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十七章:对不住了您嘞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3003 2019-09-06 00:10:00

  “到那个时候,姬府百口莫辩。祸起萧墙的事情,母亲看的还少吗?”

  一段话说的靠躺在床,精神萎靡的老太太心中暗恨,经过一夜,眼睛蒙上了一层的雾,看人的时候,有种可怕的白。

  “这个孽障,搅和了姬苏两家的姻亲,更是让两府生了嫌隙,就想全身而退的自由出府?真是异想天开。”

  老太太心中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郁结在心口的恨意,不会因为姬良才的几句话就能抚平的。

  姬良才与老夫人的性格如出一辙,那便是不容别人来反驳或是挑衅自己的权威。若是有人这么做了,那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就算是至亲之人也不行。

  作为姬家两位权重人物,被一个小辈给挑衅了,颜面何存?这口恶气不出,难以下咽。

  “母亲尽管放心,儿子自然不会让她那么痛快的走了!”

  老太太知道这个二儿子与大儿子不一样,心思诡辩狡诈,深沉的厉害,若是他说了不会让姬颜那个小畜生痛快的走,那一定会做到。

  这才放缓了脸上的森冷,与姬良才又说了几句方氏的变化。

  无非就是方氏钻了牛角尖,看不清眼前的利益,实在是愚蠢至极。

  姬良才低垂的眼睑,微微闪烁,方氏的心这两年膨胀了,总以为姬家现在在京城是一流世家,苏家已经配不上姬家了。

  经过这一事,怕是怨恨上了二房。但是作为小叔子,自然不能随意进出嫂子的院子

  便想着,让姚氏去一趟,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跟她讲清楚,想来她会明白的。

  与老太太说了几句,就退了出来。

  冷寒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背手走在游廊上,轻声的吩咐随从:“去苏家的商铺,给苏纪衡下个帖子,我要在春风楼见到他。”

  “是,老爷。”随从领命退了下去。

  姬良才渡步回到自己的院子,唤来姚氏,叫她去大房,将所有的事情摊开讲,方氏会明白的。

  姚氏没有耽搁便去了。

  而姬良才换了一身便服,连个随从都没带,去了春风楼。

  这一切,姬颜都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也只是嗤之以鼻。姬家不会放弃与苏家的联姻的。

  凭借着姬良才的官位和口才,苏家也一定会同意定亲。至于方氏,眼皮浅的,也许当时是恨极了二房,可是就凭姚氏那张嘴,不用几句话,就能为了利益成了这门亲。

  她现在心中无限骂娘,只因为身上叫嚣的酸痛,真的是痛不欲生。

  果然与自己预想的一样,拳头大的青紫遍布上身,触目惊心的骇人。她趴在床上,实在是懒得动弹,就连肚子连续的咕咕声,都不能让她动上一动。

  幸好有那个夜明珠作为补偿,不然还不得呕死。

  想着当时自己聪明的一击,顺手就将那个混蛋怀中的夜明珠给顺了出来,心中就亢奋想笑出声来。

  等到那个混蛋反应过来,一定气的跳脚吧。

  似睡不睡的姬颜嘴角闪过轻蔑的一笑,跟她抖,嫩了点。

  直到天色幕黑,姬颜才懒懒的揉着肚子下了床。

  鸳儿听到动静赶忙的去收拾了饭菜,哪里有什么好饭菜,本来平日吃的就差,经过这一闹,那饭菜直接降级成了咸菜配稀饭。

  她十分的气愤,端着黑不溜秋的咸菜,还有清可见底的稀饭,心疼的差点掉下泪来。

  脸色不善的姬颜,冷笑邪魅的一勾唇,“不用担心,顶多后天晚上,我们就能离开!”

  鸳儿听了,困惑的问道:“小姐,你怎么知道?”

  “今天不是安静了一天吗?”

  这下小丫头更加的想不明白了,挠挠头,“有关系吗?”

  姬颜摇头失笑,摸摸她的发顶,“你的小脑袋还是不要想这些复杂的事情了,听话就好。”

  鸳儿心想也是,自己本来就笨笨的,还是不要废这个脑子了。

  “这两日苏府可能会来人,你不要出小院。”

  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说出来,惊得鸳儿张大嘴巴,急急的说道:“这么快就来退亲?”

  姬颜喝了一口没什么米香的稀粥,眉宇没有丝毫的不适。放下碗的时候,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怎么可能退亲。”

  然后就再也不开口了,鸳儿也只好闭了嘴。

  果不其然,第二日就有下人时不时的在这个院子门口嚼舌头,说是大小姐这般的闹了一场笑话,苏家还不是正常的上门提亲了。

  反正就是各种讥讽嘲笑,说姬颜不自量力,一个傻子竟然嫉妒三小姐都疯了,等等话语。

  鸳儿听了都要气炸肺了,要不是姬颜拦着,怕是要冲出去,撕烂她们的嘴。

  姬颜淡定的好像根本看不见听不着,可是心中明白,这些缺脑子的,一看就是姬苒派过来羞辱她的,更多的是显摆。

  她才懒得跟一个白痴计较,反正一切都在计划中。

  又过了一日,姬府这条街上,热闹的鞭炮声,响彻了整个北城区。

  这里都是官宦人家,庭院深深,即便是这样,这震天响的鞭炮声,还是让不少人知道了,姬将军的小女儿今日下定了。

  接到通知的,还有没有接到通知的,看在姬将军和姬二老爷的面子上,都带着贺喜的礼物上门来了。

  一时间姬府热闹非凡,恭贺声不花钱的往外蹦,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的恭贺词。

  苏府下定的聘礼,在一次的鞭炮声送了过来。

  苏纪衡一袭淡青色的锦绣长衫,玉树临风,俊俦的面上温润浅笑,骑在高头大马上,时不时的拱手对着给他恭贺的路人行礼。

  这下苏二公子温和易相处的性子在众人心里留下了好印象,同时对姬家三小姐能到到这样的好夫婿而羡慕夸赞。

  两百担的聘礼,先前开道的都是奇珍异宝的小物件,红色的漆盒,全部由苏家在京城商铺的下人们用手捧着,后边的一百担皆是大物件,有两人一抬的。浩浩荡荡的进了姬家的大门。

  这样一来,今日的定亲宴被推上了高潮。府中喧闹嬉笑声,比过年还要夸张。

  姬颜的小破院子,在这个时候,就显出它的落寞和破败起来。

  可是她并不觉得难堪,反而心里冷笑。她一只手摸上左脸颊的指甲刮伤,一只手抚上了脖子上的掐痕。姬良才,你要动手了吗?我好期待啊!

  姬府一直到了夜幕来临,才渐渐的收敛喧闹,这个期间,没有一个人踏足小院。

  鸳儿在掌灯时分便说伺候她睡觉,被她阻止了,更是把她留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渐渐的就连偶然的嬉笑声都听不见了,虫鸣声忽高忽低的叫唤。

  姬颜就坐在正房的太师椅上,像是夜幕中的幽灵,闭目养神的假寐起来。

  刚刚过了子时,她豁然犀利的双眼骤然的睁开,嘴角泛起冷笑,来了。

  几不可闻的脚步声,瞬间便到了檐下,透过凄华的月光,两道暗影打在窗户上,像是贴在窗户上听房间的动静。

  紧接着离开一人,轻微的洒水声,对于习武的姬颜来说,太清晰了。

  姬颜眼尾一挑,真的看得起她,还担心只来了一人呢。

  坐在黑暗中时间久了,能过清楚的看到窗户纸被来人捅了一个窟窿,一截竹管慢慢的递了进来。

  暗影风动,眨眼便到了窗户处,眸子中的笑意压都压不住,对不住了您嘞。

  猛然压身,对着竹管的这一头,用力一吹,本来要被吹进房间的迷香,瞬时倒了回去,正巧那人张着嘴还想要在往里面吹迷烟。

  那倒流的烟雾,令他乍然惊恐可惜为时已晚,霸道的迷香,直接让他直挺挺的往后仰倒,砸出一声声响。

  惊得另外一人慌张几步奔到了昏迷不醒的男人面前,也不敢出声呼喊,只能用力的摇晃他的身体,心中困惑不止。

  他怎么自己晕了?

  他做梦都不会往房间里有人来想,只能以为是同伴自己搞错了迷香,手脚麻利的想要将人拖到安全的地方。

  早从后窗户翻上房顶的姬颜,到爬着趴在房檐看着这一切,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姬良才派来的两个蠢货。

  竟然都不怀疑同伴晕过去的稀奇,真真好笑。

  她冲着那人一声嘹亮的哨音,惊得他陡然的松手,昏迷的男人跌落在地。他惊慌的到处扫视。

  “嗨!”

  头顶一声鬼魅般的招呼声,他再抬头的一瞬间,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这就是姬颜没有在姬良才面前露出会武功的好处,这两个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手,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时间不等人,姬良才一定在等着结果。

  用力的将人拖入了房中,手脚利索的开始给两人脱衣,所幸是黑漆漆的房间,不然姬颜真的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割了那两个东西。

  找来她过年是做了不合身的几件衣衫给他们套上,等一切都忙完了,气喘吁吁,他娘的,比打一架还要累人。

  再一次翻身出了房间,拿起两人带来的油坛,从新回到房间,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