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十八章:不速之客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3010 2019-09-07 00:10:00

  嗜血的阴凉,无情的说道:“要怪就怪姬良才,是他们将你们送上了鬼门关。”

  说罢,油坛的油,兜头倒下,再然后将房间的各个角落也都撒上。

  做完之后,来到她的床榻,看着睡的香甜的鸳儿,伸手在她昏穴上用力一点。

  俯身拦腰扛起,顺着打开的窗户跳了下去。

  回身眼中的冷光大盛,掏出在那两人身上搜出来的火折子,轻吹一口气,橘红色的火苗,微微摇曳。

  姬颜毫不留恋的用力一甩,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更可况被泼了火油的房子。

  火海平地而起,冲天之光,照亮了半边天。

  姬颜急奔的往不远的后院墙跑去,小院本就在姬府的最后面,离着后门不过百米。

  一转眼的功夫,姬颜便借助惯跑的力道,飞身上了墙,在越身而下的那一刻,小院中凄厉的惨叫声,被风一送,诡谲的令人牙齿打寒。

  姬颜却是无动于衷,头也不回的扛着鸳儿离开了北城。

  巨大的火浪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白日里本就被人关注的将军府,突发大火,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

  姬府所有的下人,全部出动,提着可以盛水的锅碗瓢盆,奔到了小院。

  可是火势太过凶猛,这短短时间,整整三间房,全部被火海吞噬。

  被烧透的房屋,承受不住力量,轰然坍塌,瞬间扑出一个火圈,火星四下飞窜,滚滚的浓烟顺着火光直冲而上。

  凄厉惨叫声在火势中渐渐的微弱,可是即便这样,那恐怖的惨叫声,还是落入了每个在场的人心中,毛骨悚然的抖动着身体。

  姬家的主子们姗姗来迟,火光映红了他们面无表情的脸,没人出声命令下人去抢救被困火海的姬颜,他们用沉默表达他们的冷血。

  这更让人寒毛倒竖,再怎么说院中住的是姬将军的大女儿,姬家的大小姐。

  对待自己的亲人都能这般的冷血,那他们这些低贱的下人呢?

  那些还算有良知的仆人,通过这件事,对姬府的各个主子齿寒。

  小院的大火,烧红了半边天,因为是深夜,几乎没什么人注意,也就是临近的各府惊诧而已。

  直到保卫京城治安的护卫所,出动了二十人的灭火小队,才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给熄灭。被烧成废墟的房屋,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到处都是焦木冒着缕缕黑烟。

  房间内的所有家具装饰,统统化为了灰烬。

  护卫所的小队长,陆海,年轻的国字脸上像是对这种灾害司空见惯了一般,并没有太多的神情变化。

  “姬大人,可需要下官进去查验?”

  护卫所因为险情的需要,都会第一时间到达,若是有的家庭需要他们进入现场,他们也会照办。

  内宅女子一般不见外男,所以整个姬府,只有姬良才在后院。

  他冷峻的面上微微缓和,带着悲戚的伤感,“那就有劳陆队长了。”

  陆海才闻言,恭敬的说道:“指责所在。”

  说罢,一挥手,二十人同时进入了火场,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了,自然知道先从什么地方开始。

  房间里的人,在突发大火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往外跑。只是火势太猛,人被困在里面。

  那么房间的门口最容易发现尸体,果不其然,两具被烧焦的佝偻成一团的尸体被抬了出来。

  那种被烧焦的皮肉味道直冲嗅觉,被烧化的衣服全部贴在皮肤上。露在外面的皮肤,遍布恐怖的裂纹,就像是干枯的地皮,裂开的口子,漏出里面还没有烧透的红色血肉,红白黄三色交错,更加的令人头皮发麻,心口犯呕。

  早就面目全非的五官,还有被烧没的头发,也辨别不出来这两人到底是谁。

  不过断断续续的几个官差,在尸体被烧的地方,找到了简单的首饰。

  姬良才强忍着那想要翻涌的恶心,在看到陆陆续续找出的物件,眼眶骤然的发红,掉下泪来。

  陆海从来不会安慰人,毕竟这种事情见的多了,难免都已经麻木了。

  看在他是正三品官职的面子上,僵硬的说了句,“姬大人节哀顺变!”

  姬良才微微点点头,本以为他不会回应自己,不曾想,他竟然开了口。

  “颜儿是个命苦的,这些年,我有愧我大哥,没能好好的照顾她。最近不知怎么了,她总是做些奇怪的事情,我还想着,等忙完苒儿的定亲宴,便给她找名医好好的看看,谁知道。。。”

  说着眼中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似是真情流露的哀伤,看的人心中不忍。

  可是在他的心里却是冷笑连连:姬颜,你可有算到自己会有今天?你说你继续装傻子不是很好?非要一意孤行的想要得到自己妄想的!这就是你顶撞姬府的下场。

  到了地下,可不要怨我,这都是你自找的!

  内院很快得到消息,搜出两具尸体出来,而且从表面上得到的线索,应该是姬颜主仆二人。

  一时间,姬府上下,悲痛万分。

  管家更是急急来报,说老夫人听说大小姐没了,晕过去了。

  姬良才听闻,冲着王通说道:“陆队长,剩下的事情就拜托了。”

  陆海坦然的拱手,没有出声。

  姬良才便匆忙的离开,这下子整个小院便没有一个做主的主子在场。

  一直跟着王禀的小官差,看着姬良才的背影拐过拐角消失,两三步就到了陆海的身前。

  悄声的说道:“大哥,这火烧的可疑!”

  陆海冷淡的双眼微微一眯,“早就看出来了,如果是内房火烛不慎,点燃了房间,火势不会烧的这么快。这个火,从开始烧,到我们的到来,也就半柱香的时间,可是你看,烧的一点不剩,只有用了火油才会如此。”

  说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这个小官差,低声的说了句:“少管闲事,尸体已经搜到了,剩下的马马虎虎看一遍,就收队。”

  “是。”小官差听命的跑入火场,催促他们动作快点,赶紧回去睡觉。

  陆海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两具尸体上,自己只是个七品的小队长。

  刚才姬良才那番话跟他根本就说不着,而他却说了。他可是听闻这个姬大人为人冷酷无情,一般谁的面子都不给。

  自认为自己这个京城随便搂一耙就一大把的七品官,可没有这个面子,能让这位大人说上两句感慨的悲伤心情。所以,姬大人,你欲盖弥彰了。

  因为长期游走在一些案发现场,不比大理寺或是刑部的官员能力差。

  作为最底层的案件接触人,那些手段残忍血腥或是支离破碎的尸体,上司不愿去接触的,都是他们卫所过去,久而久之,尸体上的一些死亡特征,他便能一眼看穿。

  就好比眼前这两具被烧的蜷缩的身体,即便不知道这个两具尸体的性别,可是最少是两具成年人。

  姬家大小姐既然住在内院最偏僻的地方,可想而知她们在府上的地位可以说是卑微的,更别提主子的待遇,能吃上一口精致的饭食,只怕都不容易。

  所以十五岁的小姑娘,身高不会太高。偏瘦,经过这样的大火,她们的尸体只会如儿童大小。

  而现在这两具尸体,不管是从骨骼框架大,还是头颅上的不协调,就连手脚都是漏洞百出。

  还有姬家另外几位主子,就算是内宅女子不见外男,但是那只是针对没有出阁的姑娘而言。府上的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没有一位露面,这就很让人耐人寻味了。

  既然姬良才说这个是姬颜的尸体,那就是吧!

  早就看透了这些官宦人家内院龌龊的事情,打抱不平,为民除害的正义感,早就在这个不平等的官场中被磨平,随遇而安就是他的现状。

  很快现场搜查完毕,陆海与管家说了一声,挥手带走了自己的弟兄,剩下的若是姬府报案,他便会把手中搜到的证据还有现场勘验的陈词,上交给京兆伊就行了。

  若是姬府不报案,自己私下处理了,那他们就什么不用干。

  然而让陆海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回到家中,一个不速之客竟然坐在自己的书房内。

  丑时最后一更的梆子(凌晨三点),准时的在京城中响起。

  陆海定定的站在敞开的书房门口,没有慌张,没有大叫,就那样安静的走了进去。

  门也不关,大大方方。

  说是书房,其实就是个小小的房间,放了一张桌子。书倒是很多,有的更是凌乱的堆着,一点都不在意老鼠的啃食。

  不速之客,就那样翻着手中的书籍,也不回身,只是清淡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没想到陆离的儿子,混成了这样?”

  说罢,放下手中书,拍拍手上因为拿书而粘的灰尘,却并没有转身。

  陆海甩甩袖子,视若无人的一屁股坐在的房中靠近门口的长凳上,无所谓的说了一句:“他都能为了自己的信仰,抛妻弃子,死在了沙场,哪里还能管得了儿子混成什么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