他后颈一处隐蔽的穴道,在那绞丝已经到了眼前的雷霆之时,重重的按下。

  贼人心知上当,可是已经为时已晚,半边身体麻木到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他被自己的轻敌差点咬破舌尖,是的,他从一开始就不觉得这个小不点可以打得过自己。

  虽然过程中,她表现出了惊人的忍耐力还有抗击力,就连功夫路数也是一等一的好。

  可是架不住她是女子人小,力度还是顶不上自己,他只是觉得人生太无聊了,突然逮到这样一个会打架还会骂人的小不点,十分的有趣。

  便没有全力痛下杀手,哪曾想,自己竟然着了道,这是他十八年辉煌的痞子人生一个污点。

  姬颜虚脱的从他身上滑了下来,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地。

  因为这番打斗额头上的汗珠颗颗滚落,本来打理整齐的束发,散下一缕,湿黏的贴再脸上,一种狂野的性感,落在贼人的眼底。

  虽然她蒙着面,可是映着月光,眸若清泉的一点亮,清晰可见。

  姬颜嘴角一勾,冷笑不耻的抬头,虽是仰视,却丝毫不显得落入下风。

  “一个大男人,真是卑鄙无耻,打不过便用武器,我非得看看你这脸皮有多厚。”

  说罢一跃而起,手快的惊人,眼看着指尖就要扯下贼人的面巾。

  冷涩暗哑的惑人嗓音,猛然的响起:“你尽管试试!”

  指尖贴着面巾突然僵住,姬颜杏眸微闪,到底要不要看,这个家伙一看就记仇。就看他露在外面的这双邪妄的凤眼,威胁的冷光很是渗人。

  “你以为老子吓大的?我还非看不可了!”

  最不受人威胁的姬颜,瞪目一挑眼尾,挑衅的踮起脚尖,双手冲着他脑后的结扣而去。

  整个人就像是揽着他的脖颈而趴在他的怀中样子。

  姬颜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前世在军营中,与手下的那些将领,除了不在一起睡觉,一起洗澡,一起上茅厕,剩下的那什么勾肩搭背,切磋武艺时的碰触,荤话连篇,在正常不过。

  在她靠近的一霎时,淡淡好闻的体香,瞬间缭绕在贼人的鼻翼,他深沉幽深的眸子一暗,脸色潮红,微微的发烫。

  “你自找的!”

  姬颜已经扯开他的第一道结扣,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双铁钳般的臂膀直接箍住她的腰身,用力一提,她的脚便离开了地面。

  身形忽动,一眨眼,她就被他压在了窄巷的墙壁上,高大的身影毫无间隙的将她扣在怀中。

  姬颜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就连英气的眉都拧到了一起,不敢置信的破口而出:“你怎么解开的?”

  这个穴道只有她一人知道,是她无数次九死一生摸索出来的。

  天柱穴在所有人眼中只是一个穴道,但是在她的眼中,是死里逃生的最后手段。

  这个穴道需要用力按压,力气不够,根本没有什么用。若是力气够了,被点穴的人,便会半边身体麻木,没有知觉,这样就失去了行动力。

  这个招式,她百试百灵,从未出现过差错。而今日,这个男人竟然冲破了穴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寒潭之眸,隐藏的汹涌,紧紧的盯着眼前碧眼盈波中的错愕。实在是京中闺阁女子,要不是娇滴滴走个路都累得慌,要不就是做作的令人犯呕。

  而她,所表现出来的是那么自然的真性情,不做作,不服输,更是狡猾的如小狐狸,心眼极多。

  这完全是颠覆了他对女子这种东西的讨厌认知。

  面巾下的唇角竟然愉悦的勾了起来,就连冷森的眼角都染上了几不可见的笑意。

  他突然起了捉弄的坏心思,诱惑的慢慢俯首,本就隔着极近的脸庞,这下是几乎贴在了一起。

  低沉醇厚的嗓音,在姬颜的耳畔,轻轻的呼出了暧昧的温*,轻声的说道:“在你坐在地上的时候,我就冲开了穴道!”

  痒痒的气息抚在耳廓,耳尖渐渐的染上了淡淡的粉。这才惊觉,这个混蛋竟然在赚她便宜。

  恼羞成怒的一转头,想要叱责他的不要脸,哪知他刚巧也离开了她的脸侧。

  面巾下红润的唇瓣便擦着他唇,两人都是一惊,虽然都带着面巾,可是他们都十分的确定,亲到了对方的唇。

  怔愣的灼灼看着对方眼底的自己,愣愣的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傻模样。

  贼人邪魅的如黑曜石的桃花眼,深邃漩涡般的吸人心神,他感觉到脑中令人晕眩的烟花在绽放。

  姬颜的眼中慢慢凝聚的狂风骤雨,在他还陷入自己的美好感觉时,爆发全身的力气,骤然的将人推开,带着疯狂的怒意,蓄发的拳头,如压倒性的一击。

  痛苦的闷哼紧跟而来,姬颜虽然燃烧着理智,可是她一贯对于危险的感知很敏感,就算这个男人捂着眼睛并没有释放出对于她的威胁。

  但她还是知道,开溜是最明智的选择。

  脚下生风,瞬间便爆开了十米开外,身形正好暴露在了大街上。

  一队官差举着火把在到处的搜寻,猛然两下对上,都是一愣。

  “抓住他!”领头的捕头大喝一声,在黎明前最黑暗的京城,惊起了无数人的心。

  实在是这个时间突然官差当街抓人,那定是发生了大事。

  姬颜灵机一动,装作转身对着贼人的方向,粗着嗓子喊了一声:“大哥,我先走一步!”

  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开跑,嘴角一抹得逞的狡黠。

  被击中眼睛的某位皇子,愤恨的一脚踢在墙壁上,真是倒了血霉了,今日竟然在一个小不点身上连载好几次。

  自己连她长什么样都没看到,再说了自己也不是好色之人,怎么就下不去手直接将人给做了?

  好吧,还是因为她是个小不点,自己心软了。

  若是他的那五个兄弟听见了,一定鄙夷的能用眼皮夹死他,他会心软?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本来想要抓住她的,可是听了她莫名其妙的话,心头就感觉事情不对,果然脚步霍霍声,还有那能照半边天的火光紧跟其后。

  这个该死的小不点,临走了还不忘拉他垫背,幸好东西到手了,不跟她计较。

  嘴角得意的笑着,手按在藏东西的胸口,已经迈开的脚步,乍然的顿住,脸上的笑意也在慢慢的僵硬。

  “好,很好!竟然敢黑吃黑,行,真行。你给老子等着,若是老子查不出你是谁,老子跟你姓!”

  咬牙切齿的冲着姬颜跑开方向,气炸肺的脚上一顿,一颗石头,砰的一声,在墙壁上砸出一个坑,连带着整面墙都出现了龟裂。

  不等那些官兵拐入小巷,冷冽气愤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听了姬颜的话,那些官兵果然是兵分两路,分头追击。

  可是他们哪里能追的上这两人的速度,在他们到了地方,早就没了人影。

  他们围着这一片民房,一直搜查到了天亮。

  浓墨氤氲的雾气,将整个京城笼罩其中。白墙黑瓦,青石小砖,木楼阁宇,在雾蒙蒙的烟云中表现它淋漓尽致的美,那时不时冒出的绿树,给它浓墨一笔的添彩。拱起的石桥下,一叶扁舟摇晃的款款而来。

  早起的小摊贩,早早的支起摊位,各自占着自己的位置,手脚麻利的开始张罗上门的生意。

  渐渐的人声多了起来,喧嚣的早市,迎来了八卦的一天。当家主妇,尤其是大户人家出来采买的嬷嬷,只有早间这个买菜的功夫,才能和相熟的人聊上两句,以便于她们的消息互通,更能彰显她们自认为的独家消息。

  “听说了吗?六皇子被皇上关起来了?”

  “哎呦,我的天啊,六皇子不是皇上最宠爱的儿子吗?怎么就关起来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人神神秘秘的好像知道内幕一般的得意,引得众人都围了上来。

  他看到众人那种期待的眼神,也不卖关子了,一脸紧张的小声说道:“听说,是因为皇上让六皇子娶尚武将军家的明珠小姐,六皇子死活都不答应,这不皇上大怒给关了起来,说是等到什么时候六皇子答应娶亲了,就什么时候放出来。”

  “啊,那这下京城不是少了一霸?”

  “嘘,你不要命了。。”

  众人听到那人直接说出六皇子是一霸,哪敢多待纷纷快速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