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十九章:草泥马飞过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3051 2019-09-08 00:10:00

  姬颜背对他的双眼微微发热,斗篷下的手掌不自觉的握紧,陆离是为了保护她而死的,那时候他也不过才二十六七的年纪。

  而这个小子,在他十岁的时候,也就是他们临出征的时候见过一面。

  这一世的隔离,再见到他,他也已经二十一了。

  她伸手将头上的兜帽给拉了下来,明朗的五官,透着张扬的绝美。

  一袭月色的男装,并没有因为她单薄瘦小,而显得滑稽,反倒有种冲破一切的孤傲。

  手中微动,从怀中掏出一物,放到眼前认真的看着,像是在缅怀还有黯然的心殇。

  良久缓慢的转身,陆海斜靠在桌子上,懒散的斜看她一眼。

  瞬间瞪大眼睛,吃惊的站起身来,一不小心,身边小几上的茶盏被带倒,发出清脆的声音。

  他看得不是姬颜,而是她手中小小的木牌:“沈钰”

  人影忽动,凌厉的杀招对着姬颜的脖子抓了过来。

  斗篷在空中旋转出一个完整的圆,姬颜直接从他的头顶翻了过去。

  陆海没有停顿,翻身追击的招式如影而至,姬颜连续的跳跃翻滚躲避,心中火起,脚步一转,便出了房间,到了院子中。

  “你爹的,没完没了是吧?”

  陆海疯狂的招式,就像有使不完的力气,又像是想要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出来,脸色冷的寒冰。

  姬颜身上的斗篷实在是太碍事了,可是耍起帅来,那是真的拉风,你看这上下翻飞的身影,斗篷跟着连转的浮动,带起的浮波,赏心悦目的令人感觉心潮澎湃。

  指尖一动,斗篷直接脱离了身体,冲着陆海罩了过去,骤然飞起的身体,扬起狠辣的拳头,冲着他被阻隔视线的一刹那,狠厉的击在他的脸上。

  后退的身体,连着闷哼声,跌倒在地。

  到底是自己练习的拳脚,对比与他父亲,差早了。不过在护卫所那种地方,身手算是好的了。

  要不是一开始姬颜心中过意不去,早就给他锤趴下了,哪里还能让他这么多招。

  陆海坐在地上,似是生气的胡乱将头上的斗篷给掀翻。嘴角破皮的渗出血珠,还有淡淡的淤青。

  他坐在地上也不起来,胸口浮动的力度很大,阴恻恻的翻着眼皮看向姬颜。

  其实他长得不丑,只是国字脸让人看起来很严肃,但是这样的脸型更加的立体有型。

  眉毛很粗,眼窝有点下陷,看人的时候有种犀利的压迫。

  看着这张脸,姬颜那颗铁石心肠的心,有了丝丝的发软,这张像极了陆离二十岁时候的样子。

  “你到底是谁?为何有那人的令牌?”

  姬颜遮下暗淡的目光,嘴角微微一动,“故人!”

  “嗤。。”陆海闻言嗤笑一声,扯动嘴角的伤,隐晦的咧嘴嘶了一下。

  接着站起身,很不雅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双手抱胸,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一番姬颜。

  “小子,毛长齐了吗?你和沈钰是故人?呵呵呵呵。。”

  不怪陆海没有认出姬颜是女子,因为今夜的姬颜,身穿男装,还有强硬了脸上的妆容,看上去就是个章华如玉的小公子。

  “我没说是我的故人啊!”姬颜一耸肩撇嘴继续说道:“是我母亲的故人!”

  “那说说吧,你的母亲又是谁?你这深更半夜的跑到我家想要干什么?”

  陆海性格有点怪,痞气起来,那是什么坏事都干,要是心情好起来,那是什么好事也都做。

  现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心情好还是坏了,所以就看看这个小子想要干什么再说。

  姬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他。

  但是他没有接,姬颜也不气恼,收回手,淡淡的看着他:“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进大理寺吗?拿着这封信,去找大理寺卿梁子冲,他会帮你安排!”

  陆海脸色越来越紧绷,同时抱在怀中的双手也放了下来。

  “你到底是谁?”

  他想要当大理寺卿的事情,没人知道,就算他娘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那人早就死了十一年了。

  看着他眼中的冷意越来越盛,姬颜稳如泰山,不屈不折的回望。

  当年的陆离不止一次在她的面前抱怨,自己的儿子竟然不想进军营做将领,继承他的衣钵,非要做什么狗屁大理寺卿,学那文人叽叽歪歪。

  直到死,他还在纠结这件事。

  姬颜乌黑的漆眸,在如霜的月色下,有了氤氲的模糊。

  陆离,你的儿子,我来守护。

  陆海此时不得不从新审视这个只到他肩膀的小小少年,他全身都充满了自信和从容,有一刹那,他感觉他就像遨游在天际的雄鹰,应该出现在沙场,俯瞰马革裹尸的惨烈。

  他就像十岁那年在父亲身前看到的那森寒坐在马上,一身银色盔甲,身披红裘,泛着冷光的嗜血女将军。幽冷的目光,带着无尽的杀戮,傲骨不折的长枪挥扬,千万大军瞬间号令而动。

  那个时候他是震撼的,他对女孩子只会哭哭啼啼的鄙夷,在那一刻被蓬发的振奋,而击碎。映着烈阳的女子,看不清面容。

  可是就那个一瞬间,她凉涩的嘴角,只翘起了一角,一种痞气看天下的桀骜,永远的留在了他的心里,久久挥之不去。

  就算到了今日,回想起来,那个铁血女将军,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对兄弟的爱护。

  无人不知,沈钰,沈将军是死于自刎。

  想着想着,他眼中竟然落下一滴泪来,惊慌的用手一擦,像是在姬颜面前丢了面子,脸上发烫,更多的是懊恼,自己怎么能在这个小子身上看到了沈将军的影子,真是疯了。

  “我说了,我是沈将军故人的儿子。你只要相信我不会害你就好,只要你将这封信交个梁子冲,大理寺的左右侍郎,自然有你一席之地。怎么样?敢吗?”

  左右侍郎正五品,比同官职要高出很多,眼睛盯在上面的世家,不知凡几。

  想陆海这样没有根基没有靠山没有家族势力的小子来说,那是一辈子都企及不到的位置。

  都说朝中做官靠才华,可是真正靠才华的寒门学子,又有几个?

  他从一名小小的官差做到护卫所的小队长,用了将近六年的时间,这期间他冲动过,愤恨过,暴躁过,甚至与上司冲突过,因为他看到了太多案件背后的阴暗面,可是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所以这六年,他从最开始的一展抱负的热情到现在的麻木不仁,已经成为了习惯。

  而现在,只要将这封信送到梁子冲的手中,他便能坐上侍郎,这个诱惑是巨大的。

  他眼中纠结的目光,来回的闪烁,心中早就波涛汹涌起来。

  “有什么条件?”

  他不是小孩子了,这么大的好处,他不可能就这么给他的,一定需要同等的代价来交换。

  姬颜失笑,深吸一口气,从新将信递了过去:“我说了,我是故人之子,就当我在完成陆副将的遗愿吧!”

  陆海身体一僵,不敢置信的盯着她,脑子里瞬间就凌乱了,他的母亲是沈将军的故人,而他来此地是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他不会是?

  陆海的眉毛一下子都聚在了一起,脸上也闪现了愤怒的爆裂。

  姬颜心中奇怪,更是骂他爹,这养的什么儿子,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像是要吃人一样的表情?

  “你迟迟不告诉我你的身份,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说,你是陆离的私生子。。。”

  他咬牙切齿的爆瞪着双眼,捏紧的拳头更是咯吱咯吱作响。

  姬颜完全呆住了,满脑子的草泥马飞过,本就火爆的脾气,实在是被他打败了。

  全身暴动,蹬地而起,跃起的身体,凌空的架起拳头,毫不犹豫的直接揍在陆海的鼻子上。

  鼻血飚出的酸爽,让他眼中瞬间蓄上了泪花,低头的一瞬间,暴风雨般的拳头,接连而下,毫不停顿。

  陆海支撑不住,往后仰倒,根本就毫无招架之力,落在脸上的拳头,疯了一般。

  他第一次生出了后悔之意,真是嘴贱,怎么就怀疑他是父亲的私生子了。

  “我错了,我错了,信我去送。。。”

  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正也打不过这个小子,真是丢人。

  姬颜一通捶打,总算将今夜来到陆家所压制的火气,给泄了出来。

  没有用内力,纯属靠拳头的力量,累的她微微喘息,就连小小的鼻尖上,都挂上了汗珠。

  骑坐在陆海的身上,也不起来,而是愤愤的一手揪起他的衣襟,微微的提起鼻青脸肿的猪头。

  凉凉的说道:“要不是看在你老子的份上,我他娘的揍得你娘都不认识你!”

  “这位公子,不用你说,我也快认不出自己的儿子了。”

  也许是两人打斗的太过投入了,竟然连陆海的母亲,走了出来都没有察觉。

  姬颜莹白的小脸,在凄凉的月光下,猛然一僵,在一红,赶紧从陆海的身上跳了下来。

  将人家儿子揍成这样,还被人家亲娘给撞见了,这种小时候打架被对方家长抓包的感觉太尴尬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